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绝色明星老婆 > 第二十一章 五谷轮回

第二十一章 五谷轮回

“我喊护士来吧(我的绝色明星老婆21章)。[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贝雪茵顿时明白了林枫的意思,这怎么好意思呢?
  
      “我憋不住了。”林枫急道。
  
      “你先等下,护士很快就来的,我这就去。”贝雪茵逃也似的离开了。
  
      “靠,这娘们。”林枫闻言忍不住骂了一句,他真的憋的难受,你妹的,人有三急。
  
      现在就算让林枫拿出一百万化解这一泡尿,林枫也愿意。
  
      “我擦,来的太快了吧。”林枫骂了一句。
  
      就在林枫骂了一句的时候,贝雪茵的身影走了进来。
  
      “护士呢?”林枫闻言急道。
  
      “吃饭去了。”贝雪茵脸蛋红扑扑的道。
  
      “那怎么办?贝雪茵,快点啊。”林枫急切的看着贝雪茵道。
  
      “好,我试试。”贝雪茵咬了咬牙,她的身影来到了林枫的身边,扶着林枫的身子。
  
      林枫慢慢的下床,每走一步,脸上痛的冒汗,大腿,胳膊,腰间,我草拟妹,华兴社,老子早晚报仇的。
  
      秦狼,老子哪怕砸出一个亿也要玩死你。
  
      林枫几乎强忍着来到了厕所里面,贝雪茵则是尴尬无比,她的脸有点红。
  
      “林枫,你真的不能自己解决?”贝雪茵抱着一丝希望道。
  
      “我的大小姐,我若是真的能解决,早就解决了。”林枫急道:“快点,我憋不住了。”
  
      “好吧。”贝雪茵只能被迫给林枫解开裤腰带了。
  
      谁让你这家伙救了我一命?
  
      反正我们之间没什么,只是好朋友,为朋友做点事,应该的。
  
      贝雪茵不断的给自己找借口,她美目闭上,脸色绯红,真的是美艳不可方物,雪白的脖颈细腻光滑,林枫有点失神的望着贝雪茵的肌肤。
  
      就在这时。
  
      “啊!”贝雪茵惊呼了一声。
  
      贝雪茵的脸色更加绯红,红到了耳根,低着头。
  
      她解开林枫的裤腰带,却不小心碰到了不该碰的地儿(我的绝色明星老婆21章)。
  
      “呼呼!”林枫在这一刻心中大欢喜,靠,真他娘的带劲,希望每日贝雪茵伺候自己。
  
      五谷轮回之物流淌而下,林枫浑身如同沐浴在春风之中一样,接着贝雪茵狠狠的给林枫提上裤子。
  
      林枫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死家伙!”贝雪茵觉察到林枫得意的笑容,顿时银牙微咬,一只手狠狠的捏了林枫的胳膊。
  
      “啊!”林枫惨叫一声。
  
      “枫哥,枫哥……你怎么了?”就在林枫惨叫的时候,病房里面传来了二虎的声音。
  
      “没事,没事,上厕所呢。”林枫强忍着痛苦回应了一句。
  
      “没事就好。”二虎回应道。
  
      “你个混蛋!”贝雪茵脸色通红,当即贝雪茵不得不打开卫生间的门。
  
      门外站着二虎,冯坤,黄毛三人,三人的脸上露出极度暧昧的神色,尤其是黄毛竖起大拇指。
  
      贝雪茵脸色更是羞红,直接松开了林枫转身离去了。
  
      “扑通!”林枫被摔在地上,痛的龇牙咧嘴。
  
      “枫哥,你没事吧?”黄毛慌忙蹲下身子扶着林枫。
  
      “没事,没事,你摔下试试。”林枫没好气的道。
  
      “枫哥,你这两条胳膊都废掉了,你怎么上的厕所?这裤腰带谁给你解开的?咦,你身上的女人香味真重。”黄毛嘿嘿笑着道。
  
      “谁说老子胳膊废掉了。”林枫狠狠的道。
  
      “嘿嘿,枫哥,你有种打我一拳?”二虎咧嘴笑着道:“或者拿起我手中的一根烟,算你牛逼。”说话之间二虎拿起了一根中华烟递给林枫。
  
      “二虎,你妹的。”林枫骂了一句,他真的很想接过这根烟,可是那胳膊根本难以抬起来。
  
      “手段高明!”二虎和黄毛看着这一幕纷纷大笑。
  
      “厉害,早知道我也当着她的面子被人砍了。”冯坤半开玩笑的道。
  
      “你妹的,即便你被砍成八块,人家贝大小姐也不会为你解开裤腰带的,枫哥,牛逼,贝大小姐的第一次给你了。”二虎坏笑着道。
  
      “是啊,枫哥,你这冒充人家男友,马上恐怕变为真的了。”黄毛笑着道:“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都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扶我到床上。”林枫忍着痛苦道,这一摔真的非常疼痛。
  
      黄毛闻言微微点头,当即扶着林枫来到床前。
  
      “来根烟。”林枫看了下二虎。
  
      “拿着,准备好了。”二虎笑着点燃一根烟递给了林枫道:“枫哥,你真厉害,那阵势若是我的话恐怕难以抗住。”
  
      “哥都被打残废了。”林枫没好气的道。
  
      “没事,修养几个月就可以了。”二虎忽然神色凝重道:“是华兴社做的吗?”
  
