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透视保镖 > 第60章 再见老周

第60章 再见老周

“后会有期,女汉子!”
  
      “滚滚滚,暴露狂!”
  
      叶开朝一脸傲娇的纳兰云颖笑看一眼,一脚踩动油门,兰博基尼超级跑车便如同一道箭矢,朝着远处开去。
  
      站在后面原来一副不待见模样的女汉子,静静凝视着跑车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知怎么的,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可一想到早上醒来时,叶开像熊一样趴在自己身上,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特别是清早的某些小尴尬,她又感觉脸上微微发烫。
  
      “哼,真是个没酒品的家伙!”
  
      她跺了跺脚,“啪”一下将路边一颗石子踢飞,没想到石子高速飞出,“咣”一下,将停在远处一辆小轿车的玻璃窗给砸坏了,她缩了缩脖子,赶紧转身溜回了自己的房子。
  
      …………
  
      开到半路遇到红灯,叶开看看副驾驶座位上放着的一本证件,正是驾驶证。
  
      这是纳兰通过关系帮他连夜办好的,要不然这辆兰博基尼还真是不知该怎么开回去。
  
      拿起证件翻开的时候,里面一张纸飘下来,叶开用手指夹住,上面写了一行娟秀小字,是纳兰云颖的手机号码。
  
      “滴滴滴——”
  
      后面响起一阵汽车喇叭声,却是红灯变了绿灯,叶开笑了笑将纸片夹好,轰一声启动,缓缓的开了起来。
  
      …………
  
      F市到D县,并不是特别远,三百多公里的样子。
  
      叶开第一次上高速,开始还心惊胆战的,不过开了一阵后发现比市区街道好开多了,加上一段时间下来,车子熟悉了,车技也提高了,速度马上提了上去,性能超强的兰博基尼跑车,油门一踩,发动机咆哮,立即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到下午四点多钟,回到D县,一路顺畅。
  
      只是当开到曾经租住的集装箱房时,却发现那集装箱已经不见了,只有边上几户依旧,他并不知道因为叶心自杀死在这集装箱里面,再要租出去是非常难的,房东索性换了个位置,如此一来,别人也就不知道了。
  
      “哎,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可以容身的地方!”叶开心中感慨,愣是觉得悲凉。
  
      这时,凰的意念传来:“真是蠢材,天下何其之大,要有个容身之地还不容易?等你境界高深,别说一房一屋,就是一座山,一片海,一个城池,一个国度,甚至一个世界,都能成为你的囊中之物,想有就有!只有那些蝼蚁,弱者,蠢材,笨蛋,才会有你现在这样的念头。”
  
      凰的言语不可谓不犀利,直接把叶开说的哑口无言,又如晴天霹雳,醍醐灌顶。
  
      叶开目光虚空,射向远方,过了一阵长长舒了口气:“凰姐姐,我明白了!”
  
      凰懒洋洋充满魅惑的声音说:“明白就好。”
  
      叶开调转车头,直接离开,一边问:“凰姐姐,你现在不需要沉睡了吗?”
  
      凰告诉他,因为昨晚地皇塔吸收了三块极品灵晶的灵气,她顺带在它慢慢修复过程中,得到了部分洪荒之气的回馈,恢复了一点元神,暂时不需要再沉眠了,而且因为地皇塔融入叶开的血肉之中,她作为神魂契约的签订者,也会从中得到一些好处,得到持续滋润,最后说:“如果你能找到到一万块极品灵晶,我就可以分化出一道虚灵之体,走出你的紫府,辅佐你成长,到了某种境界之后……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一万块极品灵晶?
  
      叶开听了暗暗咋舌,不过马上表态:“凰姐姐,你以后有任何差遣,我叶开绝对没有二话,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皱一下。”
  
      “再说吧,现在的你实在太弱小,别人看你一眼就能把你看死!”
  
      “……”
  
      看一眼就能把人看死,叶开还能说什么?
  
      不过现在凰醒过来,叶开自然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将修炼中遇到的一些困惑,以及对武功的领悟,一一跟凰请教;凰对有些武功也没有修炼过,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叶开的指点,往往叶开自己迷糊懵懂的地方,她稍微一句话,轻轻松松,就能让他茅塞顿开,简单的就跟大学教授教导小娃娃一加一等于几。
  
      傍晚,叶开在D县最好的酒店,开了一个最豪华的房间。
  
      当兰博基尼开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叶开也终于体会了一把富二代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看看边上无数羡慕妒忌恨的眼神,以及各种美女抛过来的媚眼,就能让人飘飘然。
  
      穷苦了那么多年,现在有钱了,何必当个守财奴,该享受享受!
  
      …………
  
      夜市一条街。
  
      “哟,老周,这是你女儿?长这么水灵,看着跟你不像,是你亲生的吗?”
  
      “虎哥,您说笑了,当然是我亲生的,你看,鼻子很像我吧!”
  
      “嘿嘿……”
  
      陈虎一双充满戏谑狼性的目光在老周女儿身上扫来扫去,这让周子归浑身都感觉很不舒服,秀气的眉毛紧紧皱起,咬着红唇忍耐了好一阵,终于受不了站起来,扯开嗓子娇喝:“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回家看你妈去。”
  
      周子归正是老周的女儿,长得清秀可人,白璧无暇,还有一种小家碧玉的韵味,目前是大二学生,现在放暑假就帮着父亲摆摊卖鞋子。
  
      老周这人其实是个老帅哥,虽然穷困潦倒一些,而他老婆也有点姿色,所以生的女儿真心不错,还是学校里的校花。
  
      老周听到女儿骂了陈虎,当即色变,连忙挡在女儿面前给陈虎赔不是,可周子归是大学生,有文化,学校很多人追,也有点小脾气,一把拉住父亲:“爸,你干嘛跟这种流氓道歉?他非法收保护费,是犯罪,我还告他呢,怕他做什么?”
  
      陈虎脸色一沉:“小娘皮,你要去告我?好啊,今天你不去告,我还跟你没完了……老周,你给老子死开,养的女儿嘴巴这么吊,我就想看看到底能吊多少?”
  
      陈虎手下两个混混一把拉住老周,陈虎自己则是踩着他们的地摊伸手去抓周子归。
  
      老周大喊大叫,甚至喊起了救命,可边上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一个个惧怕陈虎的势力,不敢上前帮忙,周子归一个女孩子,哪里逃得掉,况且还有父亲在人家手里,马上被抓住,手腕捏得生疼。
  
      “放开她!”正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穿着一身范思哲手里拿着一把羊肉串的叶开走了过来,冰冷的眸子盯着陈虎,里面隐隐蕴含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