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绝色明星老婆 > 第六十三章 黑白手

第六十三章 黑白手


  
      “这个我自然理解。”林枫笑着道:“继续!”
  
      “第二个境界就是引气入体,引导天地灵气进入体内。”贝海解释道:“明白吗?”
  
      “明白,继续!”林枫再次道,自己早就能引气入体了。
  
      “第三个境界是控气之境,所谓的控气就是掌控自己的真气,比如今日大佬逼随意一甩,直接将猎豹击成重伤,气之无形,打人却实实在在的在身上。”贝海解释道。
  
      “的确如此。”林枫闻言微微点头,他现在应该是控气之境了吧,当初和大飞争斗的时候突破的。
  
      “第四个境界就是罡气之境,所谓的罡气乃是控制本身的护体真气形成一个气罩,保护自己。”贝海解释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我,洪海都是这个境界,大佬逼也是,大飞也是。”
  
      “咦,不对啊,大飞不可能是这个境界,那晚上我和他争斗,大飞被我击伤了。”林枫闻言惊异道。
  
      “大飞被你击伤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贝海闻言一愣。
  
      “那晚上我和雪茵一起去馄饨王吃饭。”林枫解释道:“大飞找上门来,我和他发生了争斗。”
  
      林枫简单的将那一晚上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贝海听完脸色阴沉似水,他却想不到自己的妹妹差点死去。
  
      “这件事情你应该告诉我!”贝海沉默了下道。
  
      “这不是没来得及吗?”林枫笑着道:“大飞被我击伤了。”
  
      “是雪茵不让说的吧。”贝海没好气的道:“你运气好,大飞铁定受伤了,否则你那辣椒粉根本不能近身,你更不可能攻击到他,你不信攻击我试试。<>”
  
      说话之间贝海身上浮现出一股蓝色的真气,蓝色的真气似隐似现,透明色,形成了一个气罩将贝海笼罩在其中。
  
      林枫闻言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只茶杯狠狠的砸在了气罩之上。
  
      “碰!”一声巨响,这茶杯砸在气罩上的时候,瞬间破裂,而后粉碎,接着洒落在地面之上了。
  
      “臭小子!”贝海很无奈的撤掉了真气道:“让你砸你还真砸了。”
  
      “嘿嘿,不错,不错,子弹能穿透吗?”林枫闻言疑惑道。
  
      “子弹能穿透,但是穿透后的子弹已经没威力了。”贝海笑着道:“这种真气已经达到先天罡气级别了。”
  
      “厉害,厉害!”林枫闻言赞叹道:“第五个境界呢?”
  
      “第五个境界乃是半步武域之境!”贝海解释道:“那个时候的真气控制更加神妙,真气化成一个奇异的状态,犹如沼泽一样萦绕在全身上下,形成一片武域,子弹打入其中也要被淹没。”
  
      “半步武域之境,的确厉害,刀枪不入,恐怕黑索金都炸不死。”林枫闻言道。
  
      “曾经有一位杀手动用了1KG的黑索金炸一位武域强者,这位半步武域强者也只是受点轻伤而已。”贝海道:“所以这样的人基本上是无敌存在了。”
  
      “再往上呢?”林枫再次询问道。
  
      “再往上?就是第六大境界。”贝海笑着道:“武域之境界!”
  
      “武域之境和半步武域有什么区别?”林枫问道。
  
      “半步武域就是一只脚迈入武域之境,他的武域用了一下就没了,而武域呢却可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贝海再次解释道:“武域近乎是人类修行的巅峰了,也许往上还有,我未必知道而已。”
  
      “我总算了解了,努力修行吧。”林枫闻言道:“对了,雪茵为何没修炼?”林枫有点疑惑,像贝家这样的大家族,武学应该是来源于家族,家族成员一般都能修行。
  
      贝雪茵也算是家族重要成员,却为何没有任何武功?
  
      贝海闻言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道:“她体质不行,自幼生病,不能修行,这也是…家族…。”
  
      “这也是贝家直接拿出她作为联姻的工具吧。”林枫的脸色很不好看。
  
      “是啊,我们生在大家族之中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可是有很多无奈,甚至生下来命运就注定了,不能选择,反观穷人虽然贫困,可是他们至少有拼搏选择命运的机会。”贝海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道:“雪茵不能修行,对于家族来说价值不大,只能作为联姻的工具。”
  
      “联姻?”林枫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要看那人有没有命娶雪茵。”
  
      “林枫,别干傻事,你现在还弱。”贝海闻言慌忙叮嘱道。
  
      “我知道了,海哥,你早点休息吧。”林枫笑着道:“我不会那么傻的。”
  
      “早点休息,争取早日迈入更高的境界。”贝海站起身来,他转身离去了。
  
      “六大境界!”林枫望着夜色喃喃自语道:“我早晚会迈入至高境界的。”
  
