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31章 这样的“壁咚”一点都

第31章 这样的“壁咚”一点都

    “请问,两天前的晚上,有没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送一直全黑的黑猫来你们店里面?”朔月考完试之后,就到学校附近的宠物店去找黑猫,她沿着街道,在找到第三家宠物店的时候,她总算是有收获了。(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宠物店的店员回答说:“是的,两天前的确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初中生抱来一只黑猫。”
  
      “那黑猫现在在哪儿?”朔月着急地问。
  
      “黑猫……现在应该在手术室里面吧,在我们店里面放了两天,刚总算是有人要买走了。”店员喜滋滋地告诉朔月,朔月吃了一惊:“手术室?你们想要对我的猫做什么?”
  
      “做节育啊。客人要求的……”
  
      话音一落,朔月就冲了进去。乖乖,她刚才听到了什么?“节育”——他们想要阉了黑猫?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黑猫啊!
  
      朔月很快就找到了宠物店里面所谓的“手术室”,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单间,房间门闭合着,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手术室外面有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大婶在不停地张望着。朔月问那大婶:“里面是不是有一只黑猫?”
  
      大婶点点头,兴奋地说:“对啊,我刚买的猫,可惜它的前主人没把它绝育啊,做了这个手术,我带回家,也就不怕它会到处尿尿了。”
  
      “那是我的猫!”朔月焦急地跺脚,就要伸手推开门,进去救黑猫。但是她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我为什么要救它呀?它又不是小可!”朔月嘟囔着。
  
      你说啊,她一个猫主人一日三餐都得吃学校的大锅饭,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吃好吃的,但是那该死的猫却要她一定要煮鱼给它吃,而且不好吃就得重做。如果不做的话,就跳上她的床上,挠破她的被子,她这几天都是盖着破洞被子睡觉的,幸好她身强体壮没有感冒,不然这几天考试可就要着凉感冒了,感冒了可就不能好好地考试了。
  
      那种任性又不乖的猫,她为什么要去救?
  
      就算要救……还是等它阉完了再救吧!
  
      好主意!
  
      朔月想想黑猫被阉割的景象,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捂住嘴,默默地退后了一步,退到大婶身边,转过头,对大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谢谢阿姨!”朔月双手合十,对大婶深深地弯腰鞠躬!
  
      大婶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朔月一边偷笑,一边坐在大婶身边,她已经做好打算了,等黑猫做完阉割手术,她再出面和大婶说这是她的猫,请大婶还给她,这样子她连手给黑猫做阉割手术的费用都不用出了,而且,她只要一想到那偷偷占去小可身体的家伙没了蛋蛋,光是一想到这个画面,她就好兴奋呢!
  
      这种坏家伙,就活该被切蛋蛋,嘻嘻!
  
      朔月的坏心情一扫而空,她的脑海里面一下子闪现出好多好多黑猫没了蛋蛋之后的反应画面,她越想就越高兴,好期待手术快点结束,然后她把没有蛋蛋的黑猫师父带回棺材铺去……嘻嘻,想到师父师兄他们的反应,她笑得肚子疼了!
  
      忽然,手术室里冒出东西被撞碎的声音,朔月吓了一跳,本能地跳起来,朝手术室里面张望:“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md!竟然想阉我?”手术室里传出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朔月怔了。
  
      她记得这个声音!
  
      想在她脑海里的黑猫的声音就是这个,只不过脑海里的声音低沉暗哑,似乎的混杂着很邪恶、很可怕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听起来更清脆,更像是个人的声音!而且……朔月歪着头,认真地分辨了一下刚刚听到的声音,没有错,她是用耳朵听到的声音!以前,这个声音是直接响在脑海里的,而不是用耳朵听的!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朔月赶紧推开门,当她看见手术室里的景象之后,她惊讶地合不拢嘴!
  
      穿着白大褂的宠物医生倒在地上,一个黑衣少年一脚踩在医生的肚子上,手术刀还掉在医生的手旁边上,倒映着森森的寒光……
  
      而那黑衣少年……
  
      朔月忽视掉那皮肤比女孩子还要吹弹可破,唇红齿白,似仙更似妖的脸庞,她看看少年头,就算他头发再黑,也盖不住头顶上那两只猫耳朵,而且那两只猫耳朵不是道具,是真的猫耳朵——猫的习惯就是在受到惊吓或者是提高警惕心的时候,耳朵就会由竖的变成平的,养猫的人都知道,那叫“飞机耳”……
  
      朔月低下头,少年屁股上好长好粗一条猫尾巴,而且还一甩一甩的,猫尾打到旁边的铁制桌子,桌子竟然裂开了……
  
      好可怕……
  
      朔月脑子里响起红色警报,她僵硬地把眼睛从少年屁股上移开,当她对上少年的眼眸的时候,她吞了吞口水,几乎可以确定,这是她的黑猫变的了。
  
      因为少年的眼瞳就和黑猫一样,黄金色的眸子,中间一条竖瞳,美丽得像是透明的玻璃珠子似的……
  
      那眼眸里,有杀气。
  
      “你这臭小孩,刚才你脑子在想什么?”少年紧紧盯着朔月,脚用力一踩——“噗!”他脚下的宠物医生吐血跟喷泉一样,吐完血之后,脑袋一歪,昏死过去了。
  
      朔月身子一抖,害怕地倒退了一步,贴在墙上:“我没在想什么啊……”
  
      “胡说!”少年踢开宠物医生,朝朔月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像是一把刀子在慢慢地朝朔月逼近一样。
  
      “你跟我签了血契,你在想些什么东西,我全都能感受得到!”
  
      “我想什么你都知道?”朔月瞪大了眼睛。
  
      “对,也是你来了,我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一想到刚才像是只蠢猫一样被五花大绑绑在手术台上,少年就恨得牙痒痒的!这种耻辱,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壁咚!
  
      朔月转过头。
  
      少年单手撑在她脑袋旁边——这是出现在多少少女梦里面最帅的“壁咚”姿势啊,男的很帅,“壁咚”的姿势很邪魅,接下来就应该是霸道而浪漫的告白了,可是……少年的手掌拍到墙壁上,墙像豆腐渣一样崩了……
  
      看着崩坏的墙,朔月哭了。
  
      这样的“壁咚”一点都不帅啦!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