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透视保镖 > 第76章 遮阴避凶法

第76章 遮阴避凶法

叶开一听,差点笑喷出来。
  
      心想:算命先生也真够狠的,牛粪还要论斤称,加上一泡骚尿,这玩意抹身上还不熏死去啊?
  
      牛头也狐疑的看着曹二八,怀疑这是在耍他玩。
  
      二八哥摸了把没胡子的下巴,一本正经道:“信不信由你,方法虽然糙了点,但能活命才是硬道理,你回去后把这个方法也教给其他几个人,用不用,听天由命。”
  
      牛头警察犹豫了好一阵,最后一咬牙说了声谢谢,走了,看样子他是决定要用这种非主流的办法试试,毕竟生命才最重要。
  
      等到旁边没了人,叶开问曹二八:“二八哥,你这个方法是胡诌的吧?太阴损了。”
  
      没想到,曹二八正容道:“这可不是胡诌,是真的,尸气属阴,我刚刚教给他的方法叫遮阴避凶法,牛粪,童子尿都属阳性,骚味十足,加上老人的身上床上肯定有浓重的气味,称为死气,暂时可以盖住尸气。”
  
      叶开点点头,半知不懂,但各门都有独特的方法,他也不作深究。
  
      ……
  
      ……
  
      从刑警队离开,来的时候坐警车,回去时却连出租车都打不上,在路口等了半个小时都没半辆出租开过。
  
      两人在城里街道压马路,曹二八的装束引来路人眼光无数,叶开总感觉他们看自己的表情里明显含着“骗子”两个字。
  
      “老曹,大热天你穿这么多,就不怕捂出痱子来啊?我看你这衣服穿了好多天,快发霉了吧,一会我出钱给你买衣服,怎么样?”叶开像个做善事的员外郎,拍了拍他说道,二八哥进化成了老曹。
  
      曹二八对这个称呼比较赞同,但对换衣服却死不同意:“不用,这是我麻衣门真传弟子才能穿的金丝五行道袍,冬暖夏凉,水火不侵,还不沾灰尘,免洗,别的衣服我穿不惯。”
  
      叶开眼神一亮:“真的假的?那你这是件神衣啊?我试试!”
  
      他说完抬脚就要踹过去。
  
      曹二八连忙闪开:“你要干嘛?”
  
      叶开笑道:“试试会不会留下脚印啊,不会留我就信了,要不然,你得给我马上换身衣服,没看到别人都以为咱们狼狈为奸,是一对骗子吗?”
  
      正说着,头顶忽然哗啦一下,一大盆水带着一个塑料脸盆一起砸了下来,还附送一个女孩子的惊呼声。
  
      叶开抬眼一看,连忙发动疾风决,一步退开。
  
      “啊——”
  
      “哗啦——”
  
      “嘣!”
  
      伴随着一声女孩子长长的惊呼声,曹二八被一脸盆水浇了个从头到脚,粉红色的脸盆落下来,好巧不巧套在他的道帽脑袋上,往后偏上三十度角,遮住了他的视线。
  
      叶开疾风决建功,躲过一劫。
  
      站在三米远的地方乐不可支,幸灾乐祸:“这金丝五行道袍果然牛的一比,一盆洗脚水把你浇得透心凉,可这身衣服还是干干净净,神衣,果然是神衣,我都想弄一套穿穿了。”
  
      曹二八懊恼的将脸盆拿下来,满脸挂苦瓜,抬头一看,娇艳的四个大字挂在头顶:舒心足浴。
  
      “我去!”
  
      算命先生也爆了句粗口。
  
      这时,一名穿着白色睡衣脚穿红色拖鞋的十七八岁女孩子匆匆忙忙跑下来,看到曹二八的惨样开始差点笑出声,不过随后吐吐舌头马上低头道歉,此女素面朝天,皮肤白净,五官也漂亮,倒是个清秀的美人坯子,只是在这种地方……
  
      曹二八皱着眉头问:“你不会真给道爷倒一盆洗脚水吧?”
  
      他一边说,一边用狗鼻子用力嗅了几下,好在没闻到什么臭脚味。
  
      女孩子忙不迭道:“不是的,不是的,这不是洗脚水,这是我用来洗脸的……”
  
      可就是洗脸的,道爷也觉得受不了。
  
      “这位道爷,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要不进里面洗洗吧!”
  
      曹二八的金丝五行道袍是水火不侵,可他脑袋上的阴阳帽却是普通货色,被这一盆水弄的瘪了下来耷拉在那里非常滑稽,脸上头发啥的也乱七八糟,也只能随她去清洗。
  
      然后谈话中得知,这女孩叫曼丽,是这舒心足浴的洗脚妹,刚刚起床洗脸,发现下水管堵住了,就把洗完脸的脸盆随手放在窗台上,哪知道一不小心碰了一下,就掉了下去,幸好只是二楼。
  
      十分钟后,曹二八在他们这里洗了个澡,帽子摘了,露出一头长发,袍子还穿在身,就是脚下是一双拖鞋,看着不伦不类。
  
      叫曼丽的小妹不好意思的说:“刚才真是对不住,要不然我给你免费按个脚,当是赔礼道歉了,成吗,道爷?”
  
      叶开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这货点点头居然答应了,还说:“按的好,我以后经常来。”
  
      道爷要按脚,叶开总不能在边上干看着吧,他也在旁边坐下,找了个别的洗脚妹,只不过要自掏腰包;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足浴店里洗脚,服务他的是名二十出头的姑娘,长得也就那样,大概是太早了,人家还没正式开张生意,一边按一边打哈欠;倒是边上的曼丽唧唧喳喳挺会说话,然后叶开见识到了道爷的另一面,他那一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一边五湖四海的侃,一边尽找机会在曼丽身上占便宜,还说给她看相,一会摸手,一会摸脸,把个小姑娘闹得脸红心跳,偏又不知所措。
  
      叶开止不住腹诽:“这家伙刚才还说熏然珠宝里面全是易推倒的美女,他不会也是借着看相的理由,一个个都摸遍了吧?”
  
      还别说,泡了泡,捏了捏,还蛮舒服。
  
      出门右拐刚好看到了个银行,叶开进去把现金支票兑了,一亿的存款当场把银行经理都给惊动,只是看着叶开一身土鳖的衣服还以为他是哪里捡到的呢!
  
      不过,规矩就是规矩,支票没问题,银行认票不认人,经理供大爷似的把叶开拉进VIP房间,当场给换了一张VIP卡,还介绍各种投资理财等等;叶开全都不理会,直接弄个活期存着,开通了网上银行,到时候用起来也方便。
  
      “叶开,二八哥,这里!”
  
      刚出银行大门,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正是紫熏,坐在一辆MINI车上从窗口探出脑袋,朝两人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