      当即林枫走入了洗浴房之中,洗浴房之中摆放着一只青铜大锅,他小心的将药材放入青铜大锅里面,而后加入了水在其中,接着用煤油点燃了木柴,将木柴放入炉子之中。
  
      炉火渐渐的旺盛,青铜大锅里面渐渐的冒出浓郁的药味。<>
  
      林枫站起身来打开窗户,顿时这些药味飘散而出,他静静的望着青铜大锅里面的液体。
  
      一个时辰之后,林枫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赤色,赤色!”林枫看到这液体变成的赤色,意味着这药水熬制成功了。
  
      他慌忙将木柴撤掉。
  
      而后拿起了毛巾端起了青铜大锅,将红色的液体慢慢的倒入了浴缸之中,而后放入了凉水在其中。
  
      浴缸里面的水犹如燃烧一样。
  
      红似云霞,带着浓郁的药味。
  
      林枫的手轻轻的碰了下这液体,顿时感觉到了刺骨的疼痛袭来。
  
      林枫慌忙缩回了手。
  
      “我擦!”林枫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太痛苦了。
  
      林枫站在浴缸面前犹豫了下,不过他很快脱下了衣服,这一步是必须经历了,想要超越别人,就要承受别人不能承受的痛苦。
  
      林枫的身影直接跳入了其中。
  
      他浑身上下犹如针刺一样痛苦,痛苦无比,林枫的喉咙里面忍不住发出了一丝痛苦的嘶吼之声。
  
      他真的很想跳起来,可是林枫最终狠狠的压制这种痛苦了。
  
      若非之前被美艳女鬼大红长袍师父来一场深夜生死磨砺,林枫恐怕上来意志酒杯摧毁。
  
      林枫也没动用真气缓和。
  
      这对林枫来说是一种磨砺,尤其是林枫认清自己实力的不足之后,这种危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就这样林枫的身影沐浴在浴缸之中。
  
      痛苦渐渐的流失,他的身体之中流出一股股漆黑腥臭的黑色物体。
  
      “哈哈,果然是洗髓伐毛!”林枫看着这一幕哈哈一笑,他兴奋无比。
  
      当即林枫咬着牙,扛着,而那种痛苦消失的越来越快。
  
      半个时辰之后,痛苦完全消失,腥臭的味道弥漫在虚空之中,那一浴缸的水变的漆黑一片。
  
      “好,好!”林枫轻轻的运转了大日心经,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流淌更加流畅,而且体内的真气稳步增长不少。
  
      当即林枫走了出来,冲洗了下身子,而后再次开始熬制淬体液,这次林枫熬制的量是刚才的三四倍。
  
      浓郁的药味再次弥漫在空气之中。
  
      夜色渐深。
  
      天色渐亮,林枫的身影从洗浴房里面走了出来,整个人浑身上下肌肤像是新生的婴儿一样,光泽透亮,晶莹。
  
      他的体内流动着强大的力量。
  
      一夜的时间林枫浸泡了五六次。
  
      林枫体内的真气增加了近三成,他的肉壳强度比昨日强大了数倍。
  
      “二虎他们有福了。”林枫喃喃自语道,强身健体,引气入体这俩个境界可以凭借这淬体液轻易达到。
  
      甚至那控气之境也是如此。
  
      此刻的林枫才体会到这淬体液的珍贵,若是流传出去,一定会引起血雨腥风,这是林枫的感觉。
  
      不亲身体会,不会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
  
      除了赤色的淬体液之外,还有更高层次的淬体液,这淬体液分为七种,赤橙黄绿青蓝紫,越往后淬体液的作用越大,同样对人体的效果越大。
  
      当然越往后需要的药材越多,越珍贵。
  
      “等回到中州之后,尝试下橙色,黄颜色的。”林枫望向窗外道,他接着换上了衣服。
  
      当林枫换好衣服的时候,门铃的声音响起。
  
      林枫来到门前,打开了门,门外站着贝海的身影。
  
      “咦?”贝海望着林枫微微惊异道:“你变了?你身上的气息比昨天强大了几分,而且力量更为精湛。”
  
      “一不小心领悟了一些东西。”林枫闻言哈哈一笑,他倒是没说七彩淬体液的事情。
  
      七彩淬体液是林枫暂时给这淬体液定下的名字。
  
      毕竟事关重大,若是泄漏了,引来滔天大祸。
  
      “擦,厉害!”贝海闻言骂了一句道:“不知道为何,我虽然比你强大,可是我未必奈何你。”
  
      “也许吧。”林枫笑着道,虽然嘴上说也许,可是他却透漏出强大的自信。
  
      林枫现在也弄清楚那欢喜佛舍利的另外一个效果了,那就是看其他事物的时候,这个东西的速度会在他眼中就慢上一截,比如贝海,大飞,洪海等人虽然境界比他高出一个层次。
  
      可是林枫凭借欢喜佛舍利就能看清楚他们的攻击轨迹,在他们进攻的时候也不至于当沙包被揍。
  
      甚至在拼命的情况下,林枫可以用俩败俱伤的打发,鹿死谁手还真是未知,毕竟他的真气能疗伤。
  
      “小子,嘴上说也许,其实挺自信的。”贝海一拳砸在林枫的肩膀上道:“走,吃饭去,吃过饭我们就去天南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