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绝色邻家姐姐 > 第059章 吴胖子的肥胆

第059章 吴胖子的肥胆

杨天回到家,洗了一个冷水澡,让纷乱的思绪和躁动的心绪沉淀下来。
  
  整整一个上午,杨天都在做数学题,做累了就拿政治来看,数学需要的是逻辑,政治需要悟性和记忆,两者交叉复习,效果杠杠的。
  
  中午吃过饭,他正在考虑是不是睡一觉,吴胖子傻乎乎捧着一袋包子敲开了他家的门。
  
  胖子中午饭就吃包子,一个人干掉了八个,杨天也终于知道他长得像包子的原因。
  
  “胖子,你来找我不是专门勾起我的食欲的吧……有什么事就快说,我还要睡觉呢。”
  
  杨天有些好奇,这个死胖子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否则,他们天天见面早就见烦了,他怎么还会在周日来找自己?分明是有事。
  
  “嘿嘿,还是你了解我呀……”
  
  吴胖子神秘一笑,说道:“小天……你知道么?我今天早上打电话查了,那个赵翼真的进了医院,不过,他好像没什么大事……”
  
  “哦?那又怎样?”杨天还是不明白这个死胖子到底想说什么。
  
  “嘿嘿,小天你看,我今天早上刚买了一个新手机,华为的,把我全部的钱都花光光了……我现在穷啊,你看我现在有赵翼的禁照……咱们是不是再去弄点钱花花?”
  
  吴胖子一脸谄媚和诡异。
  
  杨天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死胖子没钱了,想打赵翼的主意,想从他身上弄钱,说简单点就是要敲诈!
  
  真他奶娘的胆肥呀!
  
  杨天看着吴胖子的胖脸,还有他一脸无辜样,不由感慨。
  
  赵翼是副省长的公子,对方不来找他们的麻烦就阿弥陀佛了,这萌货居然想着去敲诈他?这脑袋瓜子到底怎么想的?
  
  “不行。<>”杨天立马拒绝,他可不想再弄出什么大事件,要是一个弄不好,自己真会被学校开除,那还怎么参加高考,怎么上大学?
  
  现在可不比从前,从前他可以破罐子破摔,但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他绝对是金罐子,就凭他过目不忘的本事,靠什么大学不是手到擒来?!
  
  “胖子……马上就要高考了……咱们不能因小失大……冒着被学校除名的风险啊……”
  
  杨天决定对胖子循循善诱地规劝,胖子现在就是一只正在走入歧途的羔羊,自己身为他的哥们,肯定不能见死不救,绝对要拉一把。正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还有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说的都是劝人向善。吴胖子本性原就善良,怎么能让他误入歧途?
  
  吴胖子还一脸不服气:“为什么呀?你看啊小天,我有禁照,这是多好的机会啊,那家伙绝对要就范啊,而且赵翼本来就忒不是东西,咱们敲诈他那叫取不义之财……古时候,咱们这种人叫侠士……侠士懂不?”
  
  妈丫,还侠士,理论真是一套一套的。
  
  看来不止胆肥,还有梦想。
  
  不过,自己可不陪他疯!
  
  “哎呀,胖子,我说你什么好啊……这事千万不能干……敲诈是犯法的……我可不想这么堕落,不想去坐牢……”
  
  杨天死活不松口,这事开不了头,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那么离铁窗生涯也不远了。
  
  吴胖子看杨天十分抵触,也不勉强,想了想说:“行吧,你不想挣钱那就算了……那胖爷我走了……”
  
  看着吴胖子郁闷的离去,杨天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死胖子还真敢想。<>
  
  杨天很快就忘了这个事,索性连中午觉都不睡了,拿起政治课本翻阅记忆。
  
  吴胖子出了杨天家,越想越闷闷不乐。
  
  “完蛋了……完蛋了……没钱下次怎么请范月月和聂无霜吃肯德基啊……上次离开的时候都说好了,时常出来聚聚的,要是没有钱,这么好的机会就白瞎了……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让女孩子出钱啊……虽然聂无霜不缺钱,可这关系到面子问题,打死都不能丢面子呀……都怪小天,胆小怕事……算了,他不想干,我自己来干,反正弄到了钱我也不会吃独食,也会分他一半的……”
  
  吴胖子越想越兴奋,觉得十分可行,想着:“对,就这么干,到时候把钱拿到手分小天一半,他肯定不会说什么的,不过该怎么敲诈好呢?自己干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才行……如果威胁赵翼那个愣头青,估计他也不会心服,就算他愿意吃这个哑巴亏恐怕也没有那么多钱……对了,他老爸是副省长,都说官越大越好面子重名声,我把禁照发给他,他绝对不会声张的,敲他区区两万块钱他肯定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哈哈……就这么干……”
  
  吴胖子真是屁服自己到了极点,脑袋瓜一转,居然会想出这么妙的计策来,他感觉自己把所谓的高官心态剖析得清清楚楚,敲诈已经算成功了一半了。
  
  杨天温书又温了一个下午,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感觉饿得比平时都要快,饭量大,饿得快!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说明他身体的变异需要更大的能量。
  
  而现在又没到吃晚饭时间,他不知自己该不该出去打打野食,祭祭牙。
  
  刚到客厅,就听到厨房传来窃窃私语,他竖起耳朵一听,居然是老爸和老妈在说话。
  
  “老杨……公司怎么会辞了你呢?你都为他们工作了二十多年了,没有辛劳也有苦劳,怎么能说辞了就辞了?”
  
  老妈刘淑娥愤愤不平,语气之中还带着担忧。<>
  
  “这也不能怪公司,我毕竟也老了,身体不行了……做安保这一行,要的就是身体,我现在连熬夜都熬不了,工作是做不好了,再说我要是不退下来,不给新来的退伍军人让路,那些人又怎么办?”
  
  “老杨,你怎么帮着公司说话?是他们要辞退你,不是你自愿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公司也给我工龄买断,他们能给我工龄买断已经很不错了……就是恐怕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工龄买断的钱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拿到手,而我又丢了工作,收入减少,家里的开支就紧张了……”
  
  “老杨,别担心这个了,家里还有点积蓄,暂时还饿不到我们……我就是担心小天,他要是知道你丢了工作,会担心的,恐怕也会影响到他的学习……”
  
  “那就暂时先不告诉小天,小天现在长大了,懂道理了,我看他这些天就像变了一个人,懂得努力温书了,我倒并不是很担心他,我相信咱们的儿子会理解的……”
  
  杨天听着老爸老妈的对话,大吃一惊。
  
  老爸竟然没了工作!这可是大事,会影响到家里的方方面面,凭老妈一个人在制衣厂工作,养家就更辛苦了。
  
  杨天偷偷溜出家门,长长叹了口气,心中不禁开始忧心忡忡。就像老妈说的,他确实担心,钱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老爸工作了一辈子,突然赋闲下来肯定有诸多不适应,闲赋在家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