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 第六十九章 是她吗

第六十九章 是她吗

    我瞪着棺盖,愕然无语,就差泪流满面了。我甚至怀疑,以后我上厕所,这玩意是不是也得跟着我啊?
  
      你妹,老子尊严何在!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张老师,这家伙居然满头黑线的走了……走了……
  
      我呸!这什么道士!居然这么没骨气和职业道德,连梅梁新都不如。
  
      秦守惊疑不定的瞪着我上面的棺材看,大半夜都没睡着,好像比我还可怜。
  
      这一夜,我被尿憋醒两次,第一次愣是憋着不上,结果差点没憋死!第二次实在忍不住,爬下来上厕所,结果惊醒了刚刚睡着的秦守,这货在若隐若现中,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后面跟着一个棺材模样的影子,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吓得半死。
  
      来到厕所,我一脸狐疑的转过头去,发现这玩意居然已经转过身去,用棺材底子对着我……
  
      这就算非礼勿视吗?现在连个棺材都这么有文化?我真是醉了!
  
      后半夜愣是睡不着,瞪着棺材板,跟龙眼珠子大眼瞪小眼。那两对眼珠子也仿佛活物一般,看得我更加睡不着。
  
      后来,我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压制的阳气,再度开始暴动,然后化为一道道在黑暗中都能看见的白雾,被吸进了棺材中。
  
      我不但不惊,反倒欣喜不已。
  
      这阴棺为什么要吸我阳气?难道是因为她在里面?
  
      此刻,我脑海中浮现出,当时阴棺出现在凤凰山中的情景,那条绚丽的月色霓裳长裙……
  
      是她吗?是她来找我了吗?
  
      我开始激动起来,甚至本能的低声呢喃询问,却没有得到回应。
  
      我苦笑一声,索性不再压制阳气,敞开来由阴棺吸收,但阴棺的吸收速度始终保持着匀速,并未因我的行为而发生变化。
  
      豁出去后,我反倒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中,我再次看见了他,穿着绝美的月色长裙,转眸对我巧笑倩兮,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模糊了,唯有她清丽绝伦的笑脸,在黑暗中绽放光明。
  
      我忘记了呼吸,开始傻笑,却将一直睡不着,看着我直到天明的秦守惊得跑到我床边使劲拍我。
  
      被人从美梦中叫醒,我有些火大,看到盯着熊猫眼的秦守,我一下子没了脾气,有些愧疚。
  
      因为我,这家伙居然一晚上没睡到半个小时,实在是可怜。
  
      我在考虑,这下下去影响太大,我是否应该出去租房子住?
  
      “你们俩搞基啊?一大早不睡觉,眉来眼去的干啥?”吕伟醒来,看到秦守趴在我床边,嘿嘿笑道。
  
      “去!”
  
      我和秦守同时对他竖了一个中指,嗤之以鼻。
  
      此时,天已大亮,我发现自己体内暴动的阳气,足足少了十分之一,阴棺也产生了惊人的变化,那青光更盛,双龙戏珠更加鲜活,让人心惊肉跳。
  
      而昨晚一直睡不着的秦守,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我不知道这货整整一晚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但现在,我能清晰看到这家伙眼中崇拜和惊恐的目光。
  
      上午领了书和迷彩服,辅导员通知了军训时间。
  
      整个过程中,我身后的阴棺如影随形,张老师和秦守一直都目光复杂的看着我。
  
      看到我淡定的模样,丝毫没有影响其他同学,张老师才放下心来,不过,下课后,我依旧被他老人家叫道办公室一通逼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紫符?难道这个阴棺是你养的鬼物……”
  
      张老师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脸上得到答案一般。
  
      “我爷爷是一个阴阳先生,我向他学的……这玩意自己缠着我的,似乎是因为我的体质特殊……”
  
      在不知道张老师底细之前,我当然不会实话实说,似真似假的将他敷衍过去,张老师疑窦未消,但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是点着头看着我自言自语:“难道是纯阳体质?好纯净的阳气……”
  
      他老人家想不出个所以然,只有将我放回去,在我肯定的保证阴棺不会伤害我后,还叮嘱我,若是身体感觉不对,一定要告诉他。
  
      从这一刻起,我对张老师生出一抹尊敬。
  
      离开前,我向他申请外出租房住,并说明理由,但张老师思考良久之后,拒绝了我,理由是:
  
      “学校阳气旺盛,若是真有邪祟之物,连学校上万人的阳气都压制不住的话,在外面居民楼,危害更大!”
  
      他老人家说得好有道理,我无言以对的滚蛋了。
  
      回到宿舍,看到秦守提心吊胆的样子,我无奈安慰了几句,既然不能租房,就只得委屈这家伙一段时间了。
  
      中午,我接到胖子电话。这货说有了紫符,昨晚果然睡得很香,再也没梦到杨贵妃和赵飞燕了。
  
      下午又开了一次班会,主要说一些军训的注意事项,因为,第二天我们就将开始军训生涯,为时半月。
  
      奇怪的是,这两天,我居然都没有看到怪老头,这家伙仿佛消失了一样,好奇的问了问宿管王老师,他说这老头似乎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说是老家有事。
  
      我在平房前溜达了好几次,发现那些堆叠好的破旧书报都在,就唯独不见装着头发的编织袋。自从怪老头消失后,编织袋也跟着消失不见……
  
      熄灯后,秦守似乎也渐渐开始习惯阴棺的存在,沉沉睡去。阴棺又吸收了我十分之一的阳气,并且,我又梦见了她,不由越来越怀疑这阴棺里就是她本人!
  
      第二天,军训开始。
  
      给我们军训的,是一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士官,十分严厉。
  
      一开始,我们就被要求站了半个小时军姿。期间我电话作死的响了,被教官发现,愣是要求我出列,抬腿站了五分钟正步,不许动,动一次加一分钟。
  
      你妹,这教官也太狠了!好在我从小练习身手,换成其他人,绝对得被这招整趴下。
  
      “归队!”五分钟后,教官惊疑不定的看了我好半天,才黑着脸让我回去,并且一通数落。其他同学却冲我挤眉弄眼,我一下就成了我们连队的名人,宿舍那些家伙,更是悄悄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搞得我满头黑线。
  
      “正步走……”
  
      不一会,教官带队,在旁边正步走,结果没走出两步,走正步比吃饭还熟练的他,居然跌了个狗吃屎,震惊了整个操场……
  
      我心脏狂跳,之前那瞬间,似乎瞥见我身后射出一股黑光,然后教官就摔倒了。
  
      “她在为我报仇?”
  
      我瞠目结舌,趁教官没注意,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棺盖上的龙眼,似乎闪烁了一下……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