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38章 冥婚

第38章 冥婚

    “你们两个都走,我爸妈不卖你,就卖她!”
  
      朔月吃了一惊,忍不住问:“不会吧?你爸妈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卖?”
  
      阿文不开心地说:“别太大声,我也是偷听我爸妈说的话,才知道的。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我爸欠了王叔一笔钱,所以王叔打算跟我阿爸买个女孩子回去给他儿子冲冲喜。不过他们家觉得你比较漂亮,所以就比较想要买你。你要是走了,那他们就会捉我姐去冲喜,所以你们要跑,就一起跑吧,以后都别再回来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这个?你不是很讨厌我们的吗?”朔月问。
  
      阿文说:“就算讨厌你们,也不能看着我爸妈做坏事啊!”
  
      “谢谢!”朔月不再犹豫,赶紧把东西收进背包里,拉着阿花的手就要逃跑。
  
      就在这个时候,阿花爸妈推门进来了,朔月停住手脚,转过身来,下意识就要挡住背后的书包,免得被阿花爸妈发现她要逃跑的意图。
  
      “你们要做什么?”阿花爸爸眼神阴沉沉地扫了一眼两个小女孩。
  
      阿花揪紧衣角,顿时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朔月很快就反应过来,展颜一笑,故作平常地说:“没事,我们正打算换一下衣服,叔叔阿姨,你们能出去一下吗?我和阿花要换衣服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能打消阿花爸妈的怀疑,还能劝他们退出房间去,等他们一出去,朔月就会拉着阿花从窗户上逃跑。
  
      但是阿花爸妈好像识破了朔月的谎言,不退反进,朝朔月走了过来。阿花爸爸和颜悦色地说:“去隔壁王叔家换吧,你王叔又给你买了好看的衣服。”
  
      “我不去!”朔月看他们越来越近,就知道大事不妙,想要撞开他们逃跑,慌乱中,左臂一疼,阿花爸爸竟然使劲握住她受伤的左臂,疼得她小脸苍白,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阿花的爸妈把她拖出房间,把阿花关在了房门里,还打了阿文一巴掌,说他小孩子不懂事,就匆匆出门去了。
  
      进到隔壁王叔家,朔月发现王叔家变了一个模样,屋子里挂满了红白布条,里屋门口外左边挂着红灯笼,上面写着一个“囍”字,右边挂白灯笼,写着“奠”字。
  
      红白灯笼让朔月打了一个寒颤!
  
      奠——谁死了?
  
      囍——谁要结婚?
  
      阿花爸爸把她拖进老王家的厅堂里,只见老王家里摆满了纸人,好像是宾客似的。而厅中央停摆着一口小棺材,棺材前面摆着一张黑白遗照,上面是一个年纪比朔月大一点的男孩子,年纪约莫十五六岁。
  
      那张照片似乎有灵魂一般,看见朔月,眼珠子转了一转,笑容更加甜了。
  
      “这真的是你的亲闺女吗?”当阿花爸爸把朔月拖到老王的面前的时候,老王疑惑地问,阿花爸爸连忙点头:“是是是,14年前出去打工时生的崽子,今年忽然找回来了!”
  
      “谁是你闺女!唔唔……”朔月大嚷,却被阿花爸爸给捂住了嘴巴,她这才知道,原来阿花爸爸为了还清楚自己的赌债,就骗老王说她是他的亲闺女,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她卖给老王!
  
      老王也是心急儿子的,也不去分析这话的真与假了:“好好好,你快带你闺女去换衣服,我们要拜堂了!这吉时快到了!”
  
      于是朔月被带到旁边房间里面,阿花妈妈和老王婆一拥而上,帮她套上了喜服,梳了梳头,在朔月的头发上别上一红一白两朵小花,便绑着她出去了。
  
      她们把朔月推到老王面前,老王看了看朔月,见她不着胭脂,皮肤白净,五官精致,等再过一二年,模样长开了,肯定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这毕竟是要成为他儿媳妇的人了,他看见儿媳妇越漂亮,当然就越喜欢。
  
      “道长,这时间快到了吧?”老王转过身,对一个山羊胡男人说道。
  
      那男人点点头,抬起手臂,身边两侧的小童子就给他披上道袍,戴上道冠,原来他是一名道士。
  
      那男人举着摇魂铃,嘴里念念有词,他绕着棺材顺着走了三圈,又反过来,逆时针走了三圈。他每走三、五、七步就会停下来,撒一把纸钱,看样子是有样有样的。
  
      爷爷死后,朔月就开了天眼,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她都能看见,她看见顺应道士的召唤,棺材里渐渐浮出一个人影,那人影就跟遗照上的少年长得一模一样,那少年对她甜甜地笑,眼睛里全是宠溺——把她恶心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道士忽然一甩拂尘,拂尘卷住少年的鬼魂,把他带出了棺材。
  
      道士手夹着拂尘,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弯下腰,拿起毛笔,点了一记朱砂,就走到小道童抱着的公鸡面前,念道:“今朝有我点天眼,王开魂魄附鸡身。”说完就在公鸡额头上点了一点朱砂。拂尘一甩,就把少年的鬼魂甩进了公鸡身上。
  
      看来,这个道士是有点儿道行的。
  
      道士转过身,对她们点点头,阿花妈妈立马推着朔月到棺材前,而小道童也抱着公鸡站到了朔月的对面。
  
      道士拿着两张黄纸,上面用朱砂写着小字,朔月依稀看到是年月日之类的东西。
  
      道士一剑插在其中一张黄纸上,把黄纸递到白蜡烛的火上烧:“夫,王开,生辰八字在此,敬谢判官月老过目。
  
      ”
  
      接着,又一剑插在另外一张黄纸上,把黄纸递到红蜡烛的火上烧:“妻,王朔月,生辰八字在此,敬谢判官月老过目。”
  
      朔月听到自己的名字,翻了一个白眼。
  
      烧完生辰八字之后,道士转过身来,面对他们,点头说道:“可以拜堂了。”
  
      “一拜天地。”
  
      朔月被拧着对着门口的方向拜了一拜。
  
      “二拜高堂。”
  
      朔月被拧回去,对着王叔和王婆两夫妇拜了一拜,两夫妇看见她和公鸡拜自己,笑得合不拢嘴。
  
      “夫妻对拜!”
  
      朔月被拧向公鸡,她瞪着公鸡,那公鸡被鬼魂附上之后,眼神变了,像人一样,冲着她傻笑。而她却是冷笑,她倒要看看,这冥婚能不能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