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29章 朔月的报应

第29章 朔月的报应

    这一夜,朔月睡得不是很安稳,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小可死去的那一天的事情:跟在她身后的呼哧、呼哧的声音;悬吊在的居民楼顶上,鲜血滴答滴答地掉到地上,溅出一朵朵血花的模样。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还有白三叶那天对她说的话:
  
      “人心若正,就不会瞧不起脚边的小生命。”
  
      “朔月,这是第一次,也是你的最后一次,不管你过去的生活令你有多么痛苦,让你对这个世界多么的痛恨,但仅此一次,你要斩断你对过去的怨与恨,只有朝前看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仅此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白三叶话里面的这四个字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出现,冥冥之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半梦半醒中,朔月感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她睁开眼看,只见有一个庞大油腻的轮廓显露在黑暗的光线里。她认出来抱起她的人是谁,立即惊醒了过来,“救……”她刚要呼救,就被一双肥厚的手掌盖住了嘴巴!
  
      那人因为她的醒过来而露出慌张的神色,赶紧挪动着肥硕的身子朝敞开的寝室门口走去,她的身体已经比一扇门还要庞大了,但是当她挤过门口的时候,她全身的脂肪就像是海绵一般,圆润地贴着门缝滑出去了。她抬着朔月快速地抛下宿舍楼。
  
      “呼、呼、呼……”跑步对于女人来说实在太吃力了,她的脚步很沉重,整栋宿舍楼楼道里都是她的脚步声,但是所有人都睡得深沉,竟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朔月“呜呜”地叫,使出全身的劲也挣脱不开女人的怀抱,她看见,趴在女人肩膀上的那些饿鬼都瞪着的绿莹莹的眼珠子,呼哧、呼哧地流口水,那口水沾湿了女人的肩头,正缓缓地朝她脸上滑下去。
  
      女人停下来了,朔月一看,原来是到了学校饭堂里面。
  
      朔月刚被放下,就问:“你想做什……”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到脑门上一痛,她眼前一黑,就软软地倒下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朔月感觉到手臂上一疼,似乎是被刀子切割的痛楚,她痛醒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绑在饭堂里的长形方桌上,而手臂上的疼痛依然在继续,而且刀子在肉里面一挪一挪的,令她眼泪飚了出来!
  
      她想求救,但是嘴巴被堵住了,叫也叫不出来!
  
      女人垂涎着坐在她旁边,脖子上戴上干净的围巾,左手拿叉,右手拿刀,那姿势就像是在吃西餐牛排一样,正在切割着朔月的肉,似乎打算要把她吃了一样。
  
      “呜呜……”朔月眼泪不停地流,血也不停地流,血香味越浓,而女人的口水流得更厉害。
  
      朔月看见,趴在女人肩膀上的饿鬼从女人身上跳了下来,他们变得十分的小,像蓝精灵一样小巧,围在她正在被切割的手臂旁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餐了。他们等不及胖女人迟钝的的餐刀切下一块嫩肉,纷纷伸出肮脏的手,抠进朔月的肉里面,往外开撕!
  
      “呜呜!”朔月疼得挣扎了起来,女人依然淡定地在切着她手臂上的肉,像是哄小孩一样,温柔地说:“小朔月别动呀,你动了,就会更痛。老师告诉你一件事哟,新鲜的肉永远比死掉的、冰冻过的肉美味极了。如果不是想要吃掉活生生的你,老师又怎么舍得你受苦呢?哦呵呵~~~”
  
      “呜呜……”朔月痛苦地闭上眼,谁能来救救她?
  
      就在朔月内心充满绝望的时候,一道风吹了进来,在风里面,轻轻飘荡着一个黄色的小纸人。那小纸人被风送到朔月的身边,忽然落到地面上,幻化成白三叶的模样。白三叶捏起法诀,点到女人的眉心上,大喝一声:“汝等作恶多端,竟为满足食欲,而动手伤人,再不离去,我饶你们不得!”
  
      只见白三叶指尖红光一闪,女人大叫一声,眼睛一闭,就往后一倒,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吐出来的都是这几日以来吃进去的人肉渣滓!
  
      而那些饿鬼发出惊恐的、犹如野兽的哀鸣一般的叫声,四处逃散开去。
  
      等所有鬼都跑掉之后,白三叶赶紧拿起女人丢掉的餐刀,割开捆绑朔月的绳子。刚喊一声“朔月”,朔月就扑进了白三叶的怀里,哇的一声,委屈地大哭了起来:“师叔,我好疼!”
  
      白三叶柔声安慰她:“别哭,我们这就去医院。”说完就背起朔月,快步离开了食堂。在他走出食堂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还在不停往外吐东西的女人,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冷了起来,拿出手机就拨打了出去:“喂,警察局吗?这里是红星中学食堂,这几日新闻报道里的食人狂魔就在这里,你们快点来捉她。”
  
      挂了电话之后,白三叶就匆匆带着朔月跑去学校附近的小医院里面。
  
      医生给朔月缝了36针,那缝合的伤疤在朔月手臂上围了一圈,像是戴了臂环一样。
  
      医生摸摸朔月的头,对白三叶说:“这小姑娘好坚强啊,缝针的时候,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比好多小孩子强多了。”
  
      等医生一走,朔月就扑进白三叶怀里,害怕地哭了起来。
  
      如果这一次不是白三叶及时感到,她可能就不是缝针那么简单了,说不定整只胳膊都要被班主任给卸下来了!
  
      如果白三叶再晚一点……那她就要被班主任活生生地吃掉了!
  
      朔月一哆嗦,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害怕吗?”白三叶温柔地问。
  
      朔月擦掉眼泪,她伤在左臂上,左手打的麻醉药还没有过去,根本抬不起来,所以只能用右手擦掉眼泪说:“怕。
  
      ”
  
      白三叶轻轻地抬起朔月的左手,看了看她手臂上的伤口,皱着眉说:“幸好割伤的是左手,没有伤到右手……朔月,明天的中考能参加吗?如果不能,那就只能等明年了。”
  
      “我能!”朔月坚定地说,“我不要留级,我不要再呆在那个学校里。我一定要考上高中,为你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