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33章 师父是个中二病

第33章 师父是个中二病

    《第二卷,冥婚》预告:
  
      暑假到了,朔月离家出走,陪伴福利院的小伙伴阿花进山里面寻找阿花的亲生父母,却被那对黑心的夫妇一转手,卖给了隔壁老王,月黑风高夜,竟是要红白灯笼高高挂,朔月依稀看见,白灯笼上一个“奠”字,红灯笼上一个“囍”字……
  
      ——————————
  
      中山福利院。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先生,您只需要把这份合同签好,就能把孩子领养回去了。”福利院院长堆起笑容,转过头来,对朔月说:“朔月,你到了新的家庭里,一定要记得要听爸爸妈妈的话,还有……”院长看了来领养朔月的男子,微微一笑,说,“还有,记得听哥哥的话。”
  
      “……不想。”朔月撅起嘴,满心的不乐意,因为来领养她的人是……
  
      最讨厌的那家伙。
  
      少年拿着笔,笔尖点在纸上,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分钟过后,少年依然没有动笔。
  
      朔月等得不耐烦了:“喂,你要写就快点儿写啊!写完了就走啦,三叔都在外面等很久了!”因为在别人面前喊师父师叔很奇怪,所以在来的路上,白三叶就告诉她,以后在外行人的面前,要喊他为“三叔”。
  
      而这一次,白三叶还是为了能够让他们聚集在一起,所以才让他跟朔月进福利院来办领养手续,这样子,在法律上、社会上,才能是他们家的孩子。
  
      但是,少年拿着笔,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喂!”朔月等不到回应,用力地推了一下少年。
  
      少年抬起眼,瞪了她一下,然后拿起合同,板着脸问:“这纸上什么鬼画符啊?”
  
      朔月呆了三秒,终于反应过来了:“你是文盲吗?!”
  
      少年脸上飘起可疑的红晕:“一千年前,这字不长这样。
  
      ”
  
      “……”也是,一千年前,那是唐朝吧?唐朝的文字估计和现在的中文简体字有些不一样。
  
      少年忽然手指用力一戳朔月的太阳穴,“嗷!”朔月一痛,还没来得及发火,少年就淡定地说:“知道了。”他回到纸上,下笔如飞,好像就戳了一下,他就全明白了现代简体字。
  
      “对了,你姓什么?”忽然,少年问。
  
      朔月说:“我没姓。”
  
      “你不是有个爷爷吗?你不是跟你爷爷姓吗?你爷爷姓什么来着了?”
  
      “刘。”
  
      “好吧,我跟你姓好了。”说完,少年就淡定地在姓名一栏上写下了一个“刘”字。
  
      朔月:“吓?”
  
      “你们凡人的名字不是都得有一个姓的吗?我起名总得有要有个姓吧?”少年很快把所有资料都填完了,朔月好奇地看了一下,这臭屁的家伙昨天晚上还和她说,她没资格知道自己的名字呢,现在还不是乖乖地把名字写上去了?
  
      “辰旭?你的名字叫辰旭?”朔月歪着头问。
  
      少年打个哈欠,漠不关心地说:“随便取的。都过去一千年了,谁还记得以前叫什么。”
  
      “……”所以,才不是她没资格知道,而是他自己早就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吧!
  
      少年把领养合同填写好了,交给了院长,院长笑眯眯地审视了一会儿合同,脸色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
  
      朔月问怎么了,院长奇怪地看了少年一眼,试探地问:“刘……辰旭……先生?”
  
      “嗯?”
  
      “你……您在领养人关系上填写的是……”
  
      “父亲。”
  
      “噗。”朔月喷了。
  
      院长尴尬地说:“这样,不太合适吧?您看起来……也不太像是能做朔月父亲的人呐。”
  
      少年倚着桌子问:“那我看起来像几岁?”
  
      “您……看起来像18岁。”
  
      少年满意地点头:“没错,我永远十八岁。”
  
      “您永远十八一枝花!”朔月没好气地说。
  
      少年不冷不热地笑着,伸手用力地捏住朔月的包子脸:“你这小孩嘴巴怎么这么没规矩呢?现在我可是你爸爸!”
  
      “偶八要……”朔月辛苦地说道。
  
      院长尴尬地笑着,低头看到年龄这一栏上……“岁以上”。她默默地把朔月拉到一边去,低声问道:“朔月,你带来的这个人,你真的要跟他走吗?他看起来脑子很不正常啊!”说完,就把年龄指给朔月看,朔月看了也很无语,她一直都以为这老妖怪最多也就一千岁,没想到竟然是一万岁以上了?
  
      “你真的还要跟他走吗?”院长问。
  
      朔月回过神来,正色回答她从小就尊敬的老院长:“是的,我要跟他走。”
  
      福利院外,白三叶还在车里面等她,她想起了位于黄泉路上的棺材铺,她之前是很不喜欢这个全是棺材又阴森森的地方的,但是现在只要一想起棺材铺,一想到铺子里的人,她的内心里就升起一丝淡淡的温馨感。
  
      做了14年的孤儿,她每一日都在期盼着有人能来把她领回家,当幻想变成真实,却又多出了另外一种幸福的滋味。
  
      她一定要去的,她也相信,那里会是她一辈子的家。
  
      “那好吧。”老院长担忧地看了少年一眼,她眼睛里就写着三个字——“神经病”。
  
      不过,她还是很尊重朔月的选择。她摸摸朔月的小脸,不舍地说:“小朔月,你等了14年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院长嬷嬷祝你幸福,到了新的家庭里之后,你一定要记得,要听话,不要顶撞大人,手脚勤快点,多做家务,这样大人才会喜欢你。还有,如果……如果他们欺负你了,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告诉嬷嬷,嬷嬷一定会去把你要回来,不让你在别人家里面受半点委屈的!”
  
      朔月本来好好的,当她听到老院长不舍的叮嘱,心里一酸,眼泪就涌出来了。她说:“不会的,他们不会欺负我的。”
  
      “也是……”老院长瞥了少年一眼,看到他的耳朵的时候,她欣慰地说:“这个要把你领回去的哥哥虽然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不过他看起来童心未泯,和别的男孩子不一样,别的男孩子调皮会欺负女孩子,你看他戴的那猫耳朵,多可爱啊!有这种少女心的男孩子,是绝对不会欺负女孩子的!”
  
      “噗!”朔月又喷了,那是真耳朵啊,院长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