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透视保镖 > 第75章 算不自算

第75章 算不自算

一间小会议室,王达和宋初涵单独会谈。
  
      王达听完宋初涵的话,嗤一声笑了出来:“尸气,是谁说的?那个算命的道士,还是年纪更小的那位?小宋,我们是警察,应该相信科学,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你怎么也相信?”
  
      宋初涵道:“王队长,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王达打断她:“好了,小宋,今天早上那一幕确实挺恐怖的,但你别有心理压力,一会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案子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办妥的,至于你说的那两个人……这样好了,我一会找他们好好谈谈。”
  
      他走去打开门,探出头去,对外面喊了一嗓子:“牛头,你和小宋的两位朋友好好聊聊,聊仔细点,我一会过来。”
  
      说完,眨眨眼。
  
      他根本不相信什么尸气,尸兵,不过在宋初涵面前装样子罢了,是要让人留下叶开和曹二八,不想看到叶开跟心中追求目标再搅和一起。
  
      无论从谈话的言语还是表情,宋初涵都看出王达对自己说的话根本就不相信,他似乎更关心自己住在哪,然后送自己回家的事情。
  
      暗叹口气,她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效果。
  
      至于王达每句话中包含的关心和隐隐追求的意思,她都视如不见,对她献殷勤的男人如过江之鲫,如果每一个都要应付的话,那她岂不是要累死?不给回应就是最好的拒绝,她站起来:“王队长,这个案情充满了诡异,我知道你不一定相信我的话,但为了生命安全着想,我希望你还是考虑考虑,毕竟你的身上也有尸气。”
  
      王达闻言心中一喜,差点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握她的手了:“小宋,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我一会儿一定跟他们好好了解了解情况,那现在,我先送你回去,这个案子上面催的紧,我晚一点再给你打电话。”
  
      说的好像两个人晚上要一起去约会似的。
  
      宋初涵暗暗翻白眼,站起来说:“不用了,王队长,我警车就停在外面,还有个同事在等我,一会叶开他们出来,我们一起走。”
  
      王达心下一动,却找了个借口说要跟叶开他们好好了解一下情况,让她先回去。
  
      等出门后,宋初涵果然没看到叶开和曹二八的人影,倒是接到了派出所所长的电话,所里死了两个人,还不明不白的,所长当然上心,说话心急火燎的,就差让宋初涵插上翅膀飞过去了。
  
      “真是的,那两个家伙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那我先回去,等会再来找他们。”主意打定,宋初涵赶紧出了刑警大队,开上车径直回去派出所。
  
      门口的王达看着她的车离开,脸上刚刚还笑容满面的,等回头时就充满了阴霾。
  
      走到另一个会议室,此刻两名刑警正在对叶开和曹二八了解情况,哦不,应该说是在盘问,眼神不善,唾沫横飞,声音老大了,态度差得不得了,等看见王达进门,一人嗤笑着说道:“队长,我严重怀疑这两家伙是职业骗子,他们真的是嫂子的朋友?”
  
      王达道:“牛头,别乱说,我跟小宋八字没一撇呢,怎么能叫嫂子?我刚刚也问了一下,这位道长好像也是刚刚认识小宋,胆子真是够大的,连警察都敢骗,好好审审,让他们老实交待,还骗过什么人,骗了多少钱,要是不老实,就扣押24小时……,我们现在任务很重,这种扰乱公务的家伙,绝对不能姑息。”
  
      王达说完拍拍屁股就走了。
  
      叶开和曹算命的面面相觑,心说惨了,看样子宋初涵也不知道被忽悠到哪里去了,剩下他们哥俩好落个被关押的下场。
  
      “算命的,你刚刚有没有给自己算一卦,算出今天有牢狱之灾?”叶开问道。
  
      “医不自医,算不自算,我们麻衣门只能给别人算命,自己的命却是算不得的。”
  
      “破规矩真多。”
  
      那牛头警察喝了一声:“别吵,都给我坐好,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身份证拿出来。”
  
      曹二八摇摇头说:“你也就现在还有机会对我们凶两句,等到晚上,哎……,我劝你还是赶紧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回去看看即将临盆的妻子,把银行卡支付宝等等的密码留下来,省得到时候没了。”
  
      叶开一愣:“二八哥,你是说他……”
  
      牛头听了一开始是怒,然后是惊:“你怎么知道我老婆快要生了?”
  
      曹二八道:“生了又怎么样?你印堂发黑,眼有红光,眉疏唇浅,你今年33岁,阴历三月生的吧?你有两场婚姻,前一场以老婆出轨告终,这一场孩子要成遗腹子了,哎,以后苦的是你妻儿啊,你这个命,没有贵人相助,啧啧啧……”
  
      后面是摇头。
  
      牛头越听越惊,冷汗直冒,因为曹二八说的句句都中,边上另一个警察嗤笑道:“真是胡说八道,牛头哥上一任老婆,是发现牛头哥在外面找小姐,这才离婚的。”
  
      曹二八笑看牛头:“是吗?嘿嘿,那就当我没说好了。”
  
      哪知,牛头随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神仙,你真是活神仙啊,你说的每句话都不错,那你救救我,我马上要有孩子了,我不想死啊!”
  
      另一警察愣住:“啊——,牛头哥,这么说,上一任嫂子真的是……”
  
      叶开对曹二八笑了笑,对他有这等本事挺佩服的,嘴里说道:“跪下有什么用啊,我们都要去吃牢饭了,恐怕分身无术,救不了你啊?最多这样,让你的兄弟以后多帮你照顾着点你的妻儿,有单身愿意当你儿子后爹的,那就更好了。”
  
      牛头一下子脸都绿了,可又不敢发作,就剩下要磕头了。
  
      事情发展到此,也就简单了。
  
      跟自己的生命安全相比,得罪王达也就是小意思了,牛头当即把叶开和曹二八放出了刑警大队,但一直央求着让算命的救救他,曹二八随后还真的说了一个法子:“你的身上也有尸气,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我现在教你一个方法,你马上去办……找到新鲜的牛粪五斤,童子尿一泡,加上你自己放出来的鲜血100毫升,加水煮半个小时,晚上9点之前,涂满全身,躺在老人的床底下,兴许能逃过一劫,记住,如果今晚过了你还活着,这个方法连续用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