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绝色邻家姐姐 > 第001章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第001章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天天,你还磨磨蹭蹭干嘛呢?今天是你出院后第一天去上学,可不能迟到了”
  
  听着老妈无情地催促,杨天有一头撞死的冲动。
  
  “老妈,我头还晕乎乎的呢,能不能过几天再去呀?”
  
  杨天眼咕噜一转,装着头昏脑涨的样子说。
  
  他现在真的很苦恼,说实话,他还没做好去学校的心里准备,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恐怕已经成了学校里的“名人”,不是名声卓著而是臭名远扬那种。
  
  说起来事情并不复杂,就在半个月前,他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对校花颜奴奴进行告白,没想到对方无情地拒绝,他实在气不过周围同学的起哄和冷嘲热讽,说起气话装起逼。
  
  本来他一个全年级倒数的大学渣跟校花告白本身就已经是笑料,更没想到的是,那天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一道闪电不偏不倚居然落在正装逼说狠话的他的脑门上,他当场毛发直立,电弧缭绕,浑身焦黑冒烟,然后直挺挺如同电线杆一样倒下,在昏死过去之前,他听到自己喊了一句我勒个去,最后才听到校花颜奴奴的纯银尖叫和围观同学的溃败惊呼。
  
  不管怎么说,被雷劈传说是人品问题。
  
  他从来天生胆小,又萌又纯,偏偏只学别人装了一回逼就被雷劈,哎,简直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他能想象到他到学校之后的悲催情形,全校的师生肯定会拿异样的眼光看他,他将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调笑的笑柄!
  
  想到这一点,杨天叹了口气,满脸沮丧。
  
  “小兔崽子,别想再装病忽悠你老妈,医生都说你全好了,还有,四个月时间不到就要高考,你今天必须给我打起精神乖乖去上学”
  
  老妈放下手中要洗涮的碗筷,然后瞪起眼珠子,一脸不满。
  
  “老妈,我怎么是忽悠您啊,您逼我这么紧,我还是不是您亲生儿子啊?”
  
  杨天忍不住对老妈翻起大白眼。
  
  可知子莫若母,对方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瞪着眼睛说:“真是反了天了,装,你再装,小心我揍你”
  
  看着老妈用毛巾擦掉手上的水迹,杨天就知道老妈要使出揪耳朵的杀手锏了。
  
  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他可不想再让娇嫩的耳朵受虐,忙嘟囔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去还不成嘛”
  
  杨天知道自己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迅速拿了书包硬着头皮出门。
  
  事实上,他并不是迫于老妈的淫威,而是内心自发觉醒。他一想到老爸老妈直到今天还为他的学习操心,他就不忍心再拂逆他们。
  
  老妈刘淑娥,是制衣厂的一名普通制衣职工,而老爸杨同德,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也仅仅混到私营企业的一名保安队长。父母为了拿到微薄的工资而每天起早贪黑累死累活的工作,如果他还再三拂逆,那就太不孝了。
  
  杨天读的是市二中,出了名的省重点中学,因为中考的时候成绩差了十来分,老爸老妈就找关系托人情,最后还毅然掏了两万块钱择校费这才让他上了这所省内闻名的市二中。
  
  父母的良苦用心,有时候他做梦都会感动得流泪,只是,他天生愚笨,学习怎么学都学不好,每天端起书本不是头痛就是犯困,怎么都学不进去,而且上了二中之后,学习跟不上其他的学生,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垫底,积极性更是大受打击,两年的学渣生涯已经令他神经麻木,可以说在学习上,他绝对领悟到了“有心无力”这个词的深刻含义。
  
  久而久之,他对成绩免疫,对同学的冷眼嘲讽也都无所谓了,用老师的话来说是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不过,这一次被雷劈,他差点儿就去见了马克思。
  
  他是死过一次的人,脑子也彻底转过弯来想通了,他决定用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对父母的孝顺,对老师的尊重中去。在家里听老爸老妈的唠叨,在学校,听老师嘱咐,总之,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摆脱倒数第一的学渣身份!
  
