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40章 手心的契约

第40章 手心的契约

    手心的契约?
  
      朔月一怔,马上很快就想了起来,那时候黑猫在她手心上舔了一下,马上就对她宣称说她是以后就是它的奴隶了,难道……难道说的是那个契约吗?那个契约有什么用?反正她至今没有感觉到来自契约的压力,可是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契约在这个危难关头,竟然救了她?
  
      果然,找到朔月手心上的契约之后,山羊胡马上想办法破解她身上的契约。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
  
      刚开始,朔月很担心,要是这个契约被打破了,那该怎么办?这个山羊胡道士看起来是有点儿本事的,想办法破除契约看起来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
  
      “噗!”山羊胡忽然喷出一口长长的血,像是火箭喷火似的,身子狂向后飞了很远,撞到了墙上!
  
      朔月呆了,这个效果……略显夸张啊有木有?一个好端端的人竟然能飞出去四五米远,而且吐血……朔月低头,地上一条血迹从她的脚边延续到山羊胡倒下的墙脚下,这效果夸张到简直让人无法相信的程度!但是,它就是这样真实地发生了。
  
      很快,朔月就反应了过来,挺直腰板,冲山羊胡吐舌头:“牛鼻子老道士,现在知道自己做错了吧?我才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呢!你一定要抓我来成冥婚,招惹我师叔和师兄也就算了,你现在还妄想破我的契?我告诉你,跟我定下契约的可是了不得的万年老妖怪!你敢单挑万年老妖怪吗?”
  
      山羊胡撑着墙站起来,用力一擦嘴角边的血,恨恨地说:“年纪小小,就知道吹牛皮!你当万年老妖是那么容易见的吗?我们寻常连一只千年老妖都很难见到了,更何况是万年老妖?我破不了你的契,那是因为跟你定下契约的妖是个道行强横的妖怪,但这不代表我拿你没办法!阿木,你去厨房拿菜刀来!”
  
      “是。
  
      ”小道童马上跑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面拿了一把菜刀。山羊胡一拿到菜刀,就走过去,割开朔月的绳子。
  
      朔月心里小小得意,心想这个牛鼻子臭道士怕了自己,这是要放了自己呢。没想到,得意不了多久,山羊胡就把朔月的小手往棺材上一按,而两个小道童扑了上去,紧紧地抓住朔月身体不让她动弹,而这时候山羊胡则是高高抬起了菜刀,刀刃上寒光一闪!
  
      “道长你要做什么?”
  
      “臭道士你要做什么?”
  
      两张嘴异口同声地大喊,喊“臭道士”的是朔月,而喊“道长”的是老王。
  
      山羊胡瞥了一眼老王,问:“你还想不想要你儿子复活了?”
  
      老王顿时犹豫了:“想……”
  
      “想就闪一边儿去,这个小妞的契约定在手心上,只要把手掌斩下来,她的契约就作废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给你儿子结阴亲了。”
  
      朔月吓了一跳,使劲地挣扎了起来,这个歹毒的道士竟然想要砍下她的手臂?
  
      老王于心不忍:“道长,要不……要不就算了吧?他们家还有另外一个女娃子呢,这个女娃子要是这么难弄,我们就换另外一个女娃子吧!”
  
      话音一落,阿花妈妈马上就跳起来摇头说:“不行不行!那是我亲闺女儿!我不能让她嫁给你家的死儿子!”
  
      山羊胡也说:“对!现在换人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得罪这个小丫头了,她师父和跟她定契约的妖怪很快就会找上门来,如果不把她的契约断掉,那我们所有人都会没命!鬼生性阴险,而妖则是天性凶残啊!听我的,把她的手砍下来,然后烧成灰,再割掉舌头,这样子这小丫头就没有什么能耐把妖怪招来了!”
  
      朔月吓了一跳,大嚷道:“你砍我的手就砍我的手,为什么还要割我的舌头?”
  
      “不割你舌头,难道要你出去乱说话吗?而且看你的样子,是懂些门路的,割了你的舌头,这样你就没办法默念口诀施法逃脱了!”
  
      我靠!太阴险了!
  
      朔月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山羊胡狠着心要砍下朔月的手的时候,忽然,一阵阴风卷了进来,吹迷了所有人的眼睛,棺材盖一弹,砰的一身,忽然翻了起来,把靠在棺材旁边的人都撞到了一边去,一道身影从棺材里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朔月被弹了开去,她反应很快,看见小道童和山羊胡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抓着自己,立马爬起来朝门口跑去。
  
      “捉住她!别让她跑了!”山羊胡大喊。
  
      屋子里其他人都反应了过来,阿花爸妈连忙冲过去挡住朔月,把她给捉了回来。
  
      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
  
      棺材盖掀翻了,一个涂着白油漆,穿着白色寿衣的少年紧紧闭着眼睛站在棺材里——可不就是朔月看见的那个附身在公鸡身上的那个鬼吗?
  
      被绑住双脚的公鸡蜷在角落里,歪着头,不解地看着那具尸体。
  
      良久,山羊胡最先反应过来:“时间……”他惊喜而又紧张地转头对自己的两个徒儿说,“你们快看看时间!”
  
      两个小道童马上看手表,然后一起抬头对山羊胡说:“师父,时辰到了!”
  
      “来不及了,就差开眼了……”山羊胡激动地说,他跑到朔月的身边,把她拉到尸体旁边,又拿起了菜刀。
  
      一看到菜刀,朔月就紧张得很,不停地想要逃,但是山羊胡的力气大过朔月,挣扎之中,刀子么有能砍下朔月的手,而是割破了一小刀口子。
  
      山羊胡这个时候也管不了多少了,把菜刀丢到地上,自己跳到棺材里,也把朔月抱了进来,抓着朔月受伤的手,嘀嘀咕咕吟唱着什么口诀,一边握着朔月的手比划着。
  
      吟唱第一句的时候,山羊胡把朔月流血的手点到尸体的眉心处。第二句的时候,点到左眼皮上,第三句点在右眼皮上,第四句点在嘴唇上。
  
      “王开,此时不活,更待何时?”山羊胡大喝一声,话音一落,尸体咻地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