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 第八十七章 尸体异常

第八十七章 尸体异常

尸变的是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老头,此尸长相猥琐,浑身也没有伤口,不知是怎么死的。
  
      胖子满头大汗的扔出一块暗红色的玩意,直接‘啪嗒'一声,摔在那老头尸体的脸上。
  
      “哐当!”
  
      那老头的尸体应声而倒,甚至还在地上抽抽两下。脸上的东西已经滑落,在那布满皱纹的老脸上,留下一大片暗红色的印记……
  
      你妹的!胖子这货的辟邪圣物,居然是用过的姨妈巾!
  
      鼻子隐隐传来淡淡的血腥味,我两眼一翻,感觉自己要吐了。
  
      尼玛!老子居然跟一大包用过的姨妈巾,呆这么久!难怪这死胖子身上,总是飘出淡淡的血腥味!
  
      “怎么回事?”张老师停好车冲进来,刚好看到眼前这怪诞的一幕,眼眸一缩。
  
      “哈哈,南娃,这就是胖哥自创的辟邪圣物,你看看,是不是比你的黄符还简单好用?”
  
      胖子嘚瑟的转过身,走到我身边,抬起手想拍我和张老师的肩膀。
  
      我俩目光一闪,分别向两边闪去,跟胖子保持着安全距离。
  
      胖子一呆,有些不明所以。
  
      “你没事吧?”刘芸冲进来,她也看到了之前那一幕,嘴角憋着笑。
  
      “没事!你呢?阿姨叔叔们没事吧?”黑し岩し阁最新章节已更新
  
      胖子豪迈的拍了拍胸膛,向刘芸的父母和姑姑姑父走去。
  
      “谢谢你,子腾。”经过一天一夜的陪伴,刘芸父母对胖子很亲切,但眼神却依旧有些怪异的瞪着胖子挎着的包。
  
      胖子这货见长辈们盯着他的包,不以为耻,反倒恍然大悟,伸手在包里一顿掏,掏出七八个分别用保鲜膜包好的姨妈巾,两个两个的分成一份,分别递给刘芸的父母和姑姑姑父。
  
      这货嘴里还十分热情的笑道;“阿姨叔叔,这玩意对付普通厉鬼尸变都很有用,这医院不太平,你们一人带俩,以防万一若是遇到刚才这种功能情况,揭开保鲜膜,直接扔出去……”
  
      胖子叽叽咕咕的瞎比比,两位阿姨还好,只是不好意思的退了一步,眼底闪过一抹嫌弃。两位叔叔则彻底石化,站在远处目瞪口呆,胖子很干脆,以为他们客套,居然直接将两个姨妈巾放在他们手里。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僵尸呢?”
  
      楼道中一阵响动,之前我问路的美女护士带着两个人赶来,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很有气势的男人。看到拿着红灿灿姨妈巾的两个叔叔,脸上的表情简直绝了。
  
      他们身后。范警官带着两个熟面孔警察冲上来,看到我和张老师都松了口气。
  
      “啪!”
  
      那俩至少已经四十岁的大老爷们羞得脸都红了,啪嗒一声将姨妈巾扔掉,脸色尴尬的看着那几个医生护士。
  
      “哦!”胖子捡起姨妈巾,见众人瞠目结舌的样子,狠狠的一拍脑门,失笑道:“是我不对,居然就这么给你们,你们可怎么揣呢。”
  
      我狂翻白眼,这死胖子平日里挺机灵的,今天中邪了还是怎么?
  
      我正欲上前阻止这货继续丢人,谁知,这家伙居然捧着几块姨妈巾,冲破越来越多的人群,向一楼跑去,口中还冲刘芸父亲和姑父道:“我去找俩塑料袋,给你们装起来!”
  
      楼廊里差不多二三十个胆大的病人和医生护士,纷纷目光怪异的看着我们几人。
  
      “爸,姑父,他不是有意的,他也是好心,你们……”刘芸见她父亲脸色漆黑,羞红着脸,硬着头皮上前解释。
  
      “两位叔叔别介意,这小子一紧张,有些犯傻……”
  
      我也干笑着打圆场。
  
      岂料,不到两分钟,死胖子居然拧着几个塑料袋回来了,我急忙赶在前面瞪了他几眼,呼喝到:“快来帮忙。”
  
      这货虽然莫名其妙,还是乖乖地进了停尸房。
  
      在我小声解释后,这货才反应过来,嘀嘀咕咕的将他的辟邪圣物收起来。在我一通狂瞪之后,这货才不情不愿的将包扔进了垃圾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我欲哭无泪,我说昨天下午这家伙和任帅拿着手机叽叽咕咕,原来是在网上找到这一招啊!
  
      胖子浑然不觉,走到我身边告诉我,一个小时前,医生通知说李潇然的尸体已经尸检完毕,家属随时可以认领回去,因此胖子才陪着刘芸他们下来停尸房查看李潇然的尸体。
  
      结果那个老头不知怎么,居然自己跳起来,并且龇牙咧嘴的向胖子他们跑来。几人溃散而逃,唯有一向号称自己会道术的胖子不得不硬着头皮留下来。
  
      本以为会遭到老鬼的攻击,结果那死鬼,居然伸着一双死人爪子,摸向李潇然的身体,让李潇然的父母又惊又怒。
  
      这死老头,死都死了,居然还要泡出来调戏良家妇女?
  
      我和张老师满头黑线,胖子那货更是不甘心的上前踢了那尸体一脚。
  
      “噗!”
  
      那尸体被胖子一踢,居然又跳了起来。
  
      张老师噼噼啪啪就是一顿狂揍,然后一张黄符制服了那老色、鬼。
  
      我摇了摇头,这种死了都还有这种本能反应的家伙,真是让人无语。我也不管范警官和张老师怎么处理那尸体,我走到李潇然的停尸床前,扯过白布,准备把她盖上,结果发现她肚子处有一条被缝起来的伤口,应该是之前的解刨伤口。
  
      不过这些法医也真是,居然这么不负责任,伤口黑漆漆的,难道是尸体,就可以不注意卫生了?我边腹诽边将白布拉起来道。
  
      “对了,南娃,你说奇怪不奇怪,之前法医解刨后,说表姐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全都没了,里面全是一些黑色的脓水。”胖子凑过来,一脸惊恐。
  
      “脓水?”
  
      我眼角跳了跳,猛然一惊。
  
      刚才是觉得那伤口怎么这么黑,原来如此!
  
      “快看!这白布怎么变黑了?”
  
      刘芸从胖子身后伸出脑袋来,惊呼道。
  
      我低头一看,刚刚被我拉上去的白布,在李潇然肚子附近,居然缓缓被一股黑色液体浸湿……
  
      这种黑色,跟昨晚在家常菜馆地下看到的黑色粉末很相似,连那种腥臭味都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