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1章 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第1章 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14年前,她在大年初一的夜晚被抛在孤儿院门口,那夜晚暗淡无月,于是取名“朔月”,无姓。(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
  
      朔月仰起头,在尖锐的嘲笑声中,泪水迷蒙了她的双眼。
  
      男孩手里握着一根棍子,而棍子的另一端挑得高高的,垂下一根钓鱼丝,紧紧地悬吊着一只黑猫的脖子,那只黑猫一动不动,身子随着调皮男孩的晃动而一摇一摆,鲜血一滴一滴往下滴,滴在朔月还没有写完的作业本子上,顷刻间,晕开了一片。
  
      “小可……”朔月颤抖着、轻轻地呼唤,不敢相信亲爱的小伙伴在眼前被无情谋杀的事实!
  
      她伸出手,想去把黑猫抱下来。
  
      但是棍子一摇,黑猫的尸体一下子就甩到了另一边。
  
      “哈哈哈!!!”周围爆发出一片哄笑,是那么的刺耳。
  
      “你把小可还给我……”她哭着离开座位。
  
      男孩哈哈笑着,把棍子背在肩上,灵活地在教室里跳过一张张椅子。
  
      她追了过去,一路磕磕绊绊,雪白的肌肤撞出不少瘀痕。然而,她始终追不上男孩,总是离黑猫有着五步之遥!
  
      耳边充满了同学们的哈哈大笑,没有一个人帮她,所有人都将她当做一场好戏!
  
      所有人都在嘲笑她,只是因为她和其他同学不一样,她没有父母,也不知道父母是谁!
  
      所以,她就活该被欺负?
  
      不,不该。
  
      她停下来,气呼呼地站在第二排过道中,冷冷地盯着那提着黑猫尸体的男孩子。
  
      男孩很快就发现了朔月没有追上来,他“咦”了一声,停下来,回头看了一下。他们之间隔着一排双人桌椅,很是安全。他坏心眼冒上来了,朝朔月探出身子,将黑猫尸体提到朔月的面前,调笑着:“小杂种,你来啊,来啊……”
  
      朔月不为所动,只是死死地盯着这个人,记住他,记住他曾经是如何欺负自己的!
  
      男孩更加放肆地凑近一点,晃着黑猫的尸体去拍拍朔月的脸颊,见她仍然一动不动,就忍不住地把平常经常说的话挑出来:“小杂种,没爹没娘的小杂种……”
  
      “王小明!!”一声尖锐的叫声打断了教室的喧闹声,所有人都愣了,就在男孩失神的时候,朔月忽然踩着椅子,跳过两排桌椅,朝男孩狠狠扑了过去!
  
      一下子,两人撞翻了桌椅,男孩的脑袋磕到了第一组的桌角上,一下子磕出了血。他摸了摸脑袋,看到手指尖上的鲜血,痛苦感席卷而来,他抖着腿,吓破胆子地惨叫:“血——!”
  
      他的声音被打断,朔月像是发疯似的,骑在他的身上,小拳头拼命地砸到他的脸上,打还打不够,朔月还抓起他的衣领,拼命地把他的脑袋吵椅子角磕去,磕得他头破血流!
  
      许久,同学中有人回过神来:“快!朔月发疯了!快叫班主任来!!”
  
      半个小时后。
  
      朔月和王小明一起站在了班主任办公室里,班主任是一个时髦的性感美女,而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具黑猫尸体,一具被钓鱼丝吊在竹棍上的尸体。
  
      班主任一拍台:“说!究竟是谁先动的手?”
  
      王小明吓了一跳,怯怯地抬起手指,指了指朔月。
  
      朔月大眼睛里噙着泪珠,紧紧地盯着桌上的黑猫,但泪水就是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班主任看她这个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朔月,你说你为什么要打人?”
  
      “王小明杀死了我的朋友!”朔月委屈地说,嗓子像是被泪水泡过一样,沙哑了。
  
      班主任一巴掌扇了下去,朔月白净的小脸上,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一个比脸还大的红色手掌印。班主任往她身上吐了一口口水,说:“一只猫而已,能和人命比吗?要是你把王小明打死了,我怎么跟他爸爸妈妈交代?怎么跟学校交代·?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一个女孩子,竟然学男生打架?还把人打出血了?朔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人命关天?你爸妈没教你……不,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爸爸妈妈是谁!果然是个没教养的野孩子!”
  
      越说越气,班主任抬手就朝朔月弱小的身子上打去,打了几巴掌之后,她觉得手都被朔月的骨头给硌得疼了,干脆拿起桌面上的教科书朝朔月打去。朔月也不吭声,不管身上有多疼痛,她就是咬紧嘴唇不喊疼!
  
      这些欺负她的人,她会把所有人的样子都记在眼里,不管是一年、还是十年,总有一天,她会报仇的!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常老师?”
  
      班主任这才停了下来,看清来人,马上换上了温柔的笑脸:“小明的爸爸呀?你总算来了!来,小明,跟我去见爸爸。”说完就温柔地牵起王小明的手,领着他朝男人走去。
  
      朔月见他们都走了,她原本把自己当做木头人,任打任骂,这个时候立马变得机灵起来了。她一边看着班主任站在门口和小明爸爸说笑,就迅速地把缠在黑猫脖子上的钓鱼线解下来,然后把黑猫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与全世界斗争的倔强模样在黑猫拥进怀里的一刹那变得的温柔了。
  
      她轻轻地抚摸这黑猫再也不会动弹的身子,轻轻地说:“小可,我们回家!”
  
      她猫起腰,蹑手蹑脚地朝窗户走去,就在经过班主任电脑桌面前的时候,她发现班主任的电脑是开机的,于是一个主意从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她看了看班主任,班主任一直在门口和小明爸爸说话,背对着她,于是她赶紧地把班主任电脑里的图片文件夹找了出来,当她打开看见班主任在办公室里与校长抱在一起的十八禁照片之后,她勾起了报复的微笑。
  
      鼠标轻点,她将这些照片发到了学校论坛上,这才抱着黑猫爬上窗口离开。
  
      就在她一脚跨在窗外,一脚还留在办公室里面的时候,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逃跑,大吼一声:“朔月,你敢跑,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朔月调皮地冲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笑容灿烂地跳出了窗口。
  
      她抱着黑猫朝校门口跑去,嘴角笑着,可是眼泪却一直在风中横流。
  
      小可,人心都是偏的,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
  
      这个世界没有人的心是偏向我的,但如果有一日,我碰上一个为我偏心的人,哪怕是偏那么一点点,我也愿意用我的生命去讨他的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