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透视保镖 > 第82章 尸毒

第82章 尸毒

一听到吃的,叶开顿时感觉腹中饥饿,咕咕乱叫。
  
      问了吃饭地点后,急忙赶去,出门前想了想,还是把山寨包给背上了,里面三千万的首饰,丢了就可惜了。
  
      “凰姐姐,我最近发现吃的越来越多了,还老感觉饿,这是怎么回事?我不会吃成个大胖子吧?”出门时,叶开问凰。
  
      “胖是不可能的,只会越来越渣。”凰飘飘忽忽的说道。
  
      “什么意思?”
  
      “吃的都是垃圾,没多少养分,杂质炼化的速度还是吃进去的快,久而久之,身体里积存的杂质越来越多,你说是不是越来越渣?”
  
      凰随后告诉他,修士随着境界高深,需要维持的能量补充也是海量,特别是在这种周围没什么灵气的地方,更是需要通过进食来补充能量;并非胃里没货会感觉到饿,全身细胞灵力损耗到一定程度,也会感觉到饥饿;在大千世界的大门派里,弟子们吃的都是灵粮,比如说灵米,灵兽,灵药,普通的食物是很少吃的。
  
      特别是高等阶的修士,到了辟谷之后,更是不会去吃五谷杂粮,当然吃货除外。
  
      但叶开如今的修为不算高,食物还是必不可少,只能以后多多修炼,将体内杂质尽量炼化。
  
      吃饭地点还是在中午去过的四季饭店。
  
      打了个车过去,不算堵,起步价就到。
  
      找到包厢的时候,叶开发现不仅紫熏,宋初涵和算命老曹来了,还有个成熟美女,正是紫熏的助理韩宛儿。
  
      韩宛儿是刚刚由紫熏开车送去医院看了一下脚,回来后就一起过来吃饭。
  
      没办法,女人的脚嫩,白天那么拐一下,到了下午整个脚脖子都肿起来了,路都不能走。
  
      “臭小子,来那么晚,等得我饿都饿死了!”宋初涵看见叶开就抱怨,这似乎成了常态,不过她下班后换掉了警服,穿一身清爽靓丽的夏装,蓝色牛仔裤,白色蝙蝠衫,峰岚壮观,别有一番滋味;在场三位美女的围度都不小,但她的海拔显然是最顶尖的。
  
      “饿了你就先吃啊,等我干什么?”叶开在老曹旁边的空位置坐下,左边就是韩宛儿,高冷机器人轻轻对他哼了一声,把椅子挪开了一些。
  
      叶开看了眼她的侧面,撇撇嘴也没当回事,一边解下山寨包,挂在椅子靠背。
  
      算命道爷笑道:“这场是你请客,主人家不到,我们怎么好先动筷子?到时你不付帐,就得我来了,你就算把我压这里,我也请不起这么贵的饭菜。”
  
      这货一边说一边在三个美女脸上转来转去,自诩为万花丛中过的麻衣高徒也不得不承认,眼前三位美女都是非同小可,质量绝对上乘,还是上上之选;可惜,道爷最擅长的是在红尘俗女身上卡卡油,这种女中精品,反而下不去手了。
  
      “真是苦命的娃啊,身上居然只能放三千块!”叶开同情了一句,马上拿起筷子说,“开动,开动,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桌上早就放了不少菜式,他也不跟这些人客气,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
  
      这时,紫熏忽然开口:“叶开,我记得你有个妹妹的吧,你自己跑来这里吃饭,怎么不把妹妹带过来?”
  
      此言一出,正拿着一根羊棒子猛啃的叶开动作直接僵在那里。
  
      宋初涵抬脚踢了踢紫熏,狂打眼色,老曹已经两眼放光,开口说:“叶子,你还有个妹妹,怎么不早说?长得好不好看?”
  
      “咔——”
  
      叶开将手里羊棒子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差点把他门牙崩掉,冷声道:“算命的,吃饭的时候少说话。”
  
      老曹大张着嘴巴很是难过,正要嚷嚷着喊,看见他突然冷了脸,意识到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掐指一算,偏偏什么都算不出来,只能闷头啃羊棒。
  
      宋初涵在紫熏耳边悄悄说了两句,紫熏脸色一变,浮现出无比的歉意,也有伤心难过;她想到了自己的哥哥,更是眼圈一红,夹起一个菜放进他的碗里:“对不起,叶开!”
  
      “没事,快点吃吧,吃完了我还有事,对了,许警官那边怎么样了,你有去看过吗?”叶开摆摆手,问宋初涵,他其实很想看看全身涂满那种东西后是个什么样子,估计会印象深刻的记忆一辈子吧!
  
      宋初涵摇头:“我想等会去看看,你们俩……,可以陪我去吗?”
  
      ……
  
      ……
  
      D县,一幢红砖老房子里。
  
      牛头警察牛向东正在一个土灶上烧煮着曹二八给他说的秘方,一口黑黝黝的大铁锅,热气腾腾,里面像芝麻糊一样的东西不停翻滚,一真真熏天的臭气从里面冒出来,将整个老房子都弄得刺鼻非常,就算他戴着七层棉的卫生口罩,还是挡不住这种能把大象都熏晕过去的臭气。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希望这东西能有用……,算命的,要是你敢骗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牛向东皱紧眉头,嘴里碎碎叨叨。
  
      这是他老家的房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这次为了避祸回来,而且已经跟一个村里最老的老头子说好,花了300块,等会去睡在他床底下去。
  
      一切准备妥当,牛向东摸出手机,还是给王达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王哥,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正准备使用,我看保险起见,你还是一起过来也涂点吧?!牛粪我多要了五斤,童子尿也有……”
  
      王达不耐烦的打断他:“牛头你个二货,我真是懒得说你了,那两个骗子的话你也相信?你要吃屎自己吃,老子还忙着呢!”
  
      “嘟嘟嘟——”
  
      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至于另一个身上有尸气的,同样不相信。
  
      “码的,老子可不想死,儿子还没生出来呢,拼了!”牛向东看看锅里已经慢慢冷却,只剩下一点点热度,马上脱光了衣服,用一个大勺子舀起来,闭着眼睛朝身上抹。
  
      ……
  
      ……
  
      饭店里。
  
      凰听了一些情况后反问叶开:“什么遮阴避凶法?牛粪,童子尿,鲜血,老人……,嗯,但也算个法子,换成我看见这么恶心的东西,我也掉头就走。”
  
      叶开一愣,看了眼曹二八:“啥意思,尸气不能遮?”
  
      凰顿了顿:“这我还真不知道,没见过,叶开,你结交的这位朋友倒是有点意思,不修仙不修神,修的是术,天地命数,阴阳鬼术,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个神秘的支派,叫做巫,巫是所有修术者的祖宗,强大的巫者可以借助天地万物为己用,不过,巫术我没研究;至于你刚才说的无缘无故七孔流血,面部全黑,多半应该是中了尸毒吧!”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