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绝色邻家姐姐 > 第003章 让他死了这条心!

第003章 让他死了这条心!

“胖子,我得罪人?得罪谁了?”
  
  杨天满脸狐疑。
  
  他知道自己得罪老天了,否则老天也不会拿雷劈他,不过要说得罪人,自己得罪谁了?
  
  吴胖子白了他一眼,他真是屁服杨天,做了得罪人的事却一点没有觉悟,真是醉了。
  
  他自然不想看杨天四处树敌,忙解释说:“你看啊,本来班上和学校里都有一群喜欢颜奴奴的男生,你当着他们的面向颜奴奴告白,那简直是敢想敢做的大英雄啊,但是……你想呀,你这般神勇岂不是让他们显得更加胆小更无能没面子么?那群废物点心喜欢颜奴奴却不敢说,而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拔了头筹自然三百六十度看你不顺眼啦,你不是得罪他们是什么?”
  
  杨天的脸顿时黑得像天边的乌云,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不假,可被拒绝也是事实,算拔个屁的头筹?
  
  转念一想,胖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他不禁嘀咕起来:“难怪我一进学校,那群人不仅看我笑话,还冷嘲热讽的,原来是嫉妒我……”
  
  吴胖子一脸得意,暗忖你总算开窍了,随后又满脸愁容想起什么似乎的说:“对了,嫉妒你是一方面,另方面就是要诋毁你,偏偏你告白的时候被雷劈,这回好了,连诋毁你的理由都有了。”
  
  “什么意思?”杨天虽然意识到什么,还是习惯性问了一句。
  
  “嘿嘿,这意思还不明显嘛,说你告白惹得天怒人怨呗,要不然雷干嘛劈你?”吴胖子满脸理所当然,想了想又说:“当然,还有人说你装逼遭雷劈,反正不管怎么说,你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喽……”
  
  杨天撇撇嘴,他可不怕,反正也被鄙视惯了,也不在乎再多几个人鄙视,就像身上的虱子多了不痛不痒一个道理。
  
  “我不在乎,反正我已经成了全校的笑柄,爱咋咋滴……”杨天皮笑肉不笑。
  
  吴胖子却突然担忧道:“我知道你不在乎,可颜奴奴的感受你一定在乎吧,现在她可不好过,同学们除了鄙视你,也在议论她。”
  
  “议论颜奴奴?为什么要议论她?”
  
  杨天莫名一凛,自己犯错怎么能连累心中的女神?
  
  吴胖子嘿嘿一笑:“告白的虽然是你,但是颜奴奴也是被告白的一方,被议论不是很正常嘛?只是,她本来就不喜欢被人议论,现在恐怕是恨死你了,我看啊,你最好找机会跟她道个歉什么的,否则,你以后恐怕一丁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机会?杨天苦笑,自己虽然长得不难看,可就是个大学渣,而对方呢?是出了名的校花,还是个大学霸,自己又何曾有过半点机会?也只有胖子看得起自己,认为自己不比别人差,觉得自己有机会罢了。这胖子嘴虽然碎了点,但是也只有他是自己真正的铁哥们啊。
  
  杨天心思一转,觉得有一点胖子说得没错,那就是自己必须跟颜奴奴道个歉什么的,虽然她拒绝了自己,但是自己给她带去困扰也不假,做人嘛,该厚道还是得厚道,做错了事该道歉还是得道歉。
  
  他想了想,忙拿起笔在小纸条上写了几个字,递给吴胖子,还顺势朝颜奴奴撇撇眼,吴胖子会意,嘿嘿一笑,悄声说:“放心,我替你传过去。”
  
  传纸条是学校里最流行的沟通方式,不管是课间还是自习,或者上课,所有人都默认了以纸条传话。
  
  吴胖子起身,十分愉快的走到颜奴奴旁边,装着路过的样子随手把纸条丢在她桌面,最后又装作什么都没干的样子返回来,朝杨天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颜奴奴很苦恼,几个月前宣布自己绝不谈恋爱,因此杜绝了很多关注,平息了很多的议论,但是没想到半个月前被名不经传的杨天当众告白,又把自己又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她讨厌被人关注,讨厌被人喜欢,讨厌被人议论,难道就因为自己长得漂亮,就非要被男孩子时刻关注么?还让不让自己好好学习好好静静地呆着了?
  
  突然看到桌上飞来的小纸条,她忙抓在手里,抬头看了丢纸条的吴胖子一眼,又回头望向刚刚来校的杨天,她知道,吴胖子不过是一个帮忙递纸条的人,而写纸条的绝对是这个杨天!
  
  虽然跟杨天同为班里的一员,但是她对杨天的印象真的不深,只知道他平时沉默寡言,学习成绩一直都在班里的下游,如果不是两个星期前他突然跟自己告白,她几乎都不知道班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二中的高中部每一届都有十八个班,每个班有五十多到六十人左右,到了高二都是要把原班级打散分配文理科班,她就是在高二的时候分到了二班,杨天肯定也是在那时候从别的班级打散分过来的,否则她不会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回头看去,只见杨天原来是偷偷看着她的,因为自己转头望去,对方才腼腆的把头给转开,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更越发让她知道纸条是对方所写。
  
  颜奴奴苦恼又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打开纸条,如果是平时,这种纸条早就被她扔进了垃圾筐,但是这个杨天明显是有特别的话对她说,半个月前杨天向她告白,然后莫名被雷劈,当时就把她吓得够呛,这半个月来,她担心得要死,好不容易把杨天盼来上课,知道了他平安无事,不安的心才放回了肚子。如果此时轻易把他的纸条扔了,自己恐怕一整天都会牵肠挂肚惴惴不安。
  
  她咬咬下嘴唇,拆开了纸条一看,上面写了一行小字:“对不起,害你被人议论,请原谅我的鲁莽……”
  
  她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过分的话。
  
  刚想把纸条揉了扔掉,同桌蔡小菲已经咦了一声,然后嘿嘿笑着凑过脸来:“奴奴,怎么了?”
  
  蔡小菲看到颜奴奴手上的小纸条,手疾眼快的把它抢在手里,凑趣说:“原来是有人给你传了小纸条呀,我瞧瞧,又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来骚扰你。”
  
  “小菲……别看了……”
  
  颜奴奴知道蔡小菲的个性,说好听了是直爽,说不好听就是泼辣,而且她对自己一直处处维护,多少有点关心则乱,如果让她知道写纸条的人是杨天,说不定又会闹出什么事来。
  
  蔡小菲不理会颜奴奴的劝阻,抓着纸条扬手避开,同时笑道:“不行,奴奴,我就是要瞧瞧,别不好意思嘛”
  
  说着已背身打开纸条,看到一串歪歪扭扭狗爬式的字迹,她认识这个字迹,如此丑陋的字体不是杨天的又是谁的?
  
  尽管上面写着“对不起”三个字,但是她觉得这不是道歉,而是试探和挑衅。
  
  况且“原谅我的鲁莽”这是什么话?错了就是错了!难道他害得奴奴提心吊胆半个月仅仅因为他一时鲁莽?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种道歉太没有诚意太令人气愤了!
  
  “奴奴,怎么又是杨天这个家伙?他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行,我必须替你教训教训他,让你出了这口恶气,还让他死了这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