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24章 黑猫

第24章 黑猫

    “怎么会是你!”朔月气愤地跳起来,她刚刚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对着一个黑猫磕头,拜它为师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她竟然拜一个小畜生做师父?
  
      黑猫蹲在台上,舔了舔爪子,问:“怎么,拜我为师不好吗?我比那老头厉害多了。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一点都不好,我不喜欢你,你抢了小可的身体,我就是要学习法术,把你这个可恶的鬼赶出小可的身体的!”朔月气呼呼地说。
  
      黑猫狂笑:“哈哈,那你试一下啊,让那个老头来打我啊,要是我赢了的话,我就是你师父,要是我输了的话,你就可以拜他为师。”
  
      “好……”朔月一冲动,就要接下黑猫的挑衅,但是她脑子转得飞快,马上改口说:“才不呢,就算你打赢了白三叶,我也不要拜你为师!我讨厌你,拜你为师,没有一点好处,出事的时候你根本就不会救我。”
  
      黑猫伸伸趾甲:“谁说不会的?”
  
      朔月外头:“你真的会救我吗?”
  
      “看心情。”
  
      “那你这样的师父,要了和不要有什么区别?我不要你做我师父!”朔月气呼呼地跺脚。
  
      这个时候,一双手搭上了朔月的肩膀,把她的火气压了下去,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明诚。
  
      “师父让你过去,他有话对你说。”明诚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朔月点点头,回头看了黑猫一眼,用力地哼了一声,这才走过去。她在白三叶面前停下脚步,含着泪,换上了委屈的小脸。
  
      白三叶摸摸她的脸颊,把她眼泪给拭去,对她说:“朔月乖,既然你都已经行过拜师礼了,那它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你就跟着它吧。
  
      不管你喊谁做师父,这里都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听到这么温柔的话语,朔月更加忍不住闹别扭了:“我不要它做我师父,我想要你做我师父。”
  
      “朔月,你还记得晚饭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话了吗?”白三叶问。
  
      朔月想起来,白三叶对她说,她的八字很轻,命格很弱,容易招鬼,不适合继承祖业,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那只黑猫就不错。可是她越来越讨厌那只黑猫了怎么办?今天黑猫打跑女鬼的时候,竟然不是为了救她,而是因为那只女鬼骂了它,这样的黑猫根本就靠不住。
  
      白三叶安慰她说:“乖,朔月,听我的话,你认它做师父,总好过被它当做奴仆来的好,对不对?师徒关系比主仆关系好上许多,最重要的是,有了这层关系,你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它带在你的身边,让它保护你,这样子以后我们也就可以放心多了。”
  
      “以后,我会教你法术,让你变得和明诚一样厉害。”白三叶想了想,说:“我比你父亲小一岁,你以后就喊我师叔好了。”
  
      “嗯。”朔月撅着嘴,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白三叶搂着她,把她带到黑猫的面前,对着黑猫谄笑地说:“这位黑猫大爷,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我们说的话,既然朔月已经对你行过拜师礼,那你以后就是朔月的师父了。这个做徒弟的,的确应该听师父的话,但是做师父可不是要做白做的哟!”
  
      黑猫站直身子,朔月的脑海里出现它的声音:“你问他,做师傅还要做什么?”
  
      朔月把黑猫的话转达给了白三叶,白三叶笑眯眯地说:“什么都不用做,但是师父要和徒弟住在一起的,这样才方便指挥徒弟做事情。”
  
      “那挺简单的,他说得对,我得跟你住在一起,我才能让你听话,哈哈!”黑猫在朔月的脑子里哈哈大笑,朔月委屈地别过头去,她才不想拜这只可恶的黑猫为师呢,到时候肯定是要被它欺负得死死的!
  
      知道黑猫和朔月都妥协在这层师徒关系下之后,白三叶把其他人介绍给了朔月。
  
      这三个人都是白三叶的徒弟,他们和朔月一样,从小就是孤儿,因为命格奇特,适合修炼法术,所以白三叶就把他们收养了,一直当做儿子养到今天。
  
      最大的叫做明诚,今年19岁,朔月已经认识了,是一个很稳重的人。
  
      二师兄是把黑猫带回来的人,叫谢九云,今年16岁,上高二,他看起来很爱笑,是一个阳光活泼的青少年。
  
      三师兄叫做苏扬,比朔月大一个月,念初三年级,在三位师兄弟中,他的五官长得比较精致,但是看起来很不爱笑,浑身都散发着怪人的气场。
  
      “好了,你们这样子就算是认识了,从今以后,你们师兄妹四人要团结互助……九云呢?”白三叶还没叮嘱完,就发现四人里面少了一个人。
  
      那个谢九云竟然跑到黑猫的面前蹲着,拖着脸,傻呵呵地问:“你好像不会说话,但是小师妹能听到你的声音,好神奇哟!你能不能也让我听到你的声音?对了,你是妖怪还是鬼啊?”
  
      黑猫挠耳朵,没理会他。
  
      “对了,你是公猫还是母猫呀?”谢九云天真地问。
  
      黑猫放下了爪子,“……”这,似乎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黑猫立马抬起脚,看了一看,当它看见双腿之中的蛋蛋的时候,它放心了,幸好,没有附身到一只母猫的身上,不然那可就乌龙了。
  
      不过……为什么屋子里那么多人都在盯着它看呢?黑猫掉下了一滴大汗……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