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27章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第27章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周四,清晨6点30分,就在所有学生在操场上排好队伍,准本做早操的时候,忽然,有人发现升旗台上站着一个庞大的身影。百度搜索(飨)(小)(網).
  
  “那不是初三6班的班主任吗?她好像比昨天又胖了一圈了。你说她有200斤了吗?”离升旗台最近的一个同学小声地问。
  
  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扩音喇叭,而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的喇叭也响起来了:“第八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一、二、三、四……”
  
  “我是初三6班的班主任夏曼曼,我做老师做10年了,这10年里面,我勾-引校长,跟校长保持性伴侣关系已经有7年了,校长每个月给我1万元,让我做他的二奶。校长允诺我,下个月就把教务处黄主任给炒了,把教务处主任的位置让我做。”
  
  “我不仅做校长的二奶,还经常对学生使用暴力,我对不起朔月同学,我看见她没有爸爸妈妈,不会有家长过来找我告状,所以我经常找借口打她。朔月同学,我对不起你!”
  
  “还有,那些家里人都是乡下农民的同学,我也经常打他们,这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
  
  校园广播体操:“八、二、三、四、五、六、七、八,广播体操结束。”
  
  广播体操已经结束了,但是学生们并没有散去,而是聚集在升旗台附近,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胖女人如何自诉罪行。女人说着说着,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跟她带着哭腔的自首话语通过广播传遍了整个校园。
  
  “哈哈哈!”学生们哄笑了起来。
  
  女人羞耻地哭了,但是她还在继续说下去,生怕说不够,就不能让朔月开心,就没有办法救自己的性命了。
  
  她不停地说,直到校长派人把她拖走,她走的时候,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娇弱的身影。<>
  
  她看到了她的笑,她想,自己做到这个份上,她应该原谅自己了吧?
  
  ***
  
  第一堂课下课之后,朔月的教室门口被一个胖女人给堵住了,那个胖女人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挤进教室的门口了,一周的功夫,已经让她胖得快走不动路了。
  
  朔月走了出去,那胖女人艰难地挪开了一步,腾了一个地方给朔月站着。
  
  “小朔月,你看,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现在学校已经把我开出了,我做到这个份上,你现在可以把跟着我的鬼收回去了吧?”胖女人可怜巴巴地眨着绿豆小眼镜,可怜巴巴地对朔月说。
  
  朔月咯咯一笑,说:“老师你在什么傻话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您平时可是教导我们要破除迷信,不要去相信怪力乱神的事情,不是吗?”她是刻意拨高了音调说的这句话,让教室里的学生全都听见了。
  
  胖女人脸色一变,惶恐不安地瞪着朔月:“你……你在说什么?昨天晚上你明明答应我的,只要我在升旗台下说出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跟你们道歉,你就会救我一命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朔月说:“我没答应你什么,只是让你把你自己以前做过的错事说一遍,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老师你以前竟然做出了那么多的错事,现在遭到报应,也不能怪谁啦!哦,不对,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班主任了,也不是学校的老师了,阿姨……不,大婶,麻烦你离开,不要堵在走廊里,挡住其他学生的下课活动。再见~!”
  
  说完,朔月就一蹦一跳地走进教室里了。
  
  许久,胖女人才反应过来,她被一个14岁的黄毛小丫头给耍了!
  
  “不!朔月!”胖女人尖叫着朝朔月扑去,但是她达到下半身卡在门口里,她冲不进教室里,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整栋楼好像震了一震!
  
  “咕噜、咕噜……”
  
  这个时候,胖女人的肚子再次不争气地叫起来了,所有学生怔了一下之后,意识到这是什么声音,马上哄堂大笑。<>
  
  胖女人平常是一个骄傲的女人,但是当肚子咕噜叫起来的时候,周围的嘲笑声似乎离她远去了,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吃!
  
  她要吃!
  
  她好饿,所以她要吃很多很多的东西!
  
  她手掌一勾,勾到教室的门板。
  
  “好饿……吃……我要吃……”她呢喃着,忽然张大口,啃起了门。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木质的铁门竟然被她啃掉了一块!
  
  她啃下门板之后,嘴部迅速地咀嚼,喉咙一动,很快就咽了下去。
  
  “班主任在吃门!”有个学生叫了起来。
  
  胖女人恍若未闻,疯狂地吃了几口之后,忽然把含在嘴里的木板吐了出来,她呸了几升,把和着血的木屑给吐了干净。
  
  “不好吃……”
  
  她抬起头,眼神扫了一圈围到她身边的、她曾经的学生。
  
  她伸手,朝学生的裤脚抓起,学生们吓了一跳,纷纷后退了好几步。她试图了好几次,都没有办法抓住学生,最后泄气地趴在地上,用贪婪的的目光,扫过一个个的学生的。
  
  所有人都听得见她吞咽口水的声音,是那么的洪亮,也是那么的饥饿……
  
  “好吃的……”她呢喃着。<>
  
  朔月看了一眼那个胖女人,然后漠不关心地整理桌面的作业,她抽屉里探出一只猫的脑袋。黑猫眯着金黄色的眼眸,慵懒地对她说:“你真的不打算管那个女人了?”
  
  朔月哼哼,小声地说:“她会变成什么模样,又与我何干?她以前那么欺负我,现在只是她的报应到了!”
  
  “那你的报应呢?”
  
  “我?我好端端的,又没有害过别人,又怎么会有报应呢?”
  
  “你真的没有害过别人吗?”
  
  “那当然!”不知道为什么,朔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能理直气壮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见黑猫含着嘲讽的眼眸,她莫名其妙地感到心虚了一下。
  
  黑猫看了她一眼,钻回了抽屉里,朔月的脑海里响起它的声音:“那女人再放任不管,很快就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