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0章 战前

第70章 战前

    “别着急。(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阿诚说,“你需得先告诉我,那是个什么样的尸妖,是修炼了几百年的尸妖,这样我才知道该怎么去对付他。”
  
      朔月傻了眼了:“怎么……还要知道这个……?”
  
      “对症下药,才能治病啊。”阿诚揉揉朔月的头。
  
      可是、可是她不会看啊!
  
      阿诚很快就明白了朔月的忧虑,无奈地说:“我忘记了,你还不知道怎么去分辨尸妖的种类和等级。”
  
      朔月撅着嘴,表示很委屈。
  
      阿诚转过身,走到黑猫面前,蹲下来问:“旭哥,你知道那个尸妖是什么等级的吗?”
  
      “哼!”黑猫表示徒弟见了别人就丢师父的举动让它很不爽!
  
      不过,下一秒它屈服了。
  
      “十条大头鱼。”阿诚说。
  
      “成交!”黑猫小爪子拍上了阿诚的掌心。
  
      黑猫说:“是个不入流的小妖啦,三百年道行左右,是吃腐尸类的尸妖,不过这一次他被逼急了,找不到腐烂的尸体吃,所以只好铤而走险,通过杀人的方式制造尸体,然后吃掉。”
  
      “三百年,确实还不成气候。”
  
      后来,阿诚告诉朔月,尸妖分五个种类,红毛尸妖、绿毛尸妖、白毛尸妖、干尸妖、食腐尸妖,这五类尸妖中,红毛尸妖最强,食腐尸妖最弱,而朔月这一次碰上的尸妖正是最末位的食腐尸妖,要对付他很容易。
  
      如果用人类的成长时期来代表妖怪的修炼道行,那么一百年就是刚分娩的婴儿,世间万物修炼一百年后会成精,拥有自己的意识,但是那时候他们还十分弱小,即使普通凡人也能轻松把他们捉住。
  
      五百年妖怪则是中学生,别小看中学生,这个时期的妖怪是最偏激的、最狂妄的时候,很容易就由着本性去兴风作浪。而上千年之后,妖怪基本就安定下来了,很少再露面,当千年老妖出现的时候,他们往往喜欢称自己为x仙。
  
      附身在王开尸体上的尸妖只三百年道行,用阿诚的话来说就是个小学生级别的,只不过他附身在了凡人的尸体上,要想除去那尸妖,还得让王开的亲生父母同意,因为他有一个最省力的方法,把尸妖封印在尸体上,然后将尸体切分成无数块,各自埋在东南西北处,只要尸妖的肉块不见空气,就一辈子都无法动起来。
  
      可,王开的父母真的能恨得下心去把自己心爱的儿子分尸吗?
  
      朔月在老王叔的脸上看出了犹豫与不忍的神色。
  
      那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啊,就算知道儿子已经死了,可是……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在死后还要被人大卸八块吗?
  
      当然不能!
  
      沉默了许久之后,朔月一咬牙,豁出去地对老王叔说:“叔叔,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们,那是因为我害怕你们知道之后会难过,现在我看这件事是时候应该让你们知道了。”
  
      老王叔问:“是什么事?”
  
      “叔叔,你还记得那天你们逼我和王开冥婚时候的情形吗?还记得那只公鸡吗?”
  
      老王叔点点头:“记得。”
  
      “对的,就是那只大公鸡。”朔月说,“那一天,我被绑到灵堂上,那个山羊胡老道作法的时候,我看见王开的灵魂被他从棺材里面提出来,塞进公鸡里面。后来那个公鸡被附身在王开身体上的尸妖一口咬断了脖子,喝掉了血,从那个时候起,你们的儿子、真正的王开就魂飞魄散了!”
  
      “你说什么?”老王叔震惊地站起来,完全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朔月郑重地点点头,表示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老王叔顿时满脸痛苦,他的宝贝儿子被一个可恶的妖怪给侵占了身体去做坏事也就算了,那只妖怪竟然连儿子的魂魄都不放过!
  
      “宰了他,一定要宰了他!”老王叔恨得牙痒痒,不停地嘟囔着这句话。
  
      有了老王叔的答应,其他人也就放心下来了。
  
      随后,老王叔垂头丧气地下山去了,朔月啃着他们带上山来的面包,黑猫越吃越不对劲。
  
      话说,为什么阿诚会出现呢?他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巧合吗?
  
      黑猫吃着面包,越想越不是滋味,忍不住问:“你怎么来了?”
  
      阿诚若无其事地说:“师父让我来接你们回去。”
  
      “你师父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朔月打电话回去的呀。”阿诚疑惑地看向朔月,问,“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朔月啃面包,点头用力地“嗯”了一声:“对!”
  
      “……”黑猫头顶上又自带无数黑点,他心里那个郁闷啊!“为什么你会知道棺材铺的号码?”
  
      朔月掏出那本迷你小法术书,翻开第一页,指给它看:“书上自带有的啊,是师叔写上去的,怕我不知道怎么回家。师父,你都没有看过这本法术书的吗?”
  
      “……”这个脸打得好疼!
  
      吃过了面包之后,朔月就在阿诚的面前演示了一边自己刚学会的法术,她越用越熟练,在阿诚面前使出来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刚学会的新手。
  
      阿诚不免感到吃惊,那个迷你法术本子其实他们师兄弟每人一本,那都是他们师父为了让他们能尽快入门而编写的,要学会到运用熟练,那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呢,但是没想到,朔月只是用了一两天的时间就把法术给练输了,这除了自己努力之外,还有令人艳羡的天赋啊!
  
      不过,他是不会表扬朔月的!
  
      在他来砧板村之前,白三叶就在电话里仔细地叮嘱过他了,说朔月的性格是张扬又不爱听劝的,你给她一竿子的,她就能顺着竿子往上爬。她现在年纪还小,需要多多磨练,所以切记不能太惯着她,让她自己在外面多摔几个跟头才行。
  
      为什么要特地这么嘱咐阿诚呢?
  
      因为,没错……作为师兄弟三人中的老大,阿诚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就是……弟控。
  
      虽然说朔月是个女孩,不过也没差吧?和三兄弟中的老幺苏扬差不多年纪,只要看到朔月,阿诚就会忍不住想到可爱的弟弟们啊~~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