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10章 死人爬出棺材

第10章 死人爬出棺材

    失去了纸人的作祟,朔月变得轻松起来,她把灵堂祭台上的祭品全都扫到地上,最后想起自己一天都没吃东西,这才从地上捡起一个苹果,吃起来。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她还想去砸了棺材,但是棺材已经上钉了,也许是那个钉棺材的人做的好事,也也许是他们早就预料到了朔月会破坏尸体,所以就提前预防了。
  
      朔月放弃了修理这个躺在棺材里的“爷爷”,转身去找出路,但是这个小灵堂真的是奇了怪了,连面窗户都没有,是一个完全的密封空间,门也打不开,被白三叶在外面反锁了。
  
      “我必须得在天黑之前,晚上11点之前离开这里,不然到时候鬼跳起来了,我可没有办法应付!”朔月喃喃自语。她推不开门,想起白三叶离开时叮嘱她说千万不要去触碰任何东西,14岁的孩子正处于叛逆的年纪,白三叶越叫她不要去触碰其它东西,她就越觉得这句话暗藏玄机,说不定在这个密封的房间里面,正暗藏着什么逃开的密道!
  
      于是她四处翻找东西,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她反而变得更有耐心了,因为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她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出乱子!
  
      终于,她拧动了墙上的一盏油灯。
  
      “咯……咯……”一面墙扭动,打开了一条暗道。
  
      这个地方果然有暗道,一定是通往外面的路!
  
      朔月想也不想就要钻进暗道里逃跑,就在从缝隙里挤进去的时候,她想到了什么,跳转过身来,从那棺材做了一个鬼脸:“你没养过我,就休想让我给你守灵,哼!”
  
      哪知,话音刚落,那棺材竟然猛烈得抖动了起来,好像有人在里面抖动棺材一般,甚至,还传出了拍打棺材的声音!
  
      “我就知道那该死的白三叶不会那么好心地让我平安度过的!”朔月恨得牙痒痒,赶紧在暗道力里忽然拍着暗道壁,寻找将暗门关上的机关,然而并没有将暗道合上的机关!
  
      眼见棺材的震动和拍打声越来越响,一根棺材钉慢慢地升了起来,那棺材露出了一条缝隙,朔月在缝隙中看到了一根干枯的手!
  
      他,在里面想要挣脱开棺材,前来找她!
  
      朔月尝试着在里面把暗门推合起来,但是暗门却纹风不动!
  
      “叮……”一颗沉重的棺材钉掉到了地上,紧接着,第二根也掉了下去!
  
      来不及了,她关不上这暗门,再多逗留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
  
      朔月放弃了合上暗门,撒丫子就跑,她跑起来就像风一样,奈何暗道里一点光亮都没有,她盲目往前冲,没跑多远就“砰”的一声,撞到了一堵墙!
  
      朔月被反弹回去,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时两眼在冒金星,脑子出现一片断层。
  
      原来是到了拐角处。
  
      朔月摸摸头,从剧烈的脑震荡中回过神来。
  
      “嗒、嗒……”拖沓的脚步声在黑暗中传来,像是踏在心坎上,朔月回头看,却只看见抬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那沉重的脚步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要追上来了。
  
      朔月忍住痛,扶着墙起来,她看不清前面的状况,但是她选择了一个聪明的办法,那就是顺着墙跑下去,准不会再撞上墙了。
  
      她不停地往前跑,而那拖沓的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远,当那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耳际的时候,朔月松了一口气,心想对方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毕竟是具死去的尸体,再行动起来肯定没有活人灵活。
  
      她停下来歇了一歇,继续摸索着朝前走。
  
      她的眼睛渐渐地适应了黑暗,可以看得见东西了,她走到尽头,哭了。
  
      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逃生的路,而是一条死巷子,在尽头处,只摆放着一个白玉净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走过去,拿起净瓶,叹了一口气,愁苦地对净瓶说:“喂,你是不是什么好宝贝呀?放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你一个,所以你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宝贝,对不对?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宝贝的话,拜托你,帮我摆平后面追上来的僵尸,还有那个坏人白三叶行吗?”
  
      十秒钟过后……
  
      鸦雀无声。
  
      “完全就没什么反应嘛,我还以为是阿拉丁神灯,有求必应呢!”朔月沮丧地地靠着墙说话,她刚想把净瓶放回原位去,去想别的办法脱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挤进了视野里。
  
      是一个老人。
  
      穿寿衣的老人。
  
      也是那个一直在追着她不放的“尸体”。
  
      朔月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路,只进不出,她又该怎么从一个鬼的手下逃脱出去?
  
      哪知,那具尸体看见她手中的净瓶,竟然摇起手来!
  
      他摇地很机械、很僵硬、很吃力,每摇一下,就传出骨头“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干树枝被折断的声音!
  
      他就站在离朔月十步远的地方,没有追过来,却只是摇手,再僵硬的面容上,竟然浮现出了惧怕、担忧的表情?
  
      “你害怕这东西?你希望我放下来?”朔月指着净瓶问。
  
      尸体垂下手,僵硬地点了点头。
  
      一个主意立马冒了出来,朔月指着来时的路,壮着气说:“你让开!我要出去,你不让,我就打破这个瓶子!”
  
      尸体无奈,一寸寸地挪动脚,贴在墙上,让开了一条路。朔月捉着瓶子,她害怕尸体会突袭自己,一直把瓶子拿在面前,当她靠近尸体的时候,她把瓶子举出来,那尸体很害怕瓶子,立即退后了一步,朔月赶紧趁着他退缩的时候,从他的身边飞快地溜了过去!
  
      逃脱了困境,她拔腿就跑,但跑了几步,又觉得很不甘心,她被骗到这个鬼地方来给鬼守灵,怎么可以什么都不做,就马上回去?
  
      她回过头,当着那尸体的面,把净瓶狠狠地往地上一砸,然后转身就跑!
  
      在转身的一瞬间,她看到那尸体充满惊恐的表情,她来到这个鬼地方,所有的委屈全都烟消云散了!
  
      而,没跑几步,朔月撞上了一团黑云。
  
      那黑云里传出一个嘶哑而深沉的声音:“是你,放我出来的?”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