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21章 黄泉1路小东家

第21章 黄泉1路小东家

    女鬼见势不妙,趁着朔月和黑猫说话的时候,爬起来就要逃跑。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而就在这个时候,明诚破门而出,看了朔月和黑猫一眼,便急匆匆地朝女鬼冲了过去:“妖孽,别跑!”
  
      明诚的速度很快,冲过去,抬手一撒,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的红色大网,撒到了女鬼身上。女鬼很害怕这个红色大网,看见大网的时候,脸色一变;当大网罩住她的时候,网住她的地方忽然爆炸了,炸得她血肉模糊,尖叫声不断。
  
      鬼的叫声是十分凄惨和阴森恐怖的,厉鬼的叫声就更加,朔月听得刺耳,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害怕,于是赶紧把耳朵给盖住了。
  
      她看见明诚和黑猫都若无其事地围观女鬼在地上打滚、哀嚎,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女鬼的叫声很凄厉吗?
  
      大网炸得女鬼气息奄奄,趴在地上,再也不动弹了,她合上眼睛,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明诚走过去,蹲在女鬼身边问:“现在你已经落入我的手中了,我随时可以让你魂飞魄散,你是要服从我的安排,保住一条鬼命呢?还是要魂飞魄散?你自己选吧。”
  
      女鬼咬牙说:“我走!”
  
      “还有朔月的眉毛,把朔月的眉毛还给朔月!”
  
      “我的眉笔……当初她是用眉笔给我画上眉毛的,也就只能用眉笔另一端的清洗液才能将眉毛换回去。”女鬼无奈地说。
  
      明诚问:“那眉笔呢?你放在哪里了?在不在你身上?”
  
      “在梳妆台第二个小抽屉里。”
  
      明诚马上转过头来,对朔月说:“朔月,还不去拿来?”
  
      “哦!”朔月回过神,赶紧起身朝屋子里面走去,她在进屋之前,犹豫了一下,对黑猫说:“我走开一下,但是你别走哦!我等会儿有话要对你说呢!”
  
      黑猫冷冷地看着她,没有应声。
  
      朔月急匆匆地走进屋子里,在梳妆台第二个小抽屉里面找到了她当时给女鬼画眉的眉笔,她走出来的时候,黑猫已经不见了。她四下张望,也没有找寻到黑猫的身影。“它又走了!”朔月跺跺脚,心想出门前,白三叶还交代她说要把黑猫找回去的,但是没想到,黑猫竟然说走就走,不,是连说“走”都没说一句,就离开了。
  
      她郁闷地搁下黑猫的事,拿着眉笔朝明诚和女鬼走过去,把眉笔递给明诚,说:“眉笔拿来了。”
  
      明诚接过眉笔,但是他鼓捣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用。女鬼对他说:“眉笔的一头是画眉的,另一头是清洗液,能把眉毛擦掉的。你只要在我的脸上涂去眉毛,那眉毛就会回到她的脸上了。”
  
      “好。”明诚把眉笔笔盖另开,一头是笔,一头是刷,想来那个笔刷上的水就是能擦去女鬼眉毛的清洗液了。
  
      就在明诚想要将女鬼的眉毛擦掉还给朔月的时候,女鬼忽然叫了起来,担心地说:“你……你要记住,只能擦掉眉毛!我只欠这个小姑娘眉毛而已!”
  
      明诚眉毛一挑,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说:“你的意思是,这个笔头是用来给你画五官的,而这个笔刷则是能擦掉你五官的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女鬼的惨叫声,划破黄泉1路的黑夜!
  
      ……
  
      5分钟之后,明诚把女鬼的五官擦得一干二净,他说这肯定也是骗别人画上去的五官,一旦她觉得画出来的不好看,她就去抢别人的鼻子、眼睛和嘴,所以把女鬼的五官全部擦掉,也算是对女鬼起的一个小小惩戒。
  
      在擦掉女鬼五官之后,明诚左手捏起了法诀,打在了女鬼的脸上,女鬼一声惨叫,在他们的面前消失了。
  
      “她去哪儿了?她又跑了吗?”朔月紧张地问。
  
      明诚笑着摇摇头,说:“不是,是我把她逐出黄泉1路了。这个送你吧,算是你来到第一次捉鬼的胜利品吧。”他笑着把眉笔递给朔月。
  
      朔月却不敢要,摇摇头说:“不要不要,我不要!这个眉笔是那个女鬼拿来做坏事的,我才不要呢!”
  
      明诚说:“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东西没有好坏之分,只是看使用的人是否能使用得当。”
  
      这么一说,朔月心动了,她低声问:“那这笔有什么用呢?能打鬼吗?”
  
      “一个小玩意罢了,总会到有用的时候的,先收着吧。”
  
      “谢谢!”朔月坦然地接下了眉笔,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明诚牵着她的手往棺材铺的方向走,在走回去的时候,朔月问:“对了,刚才那个女鬼说你是阴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阴差不是鬼吗?可是你明明是个活人呀!”
  
      明诚笑着说:“为阴间办事的人,通俗一点说是阴差,全称应该是叫做阴阳代理人,是专门处理阴间和阳间两方的事情。这为地府办事的,有阴差和鬼差,这两者都不是一样的哟,阴差是人,鬼差是鬼。”
  
      “白三叶也是吗?”
  
      “我们棺材铺的人都是。”
  
      朔月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她以后也算是棺材铺的一份子了吧?那她也是阴差了?
  
      明诚笑了笑,似乎默许了。
  
      “那,那你刚才和女鬼说你是来收房租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朔月问。
  
      明诚说:“我们棺材铺是阳间和阴间的交接点,在这条黄泉1路上,”他点了点朔月的鼻子,宠溺地说,“你是这条路的小东家,这条路上的居民都由你来管、你来负责,他们住在这里,就是要要交房租的。记得呀,以后每个月的14号,你要记得去收房租。”
  
      朔月睁大了眼睛问:“那是不是有很多钱呀?”
  
      “是很多。”
  
      朔月开心地拍起手来,激动地说:“那太好了,这条路上那么多鬼,那我岂不是就要成为百万富翁了?太好了,这样子我就可以买好吃的零食,还有买漂亮的衣服!太好了,我要做,我要做这个收房租的小东家!”
  
      明诚微笑,眼底里浮出一丝狡黠。
  
      对,收房租的的确很多钱,只不是,是冥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