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 第七十二章 你是他老婆

第七十二章 你是他老婆

    “不!她还没有变异完成,现在还不算真正的尸王!”张道长忌惮的看着她,脸色不断变换,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动手。!精/彩.东.方/文.学m会员hai手打!良久后,他总算无奈叹息,道:“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比普通尸王弱了,若是完全变异,恐怕……”
  
      “她不会害人的!”
  
      我警惕的看看着张老师,本能的护住阴棺。虽然我明白,身为斩妖除魔的道士,我不应该维护一具千年僵尸。但对她,我狠不下心,也没这个实力!
  
      “哼!不会害人?一个即将变成尸王的千年僵尸,你能保证?”张老师有些恼怒,瞪了我一眼,却又纠结的自言自语道:“说来也奇怪,她身上为何没有一般僵尸的尸气,以及戾气?居然……”
  
      我心里欣喜,回想起昨晚的梦境,我似乎有些隐约明白,她为何会如此特别了!
  
      因她,本就是一个一身浩然正气的女将,而那个埋葬她的人,或许用了什么方法,为他聚集了一些特殊的东西,令她发生了变异……
  
      “是她!”张老师突然惊叫,吓得我和秦守一哆嗦。
  
      “一个多月前,省城东南方向,有一颗妖异星辰现世,恐怕就是她吧?”
  
      张老师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不容质疑。
  
      我迟疑点头,防备的看着张老师。
  
      “两大妖星出世……希望能互相克制吧……哎!”
  
      闻言,我心情也无比沉重。之前从古墓回来后,我就问过爷爷,东边沿海的情况,但他老人家却脸色剧变,不肯多说,显然情况不妙。不然他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此时,那冲天而起的两束红光,彻底散落在天际,露出她一双清明纯净的双眸。
  
      这是怎样的一对眸子,如清澈碧洗的天空,又像深邃平静的蓝海,单纯里掩藏着神秘,令人沉沦……
  
      我发现自己居然词穷,无法准确的形容出这种特别的感觉。
  
      她微微转动眸子,好奇的看向我,似乎对我还有点印象。或许是刚刚醒来,思维还不灵光之故,她的表情呆愣,加上绝美的容颜,差点萌出我一脸血。
  
      “卧槽,怎么回事?你媳妇没死?”
  
      胖子突然出现,咋咋呼呼的指着她,然后扇了自己一巴掌,道:“去,她本来就是一个僵尸。”
  
      “什么意思?他媳妇?”
  
      这一次,张老师和秦守彻底不淡定了,突着两对眼珠子死死盯着我和她。
  
      “是呀,这是我兄弟媳妇!”胖子有些嘚瑟,回过头,冲她友好一笑,道:“嫂子你好,我叫杜子腾,是他兄弟!我们在古墓见过的哦……嗷……”
  
      我一脚踢飞死胖子,心里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想起那一场阴婚,不知我阴婚的老婆乔雨薇,到底是不是她。
  
      “方南,不,南哥,你也太牛逼了,上个学,还有尸王媳妇跟着……”
  
      秦守欲哭无泪,冲我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没有理会他,余光看到她缓缓坐起来,我本能的伸出手扶住她,后来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她自己都没扶棺沿就这么起来了,我还扶个毛啊!
  
      “我是你老婆?”
  
      如晨露般清新的嗓音,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我。我尴尬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当然!”胖子比我还激动,咕噜噜的爬起来,兴奋的吼道:“你就是他老婆,你管家在他五岁时就开始天天托梦给他……”
  
      她微微歪着脑袋,呆萌的看着我,明亮的双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似乎在消化这个消息。
  
      “张老师,尸王都没有前世的记忆吗?”我有些好奇。
  
      “不一定。”张老师皱眉,解释道:“若是尸体若干年后,开了灵智,变成尸王,那他应该就没有前世的记忆。不过……”
  
      我点头,这个我知道,但她明显并不是这样。
  
      只听张老师继续道:“不过,她却是魂魄归位……这不科学啊……”
  
      你妹!我和秦守胖子狂翻白眼。一个道士,面对千年僵尸,居然说不科学!呃,真是让人醉了!
  
      张老师发现语病,干笑两声,补救道:“经历千多年,还能魂魄归位的,恐怕千古以来,就她一人了……她的来历不简单……”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地府都不收的任帅,这家伙自从出现阴棺后,又一直在装死。
  
      将他拘出来,给他打了一记固魂咒后,气得张老师火冒三丈,骂道:“好你个兔崽子,带着僵尸媳妇也就罢了,居然还随身带着一个孤魂野鬼,这可是违反地府规定,犯了大忌的!”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张老师,一脚将任帅踢向他,耸了耸肩,道:“随你处置。”
  
      “哼,这种几十年的野鬼,就该送归地府,让地府处理。”这家伙边说边将任帅送走了。
  
      不到一分钟,任帅这家伙又茫然的出现在消失的地方,看着张老师大眼瞪小眼。
  
      “咦?怎么失败了?我信了你个邪!”张老师咬咬牙,以为自己失手,老脸差点没地方搁,不甘心的又来一遍,这次阵仗更大,将一脸无辜的任帅又抛进了鬼门。
  
      一分钟后,任帅又出现了,并且,空中传来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哪个龙虎山的兔崽子这么闲,再将他送来,你白爷爷就请你下来喝茶了!”
  
      又是白无常,青天大白日,这家伙居然不敢现身。
  
      我差点笑喷了,胖子更是笑得打滚,只有秦守听到白爷爷,有些惊恐。
  
      一直看着我目不转瞬的她,看到我笑得开心,也冲我抿嘴一笑,清醒脱俗,绝代芳华,看得胖子和秦守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臭小子,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怎么地府都不收?”
  
      张老师挫败的扇了我一巴掌,我没好意思还手。
  
      胖子嬉笑着将任帅的来历告诉张老师,张老师也是莫名其妙。
  
      “尸王大人,您老人家醒了?”任帅恢复自由后,哆嗦的看着她,然后谄媚的飘过去,点头哈腰,十足的狗腿相。
  
      她呆愣的看向任帅,良久后才点头道:“您好!”
  
      我去!她居然用敬语!难道这任帅真是什么了不得的来头!
  
      张老师给我和秦守请了假,胖子早上就请了假来找我,说是刘芸出事了,找我帮忙。
  
      我也着急,但看着她和阴棺,却犯了难,给老爸打了电话,这老头居然沉默片刻后,语出惊人:“既然我儿媳妇都跟去了,你就好好养着吧!你爷爷又出远门了,联系不到人!对了,可以把祖传金锁给他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