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2章 从此以后,我就是她的家

第2章 从此以后,我就是她的家

    班主任追到窗口,看着那小小的背影在视野里越跑越远,她气急败坏地冲那背影大吼:“朔月,你有种别回来!别以为你没爸爸妈妈,就没有人能管得了你,你这小杂种!”
  
      但是朔月却不听她的,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她喊不回朔月,于是气呼呼地走回到小明爸爸的身边,当她回到小明爸爸的面前的时候,立马换上了和蔼的微笑。她不安地搓着手,尴尬地说:“真的不好意思呀,王先生,让你的儿子在我们学校里碰上这样的事情。刚刚那女孩子是个孤儿,就是有娘生没娘管的野孩子,我们管也管不住她。你儿子伤成这个样子,我们也找不到那女孩的爸妈来赔医药费,这样吧,医药费我们学校赔付一半?”
  
      小明爸爸心疼地抱着儿子,看着他已经简单处理过的伤口,但仍然是掩盖不了对朔月的憎恨:“那野杂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爸没妈,就该扔到街上去做乞丐!你们学校是怎么一回事呢?竟然还让这么没家教的野杂种进学校里来读书?”
  
      班主任尴尬地笑着:“这不是九年义务教育嘛……”
  
      这个时候,有个男人走了进来,敲门问:“请问,朔月在这里吗?”
  
      当班主任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的时候,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因为这个男人长得太英俊了!
  
      他穿着小西装,显得彬彬有礼,那气度就像是画里面走出来的贵公子一样!
  
      班主任的眼睛里一下子刷出了两个金钱的符号,她忍不住想:这个人一定很有钱,我长得这么美,说不定他会对我一见钟情,进而展开疯狂的追求,然后我们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最后我们步入人生礼堂……那个秃顶校长,让他见鬼去吧!
  
      班主任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凑上去对西装男人说:“先生,你找朔月做什么?那野小孩是不是也欺负你的小孩了?没事的,我以后会好好管教她的,唉,这没爹没妈的孩子就是这样子,都怪她爸妈把她丢在了孤儿院门口……”
  
      男人微笑着用一根手指推开了班主任想要凑近的身体:“从此以后,我,就是她的家人。
  
      老师请自重。”
  
      班主任僵化了。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其他位置上的老师忽然“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异常的喧哗声让班主任变得不安起来,有个男老师站起来冲班主任说:“常老师,你的果照曝光了!”
  
      班主任吓了一跳,赶紧冲到附近一个老师的电脑前,她看到了自己和校长在办公室里拍的那些十八禁火热照片,也想起朔月逃跑的路线正是从她的电脑面前跑过去的,一瞬间她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两眼一翻,活活气晕了过去。
  
      西装男人将办公室里的一切丑态都收在眼底,他摇了摇头,微笑着离开了。
  
      在走的时候,他从上衣的口袋里,夹住一张黄色的符纸,轻轻一抖,符纸张开,竟然是一个小巧的纸人。
  
      “去吧,把朔月找到。”他松开手指,那小纸人好像通了灵性一般,对他点点头,像是乘着清风一般,飘出了走廊。
  
      ***
  
      朔月跑到了学校门口,但是看着那啤酒肚校警,她怯缩了,这并不是她害怕什么,而是她们学校是半封闭式学校,不到周末,是不允许住校生外出的。她退后了几步,朝足球场跑了去,校门口她出不去,那她就翻足球场的那面矮墙爬出去,这种坏学校,她再也不要待下去了!
  
      她跑到足球场,把黑猫的尸体放进挎包里,朝手掌呸呸吐了几口唾沫,攀到矮墙上,一下子就跳了上去。
  
      就在她跨坐在矮墙上的时候,忽然有一张黄黄的纸飘了过来,盖在了她的脸上,遮挡住了她所有的视野。
  
      她始料未及,重心不稳,“啊啊啊”地惨叫着摔了下去!
  
      屁股一定开花!
  
      朔月捂着屁股,害怕地闭上眼睛!
  
      但是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同感,而更好像是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里?
  
      朔月不可思议地张开眼,当她看到眼前男人的面容的时候,一下子就惊呆了。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朔月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印象中,王小明是班上最好看的男生了,可是经常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女生们都喜欢他,所以就来欺负她。可是现在,她小小的脑袋瓜子里想不出来怎么去形容这个人的好看,但是她觉得比王小明还好看!
  
      “你为什么要救我?”朔月迷茫地问。
  
      男人放下她,微笑着将黏在她乌黑的头发上的小纸人取了下来,叠好,放回自己上衣的口袋中。他笑着说:“那你为什么要翻墙?翻墙很危险,女孩子不要做,知道吗?”
  
      朔月瞪他:“要你管!不过,你是谁呀?”
  
      男人说:“我叫白三叶,你爷爷叫刘烨,我这次来,是代替你爷爷带你回家的。”
  
      “我没有家!”朔月脸色一变,转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就被白三叶抓住了,她气呼呼地挣扎着说:“我没有家!他们既然在我一出生的时候就把我丢在福利院门口,现在就不要来找我啊!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我爸爸妈妈了!他们不配做我爸妈!”
  
      白三叶无奈地说:“可是抛弃你的是你爸爸妈妈,而不是你爷爷呀,你把火气迁到你爷爷头上,这样做也不对吧?”
  
      朔月停止了挣扎,想想,似乎有点道理。
  
      白三叶笑问:“那现在愿意跟我回家了吗?”
  
      “那……那就去看看一眼好了……”朔月支支吾吾地说。
  
      白三叶哈哈一笑,伸出手正要摸摸朔月的小脑袋,忽然看见她脸上那比脸都还要大的手掌印,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牵起朔月的手,对她说:“不过在回去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去做!”
  
      “什么事情?”朔月迷茫地问。
  
      白三叶微笑着说:“小朔月,你相不相信报应?”
  
      朔月马上摇头,换上了倔强的表情:“我不相信!”
  
      “为什么?”
  
      “在我很小的时候,院长奶奶一直对我说,要做好人,不要做坏人,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有报应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我长这么大,我想做一个好人,可是上天从来没有奖励过我什么,而那些坏人欺负我,可是老天爷也没有惩罚过他们!”朔月气呼呼地说。
  
      白三叶扑哧一笑,揉揉朔月的小脸,说起来也很奇怪,他的手掌心凉凉的,就在他抚摸上朔月肿痛的脸颊的时候,那又红又肿的手掌印渐渐地淡了下去,朔月也不觉得疼了,不一会儿,就变回了一个俊俏的小姑娘。
  
      白三叶说:“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