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60章 急智解除危机

第60章 急智解除危机

    朔月和阿花手拉手回到家的时候,天快亮了。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她们站在老王家,阿花并没有马上回到家里面去。
  
      老王叔出来开门,看见门外站的是笑嘻嘻的朔月和阿花,吃惊不少,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朔月说:“这是我家,我不留在这儿,还能去哪儿?”她嘴巴倒是很甜,所有人都认为她会逃跑,但是她偏偏说这里是她家,她不跑,她还回来了,就这么一句话,让老王叔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下来。
  
      老王叔让他们进屋里去,老王婆披了外套站在自己房门外看见是朔月回来了,不免恼怒,想要出来揍朔月一顿,但是朔月机灵极了,躲在老王叔背后不停喊“爸爸”,老王叔心软,便一直护着她,说是朔月出去还懂得回来,这就说明她不是真的想逃跑,是把这儿当家了!
  
      “那你说,一个女娃子半夜跑出去,能做什么?”老王婆气呼呼地骂说,“肯定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她这么晚了出去,谁知道她出去有没有会什么野男人!”
  
      朔月笑咯咯地说:“我出去是去找王开啊!”
  
      “胡说八道,开儿整晚上都在我们家里面!”
  
      “他真的在家里面吗?”朔月眼珠子一转,瞅见王开站在自己房门口,脸色阴冷地盯着她和阿花,那眼神是恨不得要杀了她一般。
  
      而朔月的话让王家两夫妇脸色稍微变了一变,他们都想起来,朔月逃跑的时候,他们特地进客厅里找儿子,然后发现——儿子又断气啦!乖乖,这可不得了!当场可就把老王婆吓得坐在地上哇哇直哭,直到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儿子满悠悠地在她的哭声中醒转过来,他们两夫妇这才破涕为笑。
  
      王开抱着手倚在门口不说话,要是平常,早就插那么一两句话帮衬朔月,免得朔月挨老王婆的打了,但是这一次,他却是一副看戏的模样,显然晚上的事情已经惹恼他了。
  
      朔月笑呵呵地说:“妈妈,你不知道呀,晚上我起夜上厕所时看见了什么!我看见王开的魂魄离开了身体,往墙头那边飞走了。我想叫爸爸妈妈起来,但是爸爸妈妈好像听不见我的叫声一样,睡得死死的。我太着急了,就只好搬凳子爬墙,跟阿花追王开的鬼魂去了。你看,这不是追回来了吗?王开跑得可远了,把我双腿都差点给跑断了。”
  
      “有这一回事?”王家夫妇听了可吃惊了,朔月偷偷捏了捏阿花的手心,阿花回过神来,战战兢兢地扯开嗓子说道:“是真的!我们……我们跑到那个……那个村子好里面,这才找到王开的!”她本来想说明确点地点,但是她也是刚回到村子不久,对村里一点都不熟悉,所以也说不上来那遇害的人家叫什么名字。
  
      朔月说:“是啊,我们跑得太远了,回来的时候迷路了,爸爸妈妈,你们就原谅我们吧,我们都没有在村子里面走过,都不知道村里的路怎么走,差点儿就回不来了呢!”
  
      “……”朔月说得这么圆,让王家夫妇也不知道该怎么训斥她们了,老王叔看向王开,示意道:“开儿,你说怎么办吧?”
  
      朔月松开阿花的手,就要走过去,但是阿花实在太害怕了,反而更加紧张地抓住她的手,朔月挣脱不开,于是就带着阿花走到王开面前,拉着王开的衣服,撒娇地说:“开哥哥,你饶过我吧,以后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王开眯着眼问:“真的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听我的?”
  
      朔月认真地点头:“嗯!”
  
      王开的脸色这才好转一点,用力地掐了朔月的包子脸一把,说:“臭丫头,这可是你说的!”
  
      “嗯!”
  
      王开看了一眼阿花:“你回去吧,但是今晚上的事情,你最好忘记了!”
  
      阿花身子猛地一抖,赶紧说道:“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王开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朔月推推阿花,阿花马上就像个兔子一样,抱着黑猫跑出了王家的门。
  
      这就是阿花没有马上回家里,而是跟朔月先来找王开的原因,只有先跟王开表了忠心,阿花才能安全。
  
      王开扣住朔月的手,转身回了房间。他把房门关上,就把朔月押在门背上,舔舔嘴唇,低沉着嗓音问:“你今晚在那户人家门外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朔月看着他,眼睛眨了眨,最后,用力地点点头:“嗯!算数的!”
  
      “真的答应我了?”
  
      朔月睁着纯洁无辜的大眼睛,用力地点点头:“嗯!”
  
      王开顿时笑了出来,摸摸朔月的脸,说:“乖。”
  
      话音一落,他就要朝朔月的嘴唇亲下去,就在他离朔月的嘴唇距离只有0。05厘米的时候,他的头栽下去了。
  
      朔月拍手哈哈大笑起来。
  
      有一只与阴影融为一体的猫稳如泰山地蹲在王开的头顶上,宛如常胜将军。
  
      房间里,顿时爆发出王开疯狂的惨叫!
  
      朔月没良心地哈哈大笑,直到王开甩开黑猫冲出去,朔月扒着房门,冲王开的背影大喊:“亲爱的开哥哥,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没有骗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么么哒~~”
  
      王开站在大门口,对朔月又爱又恨:“妈的,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朔月趴在门口,笑靥如花。
  
      等王开跑出家后,朔月开心地扭起屁股来,忽然屁股挨了一爪子:“去,给为师准备热水去!”
  
      完蛋了,她太嘚瑟,以至于她都忘记了,跑了一个妖怪,但是还有一个老妖怪……
  
      “准备热水做什么?”朔月回头,然后她囧了。
  
      她看见了一副最不可思议的画面!
  
      那只可恶的黑猫,手里面竟然拿着一条毛巾,在冲她咧嘴笑。
  
      毛巾……是毛个意思?
  
      黑猫笑:“为师觉得你搓澡技术不错,还不快去准备热水?伺候为师搓澡。”
  
      “……”毛个为师,师父的责任没尽过,却要行驶为师的权利!
  
      不过尽管如此,朔月还是乖乖地去准备一盆热水伺候黑猫大爷。
  
      当黑猫泡在热水盆里的时候,黑猫说:“臭丫头,记住啊,该搓的地方你用力搓,不该搓的地方你不要碰,为师,也是有男人的自尊的。”
  
      “……”朔月恨得捏碎肥皂,心想当初就应该在宠物店里面把这只臭猫给阉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