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透视保镖 > 第27章 我在等你

第27章 我在等你

这位叫小贱的混混,手机不太好,听筒声音很大,铁血在那咆哮的言语全都被周围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五个小混混马上脸色变得惨白。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像个学生的大男孩,会是铁血哥的老大,那可是老大的老大啊!他刚才说的没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还冲撞到了龙王啊!
  
      “老……,老大,我错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小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
  
      “等你老大来了再说吧!”叶开面无表情的说。
  
      铁血哥来得很快,身上的衣服还穿反了呢,一到场,马上对几个小弟拳打脚踢,一痛怒骂,最后恭恭敬敬拿出一个袋子,赔笑道:“大哥,都是我管教无方,冒犯了大哥和……罗小姐,这是一点小小意思,希望大哥别嫌少。”
  
      叶开打开口子看了看,里面二十扎软妹币,二十万。
  
      他笑了笑:“铁血哥,我可不是讹你,他们抢我十万块,可能力不够,没抢走,你这二十万,我收着可有些心虚啊!”
  
      铁血哥心里叫苦,这二十万还是他从夜总会借的,结果现在钱送了,自己还得帮他把心落实了,赶紧又赔笑说:“大哥,您这是骂我呢,二十万算什么呀,这几个不长眼的王八蛋冒犯了大哥,让大哥受了惊吓,这就是一点点压惊费,事出突然,我还觉得少呢!”
  
      叶开笑着拍拍他肩膀:“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下了,不然你还心虚了呢,说来,刚刚我还真被吓了一跳,心脏还在砰砰砰跳呢……,算了,看你面子,每人断一条腿,这事就算完了,我们走了啊,后会有期。”
  
      那小贱听完,冷汗就下来了。
  
      其他四个人的腿都已经断了,他没断,那岂不是……
  
      铁血把一块砖头丢他面前:“自己砸吧!”
  
      小贱当时就要哭了:“铁血哥,您,您不是说真的吧?”
  
      “你看看这个,你说我是不是在开玩笑?”铁血哥指了指旁边青石板上一个三寸深的脚印,这是叶开为了起震慑作用,故意当着铁血的面踩出来的。
  
      “我……我砸!”
  
      …………
  
      回去的路上,罗珊珊还有些担心:“弟弟,拿了这些钱,真的没关系吗?他们不会报警吧?”
  
      叶开不在意的说:“没事,是他们先抢我们的,而且这可不是抢的,是别人送的,推都推不掉,你不是也看到了?就算真的警察找上门来,你就说全是我做的,没关系。”
  
      他想着自己就算不被通缉,警察看到了肯定也会抓,那罪比现在可大多了。
  
      罗珊珊想想现在也不能再送回去,也就没再说什么。
  
      回到罗家,叶晴已经收拾好了一个房间给叶开暂住,一米五的大床,倒也挺舒适,他很久没睡过这种大床了。
  
      只是到了将近晚上十一点,他忽然听到隔壁叶晴和罗汉斤在说话——
  
      罗汉斤说:“不行,这怎么行呢,那些钱,到时候要给珊珊在市区买套房子,我们自己也在这边买一套,这是最基本的保障;叶心的病就是个无底洞,根本好不了,吃再多药也是白搭。”
  
      叶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叶心只要吃药就能好好活着,怎么就白搭了?有了钱,可以买好一点的进口药,说不准就能治好了呢,不行,拆迁的钱归拆迁的钱,后面一千五是叶开自己争取来的,这是他的钱,我们怎么好意思拿?”
  
      “那钱不是说了,是给我们的精神损失费吗?”
  
      “你……你还真好意思说?要是今天不是叶开帮忙,我们连三千五的价格都没有,你都要炸煤气罐了。”
  
      “你个败家娘们,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这样好了,我今天话放这里,拆迁款下来,我们最多给他20万,我这可是仁至义尽了,你要再说什么,我就把你赶出家门,我们离婚。”罗汉斤气急败坏压着嗓子的说道。
  
      后面,叶开听见姑姑似乎在小声的哭。
  
      到此,叶开哪里还睡得着,在床上坐了一会,结果越来越心烦意乱;姑父的为人不怎么样,但姑姑是真心对自己和妹妹好的,现在妹妹都这样了,他何必再让姑姑难过;于是,从床上站起来,在房间里找到一支笔一张纸,留下几行字,推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飘然而走。
  
      甚至,他只拿走了十万现金,在房间里还留下了彩票和另外十万;一来,钱多了不好拿,二来,算是给姑姑一个回报。
  
      本来,他还想尝试着是不是给姑父偷偷用一下青木咒,看能不能治好他的瘸腿,现在么,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就让他继续瘸着吧!
  
      …………
  
      永源火车站。
  
      叶开刚刚踏进大门,马上看见旁边站了一个人,正是昨天晚上遇见的算命小先生。
  
      虽然摊不见了,广告语也消失了,可看见他那一身装扮,叶开就忍不住想笑,主动上前道:“哥们,你这算命看相都算到火车站来了,没有工作人员出来赶人吗?”
  
      曹二八原本就站在大门口左看右看,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一只手的手指还不停捻动,嘴里念念有词,这时一见叶开,眼睛里忽然射出凝重的目光,看着叶开持续捏手指,小声念叨的更快了。
  
      叶开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道:“我靠,你不是在算我身上有多少钱吧?实话说,我没钱,昨天的彩票还送人了呢!”
  
      曹二八这时停下嘚啵,眼神盯着叶开,心里也很惊讶,暗道:“我半夜心生警兆,起来开坛做法,算了一卦,算出今天在这火车站会遇上贵人,能助我过二八死劫,难道就是这个小朋友?”
  
      他咳嗽一声,堆起笑道:“兄弟,昨天晚上本神算给你算的一卦,没错吧?是不是果真遇上灾劫,最后逢凶化吉?”
  
      叶开想想那几个小混混,点点头:“这么说来,你是真的有点本事?我看你昨天广告上还写着驱鬼两字,难道你还真能驱鬼?”
  
      曹二八捋着没胡子的下巴:“那是自然,驱鬼,可是我的强项。”
  
      叶开道:“那你在这里刚刚像个老太婆念经似的,就是在驱鬼?”
  
      曹二八道:“不是驱鬼,我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