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15章 抢劫影子

第15章 抢劫影子

    身穿红衣、饱含怨气而死者,在死后将会化成厉鬼索人性命!
  
      朔月这才想起来这件事,她吓得小脸苍白,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问道:“等等!就算你是厉鬼,你也不能够不讲理吧?我并没有害你,也不是你的仇人,而且我还帮你画眉了,按理说,你应该……应该是平等交易,你应该满足我的一个需求!”
  
      女鬼呵呵笑,手里握着镜子,她的眼珠子猛地转了起来,竟然充满了鲜血,并且还冒着血光!
  
      鬼街的鬼都是踮着脚尖飘的,但是这个女鬼的脚后跟却是完全着地的,走一步便从脚步里散出暗红色的的光,就像是踩出来的一样。(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原来,这个女鬼的怨气实在是太沉重,以至于她的脚能砰地。
  
      朔月倒退走了几步,磕磕碰碰的,弄出了不少声响,她慌乱地说:“等会儿!你至少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吧?”
  
      “因为你给我画眉了。”女鬼说。
  
      朔月脸一黑,心想这多无理的说法呀!明明是她帮了她,没想到她居然因此而要杀她?太没逻辑性了吧?厉鬼这么凶,以后谁还敢帮厉鬼啊?
  
      她踉踉跄跄地后退出小巷子口,女鬼一步步跟了上来,朔月再也不管排成长龙的队伍的那些鬼了,她转身冲了出去,大喊“救命”!
  
      她一路跑就一路喊“救命”,那些排长龙的鬼转过头来,看见了她。朔月的出现扰乱了鬼街的宁静,不少鬼骚动起来,也有不少鬼发现了朔月,有一个尖锐的男孩子尖叫声喊了出来:“你们快看,她有影子,她是人!”
  
      幽绿色的鬼火将朔月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她有影子!快去抢她的影子!”有鬼兴奋地叫了起来。
  
      影子?
  
      关影子什么事?朔月吃惊地想,但是也正是因为鬼的那句话,其他的鬼都兴奋起来了,朝她追了过来。
  
      白三叶和那钉棺材的人从44号棺材铺里走了出来,瞧见她,白三叶冷着脸冲她招手说:“朔月,过来!”
  
      过泥煤啊,棺材铺就和整条街一样危险,她过去,等着白三叶把她做出白蜡烛,送给鬼吃吗?
  
      忽然听到背后有一个霸气的声音在吼:“滚!她是我的,谁都不许抢!”
  
      朔月擦擦汗,那霸气的声音可不是救她的,而是刚才那个要她帮忙画眉的厉鬼!
  
      她无奈,只好顺着这条看似直线实际上却是无限死循环的路不停地跑啊跑,她跑到原来和黑猫分别的地方,看见黑猫还在原地呵呵冷笑,她又气又急,要强的性格又让她拉不下脸来向黑猫求助。当她第二遍跑过棺材铺的门口的时候,她发现白三叶还在棺材铺门口冷冷地看着她,但这一次并没有再招手让她过去,而他身边那个钉棺材的人却不见了!
  
      她继续跑,跑了三圈,实在是跑不动了,再经过棺材铺的时候,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气喘吁吁地朝白三叶走过去,她整个人就像是在水里面刚捞出来的一样,全身都是水,拧一拧衣服,还能拧出一把水来。
  
      “不跑啦?”白三叶问。
  
      朔月摇摇头,她又累又饿,喉咙干得冒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忽然,她的脚似乎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她始料未及,“啊呀”一声就倒了下去。
  
      她跪在地上喘着气,转过头一看,看见那些鬼正在抓着她的影子,兴奋地撕扯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朔月的影子竟然被无数个鬼撕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东西!
  
      她的影子,被撕裂了?
  
      影子可以被撕裂?
  
      朔月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被鬼撕影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扭过头来,吞口水润润冒烟的喉咙,对白三叶说:“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的,你不能不管我!”
  
      白三叶说:“可是我并没有让你到处乱跑。
  
      ”
  
      朔月一听到“乱跑”两个字,更绝望、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拜托,她无缘无故被人骗来跟死人关在一起,你不害怕,她还害怕呢!不跑还留在原地,那才叫一个奇怪呢!她郁闷地喘着气,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
  
      白三叶问:“以后还跑吗?”
  
      “不跑了不跑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朔月悲愤交加地说。
  
      轮椅滚到她的身边,白三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朔月猛地擦了一把脸,手上全是水,说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白三叶好像变回了那个温柔的白三叶,把她扶起来,抱在膝上,并且从轮椅上挂着的小水壶递给朔月,朔月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喝完之后,她慢慢地缓过劲来了。她回过头,看见那些鬼还在撕扯她的影子,她的影子只剩下一点点了,踩在脚下像是快破烂的抹布一样,看起来可怜得紧,而那些鬼竟然为了抢别的鬼手中的影子而打起架来了。
  
      朔月问:“你怎么不制止他们呀?”
  
      白三叶摸着她的头说:“他们不听我的。”
  
      “啊?”朔月感到很失望,她一直以为白三叶就是这条鬼街的主宰者呢,这条街上的大鬼小鬼都得听他的,没想到却根本不是这样子。
  
      她无助地问:“他们抢我影子!我没有了影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呀?”
  
      白三叶安抚她:“别担心,再等等。
  
      ”
  
      “我会死吗?”
  
      “再等一会儿,别怕。”白三叶温柔地说。
  
      朔月根本不听,更加急躁地问:“等什么呀?”
  
      “再等一下。”
  
      朔月泄下气来,白三叶三缄其口,根本就不回答她的问题,她低下头,看看脚下那残破的影子,就忍不住沮丧。
  
      这,都什么破事啊!
  
      不一会儿,一个人从店铺里钻出来了,就是那个忽然间不见的钉棺材的人。他手里捧着一个积灰尘的小木盒,看起来很老很旧,还没来得及擦干净。他看见朔月,就把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块小木牌子递给朔月。
  
      白三叶示意她收下,并对她说:“拿着牌子,去和那些抢了你影子的鬼说,让他们快把影子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