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透视保镖 > 第65章 死人

第65章 死人

如果五年前,这个女人没有丢下他们兄妹,结果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叶开没有想过,也没有想的意义,但这一刻就这么自动跃入他的脑海……
  
      也许,那时自己不会连初中都不毕业;
  
      也许,日子不会像后来那么苦;
  
      至少,心里面还有依靠;
  
      而最大的区别,也许叶心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逼得自杀。
  
      如果……,没有如果!
  
      叶开和方露的目光隔着一个过道和两张桌子在空中碰撞,方露眼中的是惊讶和无法形容的复杂,而叶开刚才还是怨恨的眼神,此刻却变成了冷漠。
  
      冷如冰霜,漠如无视!
  
      宋初涵看到他的表情,莫名有些心疼,她父善母慈,从未经历过家庭悲剧,但也能想像到叶开此刻瞬间变化的心理;她查过他的档案,也去打听过,更从叶晴那里得到了不少关于他们兄妹的信息,那天在叶心的坟墓前,暴力女警也忍不住落泪,忍不住为叶开担心。
  
      动物尚知道拼死保护自己的子女,可叶开的母亲,对面那桌子上风韵犹存的女人,却不知道。
  
      “叶开,我们走吧,突然不想吃了。”宋初涵主动伸出手,握住叶开的手说。
  
      “为什么要走?这里环境不错啊,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服务员,过来!”叶开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不去想那边的女人,“刚才点的撤掉吧,我们重新点,把你们这里最贵的东西全都来一份,再拿一副餐具来。”
  
      “先生,这……这我没办法点啊?”
  
      “这个,这个,这个……,所有招牌菜全都来一份,这是银行卡,你要担心我付不起钱,可以先刷。”
  
      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经过培训有眼力见的人,看见叶开一身范思哲,对面还是个女警,当然不担心他们吃霸王餐,礼貌的退了下去。
  
      宋初涵知道他此刻是受了刺激,情绪不稳,捏着他的手一直没放开:“叶开,你点那么多吃不完啊,而且一顿下来起码十万往上,别闹了,我去跟服务员说取消。”
  
      “不用,不就是十万嘛,我现在身价上亿,你就安心坐在这里吃好了;我妹妹活着的时候,我没机会带她吃上好东西,现在她死了,我摆一副餐具,让她也能尝尝鲜。”叶开说话的声音不小,那边的方露可以很清楚的听见,当听到叶心已经死掉的信息,她的脸上急速变化,过了半饷,终于捂嘴站了起来,跑向卫生间。
  
      几分钟后,方露走回来,走向叶开。
  
      “站住!”
  
      叶开仿佛背后生了眼睛,手指一点,厉声喝道,语气冰冷得仿佛吹起了西伯利亚寒风,“你别过来,我不认识你,以前不认识,现在不认识,将来,更加不会认识。”
  
      走到半路还有五六米远的方露,怔怔的站在那里,尴尬,懊悔,痛苦,或者还有别的什么。
  
      “妈妈!”
  
      “露露!”
  
      方露的丈夫和女儿奇怪她的行为,开口叫她。
  
      方露看着叶开,再看看那边的一家人,犹豫了一会,终于默然转身,走了回去。
  
      这一顿饭,无疑吃得很不是滋味,就算是宋初涵面对满桌的美食,也形同爵蜡,在吃了大概半个小时后,买单走人。
  
      期间,叶开再也没转头去看那个女人哪怕一眼。
  
      妈妈?
  
      呵呵,他和叶心,没有妈妈,也不需要。
  
      ……
  
      ……
  
      “诶,大姐,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老牛吃嫩草也不用这么猴急呀!”走出法国餐厅,叶开晃了晃被宋初涵握着的手腕。
  
      “找死啊,说我老?你再敢叫一声大姐试试?”宋初涵本来是好心安慰,哪知道居然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还说老牛,真是叔可忍婶婶不能忍,抬手就给他一个爆栗。
  
      叶开不躲不闪,生生承受了,疼痛的同时有种发泄的爽快:“好了,以后不叫你大姐了,叫你小姐总行了吧,小姐,小姐……”
  
      宋初涵再次扭打:“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老娘打死你个小王八蛋!”
  
      两人在门口一顿疯闹,倒把叶开心里的郁结消去不少,理了理有些皱巴巴的衣服,笑着对女警道:“谢谢你啊,我先走了。”
  
      “诶,你去哪里?”
  
      宋初涵有些不太放心他,毕竟刚刚才受了刺激的。
  
      叶开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做傻事的,那个女人我在五年前就把她忘了,现在只是让我忘得更加彻底,只是有一点我比较好奇,她新生的女儿那么像小时候的叶心,看着她的时候,难道她一点都不会觉得别扭?当然,铁石心肠的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再见,老娘们!”叶开挥挥手,快速离开,眨眼就消失在夜幕中。
  
      宋初涵听到老娘们三个字,差点再次暴走,最后一跺脚,罩杯晃动,上了警车朝反方向扬长而去。
  
      回到酒店,叶开盘膝坐在床上,运转了好一阵体内的灵力。
  
      就算周围没有灵气,但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凝练身体各处穴位,奇经八脉,隐脉,甚至血肉。
  
      两个小时后,起身。
  
      他换上一套运动装,趁着夜色走了出去,目的地,蒋家。
  
      上次被两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修士搅合了,到现在还让蒋云斌活得好好的,现在过去了几天,他自己的修为也跨入一个新境界,该去找他算算血债了,特别是今天见到了方露,他真的很想杀人啊!
  
      再次到蒋家别墅,可谓轻车熟路。
  
      如今运起疾风决的他,比上一次可要潇洒轻松多了,那时候还生怕躲不过红外线监控,如今速度更快,还不怕灵力不够,轻松得如同喝水吃饭。
  
      “哼哼,蒋云斌,你说我该怎么杀你好呢?”
  
      “凌迟处死,还是五马分尸?反正脑袋是一定要割下来的,到时候拿到妹妹的坟前祭拜,也算对妹妹的躯体有了圆满的交待。”
  
      来到蒋家别墅门口,从外面看过去黑漆漆的,一盏灯都没有,叶开以为现在天黑,他们早就睡下,也就没放在心上,甚至觉得他们睡觉了才好,方便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王八蛋弄出来。
  
      他却不知道,蒋家别墅周围平时二十四小时有守卫,就算晚上,走廊的灯都是开着的,今夜却是有些诡异。
  
      “啪!”
  
      叶开从外面一个纵跳,落入了别墅的院子里,可是落脚的地方不对,叶开身体晃了晃差点扭伤了脚,低头一看,卧槽,一个死人。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