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 第七十章 任性的阴棺

第七十章 任性的阴棺

教官恼羞成怒,开始不断压榨我们,搞得方阵里哀声怨道。教官见大家伙不服气,更加严厉,更是将矛头对准了我,各种挑剔。
  
      我心里来气,我的正步绝对是整个连队里最标准的之一,这货就是看我不顺眼罢了。
  
      “哼!连腿都打不直……”教官斜睨了我一眼,那小眼神,看得我恨不得扇他一巴掌。
  
      尼玛,老子这是腿没打直吗?膝盖这里,谁他么的没点幅度!
  
      “哎哟!”教官傲娇的转身,结果不知怎么,左脚绊倒右脚,摔得鼻青脸肿……
  
      整个队列里都是憋笑的声音,结果排在我斜前方的秦守,不小心笑出声,顿时脸色大变。
  
      果然,秦守的讥笑,掀起了教官的滔天大怒,转过身,不由分说的指着我的鼻尖,一通职责,说我不尊重教官,没大没小,没教养的兔崽子一个,总之,不带脏字的脏话,他都骂遍了。
  
      秦守有些焦急,迟疑瞬间,就想站出来承认错误,却被我不着痕迹的踢了一脚,教官站的地方,刚好看不到这些小动作。
  
      我冷笑而对,眼中的鄙视丝毫不加掩饰,但偏偏又不动口,气得教官差点背过气去。
  
      “你!出列!”
  
      教官发现我们这边的行为已经引起巡视的长官注意,顿时收敛下来,指着我,恶狠狠的道。跪求百独壹下黑!岩!閣
  
      我挑了挑眉,毫不畏惧的站出来,顺便看了看其他连队的教官,好像都比这货有素质。
  
      “一百个俯卧撑!”
  
      一百个俯卧撑?小意思!你不就是想整我吗?让我难堪狼狈?我偏不让你如愿。
  
      同时,我好奇的转头,似乎看到身后的阴棺微微晃动了一下,顿时有些期待,我还不能确定之前的事,到底是不是巧合。
  
      “哼!居然还不专心,加五十个!”教官发现我不慌不忙,更气了。
  
      “尼玛,是不是人啊,一百五十个!”秦守在队列里忍不住嘀咕埋怨,却被耳尖的教官听到,被拉出来,惩罚五十个。
  
      我是真的生气了,这个教官实在太不是个玩意了。
  
      “你们记好了,军训时,必须百分之百的服从教官……啊!”
  
      教官正严肃厉声的训斥学生时,居然突然咬到舌头,鲜血直流,看来咬得不轻。
  
      “活该!”秦守和吕伟等人都是一脸幸灾乐祸。
  
      我目光发直,越来越肯定了。
  
      总教官早就向这边走来,让人将教官送走,去包扎舌头,我们松了口气,看来这家伙最近几天都说不出话,应该不会再来训练我们。
  
      果然,很快,一位比较老成的教官出现,成为我们的新教官。此人虽然军训时严厉,但休息后十分和气,跟我们有说有笑。军训中,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故,一切都十分顺利。唯有前来棺材的张老师,看着我,眼皮跳了跳。
  
      我冲他咧嘴一笑,这货大概没见过背着棺材军训的学生了吧?张老师无奈的瞪了我两眼,向校外走去,满脸阴云,看来又遇到什么问题了。
  
      午饭时间,我算彻底见识了狼吞虎咽这一说了。数千人直接霸占了两个食堂,餐桌上坐满了人,连地上都坐得密密麻麻。很多胃口大的男生,嫌餐盘太秀气,不够发挥,直接从宿舍带了面盆来,白饭更是半斤一斤的吃,比灾民还疯狂,看得众多女生花容失色。
  
      最后一哥们军训出错,被罚踢正步后,来晚了,饿的前胸贴后背,激动的经从我身边冲到打饭窗口,冲师傅就是一句:“师傅,打五斤饭!”
  
      哗!
  
      这货一说完,顿时吸引了成片成片的目光。师傅更绝,愣了愣,冲他身后的师傅说,“提个饭桶来!”
  
      顷刻间,食堂笑喷一大片,秦守这货更是直接将一口饭菜,喷到吕伟脸上,气得吕伟的兰花指张牙舞爪,指指点点。
  
      结果那人才反应过来,是他自己说错了,他只要五两饭,食堂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折腾了一上午的疲惫,似乎也消失了许多。
  
      吃完饭,离开食堂,碰到几个学姐来打饭,路过身边时,多看了我两眼,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好帅!”“长得不错!”之类的。
  
      我心里有些小得意,其实我长得还算可以,床上迷彩服,更是多了一股男人味。但不知为何,我心里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忙转过头,果然看到一道黑光从阴棺中悄然而出。
  
      我满头黑线,提醒几位学姐道:“小心。”
  
      几位学姐莫名其妙的转过头,结果几人脚下一踉跄,直接撞向一旁的玻璃门,虽然撞得不太重,却依旧起了一个个小包。
  
      我去!
  
      果然就是这阴棺在作怪!
  
      之前有人整我,它帮我出气也就罢了。如今不过就是被几个学姐说了一声‘好帅',居然也引起了它的不满?他娘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方南,这棺材……不会是吃醋了吧?”
  
      秦守目睹了一切,也是心底发毛,凑到我身边,猜测道。
  
      “吃醋?”我正欲嗤笑秦守异想天开,却突然意识到,或许这阴棺内,真的是她呢?
  
      “哎哟!”
  
      我内心激动不已,却听到秦守一声痛呼,这货居然撞到了树……
  
      你妹!
  
      我脸色一边,转过头,求爷爷告奶奶的看着阴棺,让它收敛一点,手下留情。结果遇到两个女生,发现我对着身后的空气自言自语,白了我一眼。
  
      我一看,顿时无语,两位大美女,居然就是当初在校门口遇到的那俩人。
  
      我冲她们无辜的笑了笑,却发现这二女避之不及的疾步而去,当然,这二人手一滑,将手上的饭盒给摔坏了……
  
      秦守也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不小心惹到我身后的存在。
  
      我脸色灰败,干脆离开人群,找到个僻静的地方,又是一通嘀嘀咕咕的恳求。
  
      我也不知这棺材板子到底听懂没有,说的嘴巴都干了,最后直接威逼利诱道:“以后我让你凑谁你才凑谁,不听话,就不给你吸阳气!”
  
      我一口气说完后,暗道后悔,生怕把这棺材给逼急了,却没想到,那棺材居然前后晃了晃,像是在冲我点头……
  
      我是真的蛋疼了,一个大学生,还有一个副职是鬼道传人也就罢了,居然还过得这么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