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39章 夫妻对拜

第39章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
  
      话音一落,不等阿花妈妈强摁脖子,朔月就先低下头去,阿花妈妈“咦”了一声,正在想这小妞子怎么变得这么听话的时候,忽然公鸡啼鸣,拍打着翅膀,扇打小道童的脸,小道童被打懵了,手一松,公鸡跳到地上去。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
  
      公鸡的双脚是被绑住的,所以一边叫一边拍打着只帮,只能在地上蹦蹦跳跳。
  
      朔月哈哈大笑起来。
  
      这场冥婚,变成了一场笑话!
  
      现场被公鸡搅得乱七八糟,山羊胡道士大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朔月抬起眼睛,笑嘻嘻地盯着山羊胡道士,问:“喂,臭老道,我问你,你真知道我姓名我的生辰八字吗?你觉得别人告诉你的生辰八字就是对的吗?”
  
      山羊胡道士一怔,指着朔月问阿花的爸妈:“怎么,这不是你们家的亲闺女吗?名字和生辰八字都不对?”
  
      阿花爸妈顿时尴尬了起来。
  
      朔月调皮地说:“你看看他们的样子,你觉得他们能生得出来我这样的女儿吗?我跟她们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这话一出,就让所有人更加尴尬了。
  
      “这怎么一回事!”山羊胡道士怒气冲冲地问阿花爸爸:“你知不知道你报错姓名和生辰八字,最后会害死我的吗?“
  
      阿花爸爸脸一红,赶紧说道:“我不知道她姓什么,不过……不过生辰八字是对的!不,她是没有姓的,她是孤儿院的小孩子,是没有姓的!她的生辰八字是我问过阿花,这个……这个生日一定是对的!”
  
      朔月做了一个鬼脸,嘚瑟地说:“既然是个孤儿,那孤儿院里面记录的生日是对的吗?傻子!”
  
      这一下,更加尴尬了。
  
      朔月也是和师叔相认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真正生日是早于孤儿院记录的生日三天的(孤儿院备案的生日是朔月被扔到孤儿院门口的日子与时间),而且那时候师叔叮嘱她,千万不能够随便把自己生辰八字透露给别人听,否则容易被坏人利用来做别的坏事。
  
      朔月当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今天出了这事的时候,她听山羊胡道士念出她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的时候,她也就放心了,这个冥婚一定是办不成的,因为姓名、生辰八字,那山羊胡老道都没有说对!
  
      “那你的生日究竟是几月几日?”山羊胡道士急躁地问,他十分的生气,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在现场所有人之中,王家夫妇知道这姑娘名字弄错的时候,不免露出失落的神情,但是却没有山羊胡道士那么急和生气。朔月觉得奇怪起来,这个道士急什么呢?
  
      朔月说:“我也不知道我生日是几月几日,你把我亲生爸妈找出来,也许就弄明白了,谁叫我是个孤儿呢?”
  
      “……”山羊胡道士瞪了朔月好一阵子,忽然阴阴笑了起来,说:“不碍事,女子出嫁后可随夫姓,生辰应当相差不多,一日一日去试、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去试,总有一日是能算对的。”
  
      竟然这么阴!
  
      朔月刚露出急色,山羊胡道士马上就发现了什么:“看来,你是知道自己生辰八字的。”
  
      “不,我不知道!”朔月赶紧说。
  
      山羊胡道士见问不出什么来,就转头向阿花的父母打听了一些朔月的事情,阿花的父母在这几天里没少跟阿花打听朔月的事情,朔月的生日就是从阿花那里透露出去的,只不过阿花也只是知道孤儿院备案的生日,而不知道朔月真正的生日。
  
      当山羊胡打听到朔月是出生两三天就被丢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该怎么做了。
  
      “出生两三天,也仅仅只是两三天而已,范围不大,慢慢搜索,也是可以搜索得到的。”山羊胡阴笑。
  
      朔月背后一凉,她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个,她真正的生日和孤儿院备案的日子只相差三天而已!很快就能排查得到她真正的生辰八字的。当山羊胡排查到她的生辰八字的时候,到时候,她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嫁给死人?
  
      但是山羊胡也不好受,他每排查一个生辰,就吐一口血,看来这随便排查人生辰八字的阴毒事情也是需要冒一定风险。但是究竟是什么,令他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山羊胡很快就排查到她的生辰八字了,当公鸡不在灵堂里到处跳,而是安静下来的时候,朔月的小脸一下子就惨白惨白的了。
  
      这一下,谁来救救她?难道她真的就这样要嫁给死人为妻了吗?
  
      小道童把公鸡抓了起来,提到了朔月的面前。
  
      山羊胡清了清嗓子,喊道:“夫妻对拜!”
  
      小道童端着公鸡拜了下去。
  
      “快拜。”阿花妈妈押着朔月的脖子,就要把她的头强摁下去。
  
      “不!我不拜!我不要!”朔月憋红了脸,说什么都不肯拜下去!
  
      但是小孩子怎么比得过成日在田里面干农活的农妇?没一会儿,朔月就被阿花妈妈强按了下去。
  
      就在朔月低头的时候,公鸡忽然大叫了起来,拍着翅膀,跳到了地上!
  
      山羊胡顿时吐了一大口血,倒在了棺材上,怒骂:“这……这又怎么了?”
  
      朔月也迷茫,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道童扶起山羊胡,山羊胡含了一口水漱了漱口,他走过来,围着朔月转了好几圈,他也是满脸的疑惑,一直叨唠着:“怎么一回事呢?怎么就不成呢?按理而言,不该啊不该!”
  
      朔月哼了哼,知道山羊胡拿自己没办法了,她就挺直了腰板,说:“识相的,就放开我!你以为你是谁?学了一点道法,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我告诉你,我也修炼道法,只不过我修炼尚浅,懂的不多,但是我师父师叔还有师兄们个个都有高强本事,你要是敢对我胡来,到时候我师叔他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山羊胡听也不听她在说什么,眼睛一亮,掰开她的小手,高兴地喊道:“找到了!原来,你早就跟别人定了契约,难怪我奈何不了你!”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