      “不确定。”林枫笑着道。
  
      “枫哥,说谎了。”二虎望着林枫的脸色良久叹道:“你怕牵扯到我们兄弟。”
  
      “枫哥,我们也不是怕事之人。”冯坤和黄毛闻言纷纷道:“奶奶的,真不行我们钱请外地的黑道砸了华兴社。”
  
      “这件事情我需要你们帮助,但不是现在。”林枫认真的道:“一切等我伤好再说,你们要真想帮忙,就替我招点退役特种兵一类的人。”
  
      这几日的奇遇,犹如做梦一样。
  
      但是的确是真实的发生了,林枫知道自己这一生恐怕不可能回归到原本的生活轨迹了,既然上天赐予他奇遇,他林枫就要强势崛起,拼搏出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而这一切需要强大的武力为支撑。
  
      “擦,枫哥,你不会想拉一帮人和华兴社对干不吧?”二虎闻言瞠目结舌道。
  
      “这好啊,枫哥,我跟着你混。”黄毛闻言兴奋无比。
  
      “没你们想象的这么严重,我只是自保成立一家保安公司而已。”林枫笑着道,他以前也是做保安的,熟悉业务流程。
  
      而且他有的是钱,以后会赚更多的钱,所以必须有强大的武力为后盾。
  
      麻痹?华兴社,老子迟早要灭,秦狼?迟早要搞残你,这次九成九是秦狼背后使坏。
  
      “枫哥,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二虎大大咧咧的道:“别说中州市地段,就是其他区域的特种兵我也认识,有不少退役的。”
  
      “好!”林枫豪气的道:“只要人可靠,钱不是问题,薪水比他们原本的多一倍。”
  
      “哈哈,好。”二虎闻言哈哈一笑道:“枫哥,算我一个,我直接退役。”
  
      “靠,不行,不能因为这事情耽误你。”林枫看了下二虎道:“你只需要负责招人就行了。”
  
      “枫哥,我已经决定了。”二虎神色坚定的道:“我就跟着你,干一番大事业。”
  
      “我也跟着枫哥。”黄毛嘿嘿笑着道:“枫哥,不要拒绝我,我从小就喜欢打架,老头非要让我做生意,我可没这脑子。”
  
      “算我一个,枫哥。”冯坤也把持不住了,看二虎和黄毛选择了,他也没有犹豫。
  
      “好吧。”林枫看着这三人神色如此坚定,当即点头同意了,而且有这三人,自己在这中州市立足容易多了。
  
      “哈哈,好,我们这就去办理。”二虎,冯坤,黄毛三人闻言纷纷一笑,三人脸上露出坚定之色。
  
      当即转身离开了病房。
  
      很多年之后三人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三人才感觉到当初的决定有点莽撞,但正是那一点莽撞,才让他们三人取得超越他们父辈十倍,甚至数百倍的辉煌事业,从而立足华夏,而非局限中州。
  
      林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林枫,我劝你不要有这样的念头。”就在这时贝雪茵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我知道一旦做出此事,恐怕华兴社第一个不放过我。”林枫笑着道:“但是我有选择吗?我虽然不了解华兴社,但是也知道道上的一些规矩,他们这次失败,恐怕还有下次,何况他们损失惨重。”
  
      贝雪茵闻言微微一怔,林枫说的不错,华兴社是不会放弃对林枫的追杀的。
  
      “林枫,我若是能让你和华兴社握手言和,你能放弃吗?”贝雪茵犹豫了下,忽然目光望着林枫道。
  
      “不能!”林枫摇了摇头道:“即便我现在答应你,以后还会再次做这件事情的。”
  
      人被砍的差点死去?让林枫躲避此事?他也不可能咽下这口气,何况贝雪茵真的能担保吗?
  
      “好了,你现在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上午我回家一趟,中午给你带饭,下午我陪着你去参加同学聚会。”贝雪茵将林枫床前桌子上的碗筷收拾下道:“这里的医生什么的都安排好了。”
  
      “嗯。”林枫轻轻点头。
  
      贝雪茵当即转身离去了。
  
      林枫躺在床上渐渐入睡,他的身上冒着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不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发现。
  
      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林枫醒来,林枫浑身舒服无比,他的胳膊本能的动了下,手按在床上。
  
      “我的胳膊好了?”林枫瞠目结舌。
  
      “先生,你的胳膊不能这样放在床上,会加重伤势的。”就在这时病房之中的小护士慌忙站起身来来到林枫的床边。
  
      “没事,我的胳膊已经没事了。”林枫笑着道。
  
      “不可能!”小护士闻言不敢相信的望着林枫的胳膊,昨晚上林枫被送来的时候,他的胳膊几乎残废掉了。
  
      “美女,我没事啊。”林枫为了证明自己没事,还挥舞了下自己的拳头,同时伸伸腿,腿上的疼痛也消失了,腰间更是如此。
  
      “怎么了?”就在这时贝雪茵拎着一个木质的圆形盒子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