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58章 那好,吻我

第58章 那好,吻我

    屋子里没有亮灯,大部分被阴影笼罩,有一个“咯嚓”的磨据了解啊牙声……不,是啃咬声传了出来。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朔月看见,大厅的门敞开着,厅里面直挺挺躺着一大二小三个人,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十五岁少年模样的人影在背对着她,蹲在那一大二小的身边,俯身在咯嚓……
  
      屋子里亮起了一道光。
  
      是烛火。
  
      那个女户主捧着一根蜡烛,走进了客厅里,之后就静静地站在尸妖身后,为他照明。
  
      这时候,朔月才看清了一切。
  
      那一大二小,大的是男户主,满脸胡渣,皮肤很糙很黑,样子有三四十岁了。不过尸妖并没有动他,而是先动了那两个小的,因为小的比较嬉皮嫩肉。那两个小孩,一个是五六岁的小男孩,而另一个则是一岁左右的小女孩。
  
      尸妖现在更喜欢小女孩。
  
      小女孩的身体已经大部分进了尸妖的肚子里,只剩下一个脑袋和左手,尸妖正在啃她的锁骨。
  
      也正因为小女孩只剩下一个完整的头颅了,朔月看见,小女孩张大着眼睛,眼睛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活力与生气,但是面朝着她,眼神也在对着她,仿佛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一样。
  
      是……是她来迟了。
  
      要是早点儿哀求王开,也许这一家人也就遇害了。
  
      尸妖吃掉了小女孩的左手,最后只剩下一颗头颅,他似乎对头颅不感兴趣,舔着手指,笑咯咯地站起来,递送到女人面前。
  
      这太残忍了。
  
      朔月咬着手指,才忍下这个愤怒的吼声!
  
      女户主点蜡烛为尸妖照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孩子被尸妖杀死,甚至还面无表情地看着尸妖吃掉她最小的孩子!
  
      就在这时。
  
      尸妖转过头来了。
  
      他看见了她。
  
      朔月顿时睁大了眼睛,赶紧跳下墙头,拉着阿花就跑!
  
      那尸妖和她认识的尸妖完全不一样!
  
      她认识的尸妖就是王开那个样子的,很邪恶,很毒辣,但至少还是个人的样子!
  
      但是现在的尸妖脱下了人皮,长得就跟个妖精似的,尖尖的耳朵,灰白色的死皮,圆圆的、没有眼皮的血红色眼睛,嘴巴特别大,咧到耳根子下面,牙齿像是锯齿一样,牙缝里还残有一条肉丝!
  
      就那么一眼,朔月看见了一个没有人性的尸妖,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跟尸妖好好谈判一下的,但是就那么一瞬间,朔月判断,那个尸妖想要杀了她!
  
      难怪他会差使女户主出来骗她说王开不在这儿,不是不想要黄泉路的东家身份,而是在这个饱餐时刻,他停不下来,也不想让任何人打搅了他的进食!
  
      打搅他进食的人——杀无赦!
  
      哪怕那个人是她,也逃不过他的杀无赦……
  
      这个时候,朔月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逃!”
  
      必须逃,这个尸妖已经丧失了理智,不愿意听她的话,会吃了她,甚至还会吃掉阿花!
  
      朔月没跑多远,一道黑影就跳到她们面前,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是那个尸妖。
  
      朔月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她推推阿花,示意她往后跑。
  
      “王开!”朔月大叫着,扑到尸妖身上,而阿花也听话地转身逃跑。她死死地保住尸妖,不让他去追阿花,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那家女户主提着菜刀挡住了阿花的去路。
  
      “小丫头,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尸妖抬高朔月的下巴,他的手指黏糊糊的,都是鲜血。
  
      尸妖冲朔月咧开一笑,说:“我很饿,我本来只想吃掉一个孩子就回去了。但是你却在这个时候来了,还那么大声地喊我的名字,我被他们发现了,所以我只好杀了他们。小月月啊,如果不是你,他们一家人也都不用死!”
  
      朔月一哆嗦,一股内疚从心底里升起,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说:“不,你别想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我的头上来!我的叫声也许导致了他们一家人的集体死亡,但是真正杀人的却是你!”
  
      尸妖呵呵笑,问:“所以,你就认为自己愚蠢的举动是没有一点过错的吗?”
  
      “他们的死,我会负我的责任,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再坐视不管,让你再继续残害其他村民了!”
  
      “就比如说她也一样吗?”尸妖话音一落,女户主就架着刀子,把阿花押了过来。
  
      朔月脸色变了。
  
      痛苦浮出脸上,阿花是她的朋友,在孤儿院那么多个孤单寒冷的日子里,都是由阿花和小可一起陪伴她走过来的,如果可以二选一,她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愿意阿花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朔月立马抓住尸妖的手,说:“你别伤害她,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尸妖勾起一笑:“那好,吻我。
  
      ”
  
      朔月脸白了。
  
      “怎么,做不到吗?”
  
      朔月无奈地说:“你闭眼。”
  
      尸妖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是以前,朔月一定会狠狠地给对方裆部来一脚,但是现在她朋友脖子上架着一把刀,她怕她这一脚下去之后,阿花的脑袋同时也就分家了!
  
      为了保住阿花的性命,她只好忍下这一次的屈辱的泪水。
  
      她闭上眼,慢慢地凑了上去。
  
      就在这时候,一道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娇小身影忽然从一个角落里蹦出来,四脚踩在女户主的脑袋上,朔月听见身后传来阿花惊喜的叫声:“小可!”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事,立马抬起脚,做了她最想做的事——给尸妖的裆部来一脚狠的!
  
      尸妖痛得捂住裆部倒下,一时半会间爬不起来。
  
      朔月转头,发现阿花手里抱着那只黑猫,而那个拿着菜刀的女户主倒地不起,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黑猫,果然是对付尸体最好的武器!
  
      朔月一喜,就要朝阿花跑去,就在这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脚腕,长长的指甲抠进了她的皮肉里!
  
      她低头一看,竟然是尸妖抓住她的脚,他抬起头,咧嘴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