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章 44号棺材铺

第7章 44号棺材铺

    脸上暖暖的,是阳光晒到脸上的温度。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朔月揉揉眼,打个呵欠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被白三叶抱着,刚从车子上抱下来。
  
      她脸一热,自己都14岁了,是个大孩子,从来没有被别人当做孩子一样抱过。她羞涩地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白三叶笑笑,将她放了下来。
  
      朔月脚一沾地,查看了一下自己,背包还是沉甸甸的,小可的身体还在包里面,她这才能松了一口气。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有小可才是她最熟悉的小伙伴。
  
      她抬起头,眼前是一个店面,里面……
  
      摆放着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棺材!
  
      店铺之上横挂牌匾,上书:44号棺材铺!
  
      左联:莫胡为,幻梦空花,看看眼前实不实,徒劳机巧。
  
      右联:休大胆,烊铜热铁,摸摸心头怕不怕,仔细思量。
  
      朔月心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手一甩,想要挣脱开白三叶的手!
  
      不是说了要带她回家的吗?为什么将她带来了棺材铺!
  
      白三叶却紧紧地扣着她的小手,那一贯温柔的微笑此刻在朔月眼中变得森冷起来,原本晴朗的天忽然飘来一朵白云,遮住了日光。
  
      天地,一下子暗了下来。
  
      棺材铺里,吹出了缕缕阴风——谁都知道,风只在空旷的地方吹荡,吹到墙壁上就会被墙壁给挡住了,而房屋里是绝对不可能吹出风来的!
  
      白三叶温柔微笑着:“朔月,你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不能再回头了,跟我进去吧。
  
      ”
  
      朔月吃力地挣扎着,她气愤、而又惊恐地大吼:“你骗我!你说了要带我去见爷爷的,为什么却把我带来了棺材铺?你是不是想杀了我,把我装进棺材里?”
  
      白三叶扑哧一笑,说:“你这小脑袋,怎么会想这么多?我没有骗你,你爷爷就在里面!”
  
      朔月猛地打了一哆嗦!
  
      “我爷爷死了?是不是?”朔月瞪着他,冷冷地问。白三叶点点头。朔月呵呵笑了起来,说:“所以你就带我来见一个死人?人都死了,才想要来见我一面?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找我?死了才来找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我不会跟你进去的!你放手!”
  
      然而,白三叶却没有松开她的手,而是含笑着问:“我松手了,你能去哪儿?回学校,还是回孤儿院里面?”
  
      “天大地大,总有一个地方能容得下我!”
  
      “没有,除了44号棺材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你的落脚之处。”白三叶勾住朔月的肩膀,朔月不管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他的钳制,白三叶拥着她,闲庭阔步般,一步步走进了棺材铺里。
  
      越接近棺材铺,朔月就觉得越冷!
  
      棺材铺里面四处飘着说不清是烟还是雾的气体,将视野遮盖得模模糊糊。
  
      朔月的挣扎越来越弱,因为她已经踏入了棺材铺里,她放弃了挣扎,既然进来了,这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在棺材铺外看,明明是一间窄小的铺子,但是没想到,进来之后,她才发现这个棺材铺很大,一眼看过去,是数不尽的棺材。
  
      棺材上坐着人,但并不是每一个棺材上都有人。
  
      一人坐一个棺材头,绝对没有看见有一个棺材上坐着两个人。
  
      这些人是谁?是棺材铺里的店员吗?朔月想。
  
      笃笃笃……
  
      前方传来有规律的敲打声,像是敲木头的声音,可是,那真的是在敲木头吗?朔月想起前不久看的小电影,有个变态杀人狂魔,拿着榔头,对着人的头骨敲啊敲,那个声音,就和这个声音是一样的……
  
      她吓得抱住了白三叶的腰。
  
      白三叶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带着她朝那个声音走过去。
  
      “害怕源于无知,你之所以会害怕,是因为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当你揭开未知事物的神秘面纱,当你看清楚它究竟是什么东西之后,你,以后都不会再害怕它了。”白三叶说。
  
      朔月“嗯”了一声,睁大眼,那榔头敲一下,白三叶就带着她往前走一步,她的心脏就用力地跳一下,仿佛要突破胸膛跳出来!
  
      那究竟是什么声音?
  
      杀人?还是敲木头?
  
      忽然,那声音消失了!
  
      朔月的心跳似乎也停止了!
  
      白三叶很快就发现了她娇小的身子在这一刻变得很僵硬,他笑了笑,带她继续往前走。
  
      在走出第三步的时候,那声音又出现了!
  
      朔月倒抽了一口气。
  
      白三叶微笑着拍拍她的背,似乎是在安抚她。
  
      未知,才是恐惧的来源,只有弄明白它是什么,才不会害怕——白三叶刚刚对她说的。
  
      朔月咬紧嘴唇,脚步越发的坚定,她,一定要弄明白这个声音究竟是什么!
  
      渐渐的,眼前的雾淡了,朔月隐约看见,眼前两个人,一个棺材。
  
      一个人坐在棺材盖上,而另一个人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脸上摸着黑色锅灰,但是看得出来,那个人原本的肤色是很白皙的,有点从不晒阳光的病态的苍白。而这个脏兮兮的人一手扶着钉子,一手拿着榔头,在给棺材装钉。
  
      “呼……”原来那声音是有人在敲钉子,根本不是敲人头!朔月终于松下了一口气,抬起手,擦擦额头,竟是一手的汗水!她心想,白三叶说得对,只有弄清楚了究竟是什么,她才不会害怕。幸好她走过来了,不然,就会一辈子都以为这是一个杀人的声音,但实际上,是活人在敲钉子。
  
      白三叶带着朔月走到那人的面前,那人正好敲完一根钉子,弯下腰,从脚底的工具桶里找出一根长钉,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空洞冰冷的目光落在了朔月的身上:“这就是店长的孙女?”
  
      白三叶点头,“嗯”了一声,问:“其他人呢?”
  
      那人拿起钉子,钉子头放在棺材盖上坐着的人的大腿上,榔头也拿了起来。朔月吓了一跳,刚想对那人说别打,你会打伤人的!然而,那人却看着她,回答了白三叶的话:“都出去了,今天铺子里除了我,没有任何人!”
  
      然后,榔头一锤,穿过了棺材盖上的人的大腿!
  
      朔月叫了出来!
  
      棺材盖上的人若无其事,而长钉穿过他的腿的时候,一滴血都没有溅出来。
  
      他转过脸,对朔月咧嘴一笑,嘴角咧到耳根,而朔月看到——那个人,眼睛里全是眼白!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