  况且,他还记得在校花颜奴奴面前说了狠话,把学习成绩弄上去,如果失言,那就太没面子了。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哥要努力,哥要翻身,要扬眉吐气”
  
  走出家门,他咬着牙挥动拳头大声地自我鼓励。
  
  这时,隔壁家的门咯吱一声打开,夏雪儿从里边出来,笑嘻嘻说:“不错啊,小天,我在家里都能听到你的豪言壮语,看来你精气神还不错,今天是你第一天上学,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杨叔和刘姨会为你的改变高兴的,姐姐我也没白担心你一场……”
  
  夏雪儿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邻家姐姐,只比他大了两岁,别看对方年纪才十九,但是却比他早熟得多,中专毕业以后就进了市内有名的五星级酒店鼎盛大酒店工作,由于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工作能力又极强的缘故,如今职位已经升至大堂经理,大小也算是一名领导了。
  
  夏雪儿人不仅漂亮,而且为人亲和,与人为善,对他们一家更是极好,能照顾的从来都不遗余力,平时总是督促他的学业,生活上也从来是能帮就帮,几乎是他的亲姐姐一般,在他遭雷劈之前,整个寒假也都是夏雪儿为他补习功课,遭雷劈之后也隔三差五的去医院看他,在家休养的一个多星期里,也常过来慰问,真是无微不至。他甚至听说自己的医药费不够,她还帮着垫了五千多块钱。
  
  杨天看一身紧身收腰小西装的夏雪儿出现,眼睛一亮,嘿嘿笑说:“雪儿姐,是你呀,这些天真谢谢你了,对了,你这么早就去上班么?”
  
  夏雪儿莞尔一笑:“我都是两班倒,这么早去上班有什么奇怪的,以前不都这样的么?我说你是不是被雷劈糊涂了?”
  
  杨天尴尬地挠头:“嘿嘿,是有点糊涂。”
  
  “哦?”夏雪儿没想到杨天坦然的承认,不由一愣,随即担忧说:“刘姨说你好了,难道你身体还有什么问题么?”
  
  杨天顿时有些紧张,回头张望了一眼,忙对夏雪儿嘘了一声:“雪儿姐,别那么大声,小心被我妈听到又该着急了……”
  
  “哦,那你老实告诉姐姐,你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夏雪儿小心翼翼的同时一脸紧张。
  
  杨天看她被自己唬住的可爱模样,感觉很温暖,一边亲昵地拉着她柔软的手往外走,一边凑在她耳边细声说:“没事没事,只是脑袋还有些昏沉眩晕,过几天就好啦。”
  
  夏雪儿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处子芳香,十分沁人,他每次靠近,都忍不住嗅上两口,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凑近她身体嗅了两下,心旷神怡。
  
  “又使坏是吧?”
  
  夏雪儿手一伸,直接拧上他的耳朵:“跟你说了多少回,别老往姐姐身上又靠又闻的,也不知道害臊”
  
  “停停停……雪儿姐,我知道错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杨天呲牙咧嘴地连连讨饶。
  
  “哼,都能占姐姐便宜了,看来你身体是全好了?”
  
  夏雪儿手上不松,反而加了两分力。
  
  “是是是……我身体全好了,雪儿姐,您慧眼如炬,再饶了我这一次吧……”
  
  杨天伸手去掰她扭自己耳朵的手,很快就把她的手掰开,忙轻揉着通红的耳朵直抱怨:“雪儿姐,你怎么真下狠手呀,耳朵被你扯掉了怎么办?”
  
  “嘿嘿,你就装吧,我下手有分寸”
  
  夏雪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杨天咧嘴一笑:“雪儿姐,其实吧,我就喜欢被你拧耳朵,一天不拧我就会想念你的纤纤小手,嘿嘿”
  
  “真是油嘴滑舌!”
  
  “什么嘛,是嘴巴甜好不?我老妈说的。”
  
  “行了行了,管你是什么,走吧,我带你上学去。”
  
  夏雪儿不想再听他东拉西扯,看了看手表,拽着他出门。
  
  “小天,你实话告诉姐姐,身体真的没事了?”
  
  上车之后,她似乎还有些担心,忍不住再次询问。
  
  杨天不想夏雪儿担心,所以他根本没有说实话,事实上,他不止脑袋出了问题,而是连身体机能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异。
  
  其实,在医院和家里休养这半个月时间里,他就发现自己的五感变得比以前敏锐许多,他觉得自己被雷击中让他产生了变异。
  
  五感增强了,耳朵听到了以前听不到的细微声响,鼻子也变得如狗鼻子一样灵敏,眼睛似乎也有了红外线的热感视觉功能。
  
  这一切并不是他的幻想,而是身体真真切切已经发生的变化。
  
  而且,除了五感之外,他还感觉自己的身体灵活度大大增强,譬如跑步,虽然跑起来没有闪电侠一样妖孽,但是却比以前跑得快了一倍不止。
  
  当然,在确认了这些变化之后他吓坏了,他甚至不敢跟任何人讲起,内心经过一天一夜的挣扎和天人交战之后只留下莫名的惊喜。
  
  以前的他实在太平庸了,平庸到令他沮丧失望,如今他变了,不管这种变化暂不知是好是坏,反正总比之前的平庸要好得多,因为他知道与众不同本身就是一种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