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63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63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知道什么是恶魔的契约吗?”
  
      “不知道。(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你们凡人的书里记载着,使用古魔法召唤恶魔,并向他许下愿望,渴望力量的人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恶魔,以此便能获得恶魔的力量……”
  
      “师父啊,你才从瓶子里出来几天啊?就学会看书了?而且作为一只中华田园猫妖,你竟然相信西方奇幻小说的描写?”她可记得,在前不久,这还是一只文盲猫妖呢!
  
      辰旭炸毛:“你闭嘴!”
  
      朔月听话:“好的,我闭嘴。”
  
      辰旭咳了咳,试图找回作为师父的尊严:“你听着,我当初给你定的契约,就跟我刚才和你说的恶魔契约相差不多,你是我的仆人,我自然不能亏待你。当初刻下印记在你手上的时候,我留了部分力量给你,只要你会运用,对付一个小小的尸妖不在话下。”
  
      朔月眼神一亮,激动地说:“那我该怎么运用?”
  
      “以前你想用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不行了。”
  
      “为什么?”
  
      辰旭抓起朔月的手,摊开她的手掌给她看,他轻轻在朔月手心上一点,上面浮现出一个袖珍的黑色猫爪印记,但很快便被一个红色骷髅头印记给遮盖住了。
  
      辰旭说:“我与你定的契约印记被新的印记给覆盖了,你弱想使用我的力量,你就必须要自己想办法移除掉别人的印记,唯有如此,你才能使用我的力量。”
  
      朔月嘟嘴:“你比那个尸妖厉害多了,他的印记你想要移除就能移除掉的啊,这么点小事,你帮我做不就得了?”
  
      辰旭唇角一勾:“给我一个我必须帮你移除那尸妖印记的理由。
  
      ”
  
      “因为你才是跟我真正定下契约的人啊!”朔月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
  
      辰旭打了个呵欠:“那我也给你一个理由——你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
  
      “……”又开始了,这家伙又开始坑她了,朔月幽怨地想。
  
      辰旭慵懒地问:“我现身打压尸妖,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朔月激动地握住小拳头:“接下来,他就要变成我修炼法术的活靶子,我可以对他试用任何法术,而他不能打我。师父是全天下最棒的人!”
  
      “愚蠢!”辰旭冷冷一笑。
  
      朔月“咦”了一声,歪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辰旭说她愚蠢,难道,不是师父来了,我就牛了吗?
  
      辰旭打了个呵欠:“你太不了解邪灵的凶残特性了。那家伙从未放弃过杀人疗伤,他和你说过,只要你从了他,他就会停止杀人,那是骗你的。他的本性如此,绝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我的现身,会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威胁,于是他会采取有效的办法来反抗我,要么是联系他的同伙也就是复活他的那个道士,要么就是加速杀人,争取早点恢复,然后回来杀我。”
  
      朔月傻傻地问:“可是师父不是很厉害吗?那个尸妖就算伤势复原了,也不可能杀得了师父的吧?”
  
      “那是当然。”辰旭得意。
  
      “那师父直接干掉他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绕着圈子,等他复原呢?”朔月不解地问。
  
      辰旭抬手用力扯她的小脸:“因为我要他做你的靶子呀。”
  
      “可是……可是再这样下去,村里会有更多人死亡的!”朔月着急,到现在,她都没有忘记尸妖脱下王开的人皮之后,跑去人家里面是怎么吃人的!
  
      “他们的死,与我有何干系?”辰旭不屑地问。
  
      朔月这时候再次清醒地意识到,眼前的辰旭虽然拥有人的外表,待她时好时坏,但他的内心的冷,他不是人,他也没有感情,所以他不会对人类抱有任何怜悯,所以她也不应该对辰旭抱有期待,希望他能站出来保护人类。
  
      说到底,他与王开并无不同,人命在他们的眼里,不过如蝼蚁。
  
      朔月紧紧地握住拳头,指甲嵌入肉里,手里的两个印记似乎滚滚发烫了,她坚定地说:“我明白了,你是要我自己移除那个尸妖在我身上留的契约,让我自己使用力量去消灭尸妖,对不对?”
  
      “我等着看你的好戏。”辰旭手指轻轻滑过朔月的脸颊,“我先睡了,等那婆娘把鱼煮好,你再叫我起来。”说完,便变成黑猫,趴在它最喜欢的枕头上,呼呼大睡。
  
      “……”妖的性子变幻莫测,是靠不住的,最后,还是得靠她自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朔月摊开手,手心中只有红色骷髅印记。
  
      她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印记消除掉!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东西的磕碰声,黑猫耳朵动了动,不过没睁眼。朔月起身,到外面看去,原来是老王婆上街买鱼回来了。
  
      老王婆的样子跟在出去前不一样了,她脸色很苍白,样子很狼狈,摔在灶台边,干柴栽在身上,买到的鱼掉在地板上,她很听从辰旭的话出去买了很多条鱼,那些鱼都还是新鲜的,掉到地上还一蹦一跳的,寻找着生命的水源。
  
      朔月过去扶她,她却指着门,哆哆嗦嗦地说:“你……关门……把门关了!先把门关了!”
  
      老王婆的样子很不对劲,看起来是碰上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朔月不敢违背她,点头说“好”,这就去把门关起来。
  
      关好门的时候,老王婆自己扶着灶台爬起来了。朔月把她扶进客厅里,倒了杯茶水,给她压压惊。
  
      等看到老王婆的样子好多了的时候,朔月才问:“妈妈,怎么了?”
  
      老王婆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像是从惊恐中反应过来一般,捉着朔月的手,忙问道:“小月,你说我们家的开儿——他是不是个人?”
  
      朔月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她知道什么了?于是试探地问:“妈妈你怎么会这么问?”
  
      老王婆紧张得在朔月白皙的手臂上抓出一道红印子,她惊惧地说:“我看见开儿在吃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