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 第七十九章 胖子的布袋

第七十九章 胖子的布袋

    怪老头的房间居然井井有条,一张单人床,一张小书桌,柜子,鞋架,独立卫生间,都很整齐简单。
  
      若非另一间屋子实实在在被关着一个不属于阳间的怪物,恐怕我们都会认为自己想太多。
  
      不过也不是毫无线索,在小床地下,我们找到一个工包,打开一看,居然整整齐齐的放着不少家伙,让我们振奋起来。
  
      改良洛阳铲,工兵锹,手电筒,打火机,几十米长的绳子,还有两盏怪异的油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尸臭味。
  
      “这些都是盗墓工具,难道怪老头就是那个邪道?”胖子惊呼,他最喜欢看盗墓类小说,因此对于这些工具,很是熟悉。
  
      “不错,的确是盗墓工具,但是……”凌通道长有些迟疑的走进关押怪物的房间,仔细在四面墙上打量起来。
  
      “但是,他所画的符,都是正派的道术,应该不是千机门的那个传人,或许是校尉门的其他首领?”
  
      我结果话茬,皱眉解释。
  
      现在我已经十分肯定,那晚,怪老头救下王军学长,绝对不是巧合。从这一点来看,他就不该是无恶不作的千机门传人。并且,这个恐怖的大家伙,很明显是被他困在这里,而非饲养的……
  
      从平房出来后,所有人都崔头丧气,情绪低沉。
  
      本以为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些线索,谁料反倒更加一头雾水,怪老头的身份也成为我们心底的迷。
  
      出来后,张老师跑去查怪老头的资料,而凌通道长则找人简单修复了窗户。
  
      半个小时后,张老师将怪老头的资料拿给我们看,十分简单,好像就是一个经历风雨的普通老人一般。
  
      郝仁?57岁,本省南江县人,小学文化,工作经历……护林员,环卫工,矿工,浅海清洁工……乱七八糟。
  
      一共十几分天马行空的工作,这怪老头真是不走寻常路。
  
      “好人?这家伙还是个全能人才啊?上得了山,下得了矿,入得了海!你妹的……”
  
      胖子咋咋呼呼,显然不太相信这份简历资料。
  
      反倒是道长冷笑一笑,道:“这才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为了盗墓,什么困苦的工作都做。”
  
      我们除了一个不知真假的南江县,和一个似真似假的奇葩名字,一无所获。只是不知,当那老头回来看到一地‘地毯',会不会气炸?
  
      “我先回警局备案,你们休息一下,晚上十点,在细节岔路口汇合。”
  
      凌通道长离开后,张老师叮嘱一番,也回办公室去了,我带着胖子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在任帅这货的强烈要求下,将他放出来跟胖子作伴,也懒得理他们,倒头就睡。
  
      胖子这货精神很好,掏出手机,和任帅叽叽咕咕,也不知在嘀咕些啥,不时传来任帅那家伙的笑声,我暗道一声,“没救了,这货肯定又在看鬼故事。”
  
      我迷迷糊糊的睡去,她悬浮在我上方半米处,闭着眼睛,开始吸收阳气。
  
      她醒来后,吸收速度快得多,我也高兴,希望她能快点将我暴动的阳气全部吸光,我才能正常修炼阴阳二气。
  
      八点,我被胖子叫醒,他说张老师打电话让我们准备一下,九点半出发。
  
      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吸收,静静的看着我,我对他一笑,抹了一把嘴角的梦口水,跳下床。
  
      胖子这货不知啥时候夸了一个大挎包,里面鼓鼓囊囊一大袋,他走动一下,里面甚至还有塑料袋嘻嘻哗哗的声音。
  
      “你背的啥玩意?咱们去抓鬼,不又是郊游,你不嫌沉啊?”我皱眉看着这死胖子,怪异的扫了一眼离胖子老远的任帅,有些疑惑。
  
      这哥俩之前不是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么?怎么这会却始终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
  
      “不沉。”胖子咧嘴一笑,得意的拍了拍袋子,冲我抛了个媚眼,道:“这是胖哥自制的辟邪法宝!”
  
      去你妹的辟邪法宝!这货也会自制神器?信他才有个鬼。
  
      我白了这货一眼,背起单肩背包,转身就走。
  
      任帅钻进玉佩中,留下胖子一个嘚瑟的一蹦一跳跟在我身后。奇怪的是,这货下午不知道干了啥,居然身上有股极其淡弱的血腥味,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在校门口胡乱炒了两个菜,我俩狼吞虎咽后,跟张老师在大门汇合。
  
      张老师也夸了一个斜挎包,装备齐全。
  
      我们没有开车,一路缓慢的向岔路口走去,路上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她也好奇的东看西看,特别是对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这玩意虽然白天她已经坐过几次,但还是好奇不已然后就是满大街的服装店,这小妮子看得差点眼冒金星了。
  
      我失笑道:“等这档子事解决后,我陪你逛街,你喜欢的衣服,咱都买!”
  
      我嘿嘿一笑,有些财大气粗,心里暗暗自得,还好哥卡里还有几十万。
  
      她应该听懂了我的话,冲我抿嘴一笑,我报以傻笑,心里暗道男人还是要有钱才行,看来哥以后也得向梅梁新一样,出去接点活儿,赚点外快。
  
      “猪哥!”
  
      胖子和张老师同时鄙视的瞪着我,两个单身狗,眼底掩饰不住的羡慕嫉妒恨。
  
      刚刚走到西街岔路口,就看到凌通道长那辆车,停在家常菜馆门前。而他本人,则站在家常菜馆关闭的大门前发呆。
  
      “怎么?有发现?”我诧异的四下打量,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
  
      “没有。”凌通道长回过神,沉声道:“我就是有些疑惑,这饭馆发生爆炸都是一个月多以前的事了,怎么现在还不整顿开张,或者转让?”
  
      “转让谁要啊?不是说这里很邪门吗?恐怕附近房价也不高吧?别墨迹了,还是去找刘芸吧!”胖子天马行空的胡诌一句,拉着道长就走,这家伙只关心他的女神,和女神的表姐。
  
      我耸了耸肩,转身准备跟进,却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看到饭馆的落地玻璃窗上,出现了一个呆呆的靓影,转瞬即逝。
  
      “刘芸!”
  
      我眼眸暴睁,转过身,向玻璃窗对面的公路看去,果然看到一个模糊的灵魂,被禁锢在广告牌上。
  
      “哪?刘芸在哪?”胖子一激灵,顺着我的目光看去。
  
      但那魂魄很微弱,被邪术困住,胖子虽然从小受到鬼物影响,能看到一些阴气很盛的鬼怪,但却始终没有阴阳眼,根本看不到刘芸被玻璃的一魂。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