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62章 师父来了,我就牛了!

第62章 师父来了,我就牛了!

    看见亲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当然是恶人先告状!
  
      朔月立马掐自己大腿一把,挤出一滴鳄鱼泪,朝辰旭伸手,委屈地哭:“师父,这个尸妖想吃我!”
  
      辰旭立马冲上去,一巴掌拍飞王开,蹲在床上,紧紧地抱住枕头,凶神恶煞地说:“我的枕头,任何人都不能碰!”
  
      朔月:“……”我想和这个人解除师徒关系!
  
      而就在这时,老王婆听到声音赶了过来,当看见朔月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坐在床上,而自己儿子被拍飞到角落里,吐血三升的时候,她着急了:“朔月!你竟然敢把野男人带到家里面来?而且还当着我们的面?”说完,从门背后找出一根棍子,那还是朔月以前为了防狼藏起来,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朝辰旭脑袋就要打下去!
  
      辰旭抓住棍子,淡淡一瞥。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
  
      有些人,凭脸,就可以秒杀一切。
  
      老王婆有老公、还有个半大的儿子了,但是被辰旭这么一瞥,仍然……中招了。
  
      她打不下去,就望着辰旭的脸,傻傻地发呆,滴下了口水。
  
      朔月看到最凶恶的老王婆在这个时候竟然打不下去,还发起了花痴,她忍不住爬过去,伸手在老王婆面前晃了晃。
  
      老王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朔月退回来,看了看辰旭,这时候,辰旭觉得被一个老女人盯着很无聊,手一松,老王婆一时站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这个时候,王开站起来了,他恼恨地盯着辰旭,眼中闪过一丝血光,他阴沉沉地问:“小月,这人是谁?!”
  
      “这个是……”朔月指着辰旭,衡量一会儿之后,终于想好了怎么做介绍:“这是我爸爸!”
  
      这可就能解决红杏出墙的嫌疑了,看她多急智!
  
      “你爸爸?”老王婆吃了一惊:“怎么这么年轻?”
  
      朔月咧嘴笑:“我爸爸永远十八一朵花!”
  
      辰旭表示,他喜欢听朔月这么夸他。
  
      王开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老王婆傻傻地盯着辰旭的绝世容颜,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男人太年轻了,说是朔月的哥哥还差不多,但是现在朔月却说是她爸爸?
  
      不对!
  
      是爸爸那才糟糕!
  
      别忘了,他们家可是拐卖朔月过来做媳妇的!
  
      被拐卖的小丫头的亲生父亲找上门来那意味着什么?还等于是债主找上门……
  
      老王婆身子一抖,气势弱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王开已经开始打算从门口遛了。
  
      就算他再傻,最本能的判断还是有的,从看见这个男人的第一眼,他十分地肯定,这个男人拥有秒杀他的能力!就刚刚那么随意拍一下,他就飞了,飞也就算了,还吐血三升了,要是这个男人认真起来,那肯定能妥妥地秒杀他啊!
  
      然而,就在他踏出房门口一步的时候,领子被揪住了。
  
      “咦?”老王婆揉揉眼,刚刚帅哥还在床上的,怎么忽然间就瞬移到儿子的背后了?
  
      辰旭一根手指勾着他的后领子,说:“既然我现身了,那不如咱就把事情挑明了吧!”
  
      王开心里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咬牙问:“你想做什么?”
  
      “陪我家朔月练手。
  
      ”
  
      “……?”王开不明白,但在过三秒之后,他明白了:“……!!”
  
      “你要我做她的活靶子?你在教她练法术?”王开挣扎!
  
      辰旭邪魅一笑:“你没得选择。”他在王开脖子后轻轻一碰,一道红光一闪而逝,隐没入王开身体里,但却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小猫爪印记。
  
      王开捂着后脖子,脸色全白了!
  
      他的脖子上留下来大妖怪的印记,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无法再拜托这个临时肉身!有了这个印记,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眼前这个人都能随时找到他!
  
      他原本是是猎人,紧紧盯着他的猎物,随时等着吃掉猎物,却没想到,就在这一刻,情势逆转,从猎人变成了猎物,而他曾经视为猎物的小丫头摇身一变,变成了猎人,要拿他当做修炼法术的靶子!
  
      辰旭松开他,就在这一刻,眼睛的瞳孔变成猫咪的黄金竖瞳,王开这时候才明白,这个人就似乎这几日一直阴魂不散的黑猫!这个黑猫妖潜伏在他眼皮底下那么久了,他竟然没有发现!也就是说——其实他这几日以来,一直被朔月和黑猫妖耍着团团转!
  
      王开见辰旭没有再盯着自己的想法,不再多想,强装镇定地离开了家。
  
      朔月着急地从床上跳下来,跑到门边,但是王开已经离开了家,朔月嗔怪道:“你怎么让他走了?你都现身了,你怎么不好好教训他一顿呢?”
  
      辰旭说:“没兴趣,一个小妖而已。
  
      ”
  
      “……”任性,也不该是这个时候任性吧!
  
      老王婆回过神来,擦擦嘴边的口水,舔着脸凑过来,虽然她不知道朔月的“爸爸”是怎么找上门来的,但是看样子,朔月“爸爸”并没有追究他们强迫朔月做媳妇的事情,于是就想赔着笑脸,先稳住朔月“爸爸”,然后等丈夫回来在说。
  
      “你好啊,你……你远道而来,辛苦了吧?呃……你想吃些什么?我……我们是主人家,应该请你好好吃一顿的,你要不要先坐坐?我去给你做些吃的。”老王婆赔笑问。
  
      一听到有吃的,辰旭的眼睛就亮了,掷地有声地说:“鱼!我要整条整条的鱼!要大大的鱼!”
  
      “你还想要什么?我最拿手的是回锅肉,你要吃吗?”
  
      “不要,我只要鱼,全要鱼。”目前作为一只猫妖,辰旭表示他很有操守!
  
      “行咧,我这就上街去给你买鱼去!”老王婆走之前,惴惴不安地看了朔月一眼,有辰旭在,她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朔月叉腰打骂了,声音柔和了许多:“小月啊,你在家里面好好地陪陪你爸爸,我上街买菜去,呵呵。”
  
      “嗯!”朔月用力地点头。
  
      直到老王婆出门,朔月小脑袋这才转起来:
  
      辰旭现身了,不是猫了。
  
      王开怕他,老王婆也怕他,这岂不是意味着——师父来了,我就牛了!
  
      朔月的星星眼,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