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2章 金蝉脱壳

第72章 金蝉脱壳

    三人一猫一起冲下山,跑回老王的家,还没进门就嗅到一鼻子的血腥气。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所有人心里一咯噔,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出事儿了!老王叔和尸妖干上了,那肯定是尸妖厉害,把人给杀了!
  
      老王婆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一闻到血腥味,脸色就全变了,她着急地掏出钥匙开家门口,一边开门就一边喊:“老公!家里出什么事了?你开门啊!快开门!”
  
      但没人开门,而老王婆也开不了门,她心急火燎地回过头来对朔月他们说:“门从里面反扣了,还拿东西给顶住了,开不了!”
  
      “砰——!”下一秒一只脚凭空出现,把门踹开了。
  
      朔月拍手:“师父你太帅了!”
  
      辰旭收回脚,得意地挑了挑眉。
  
      门被踹开之后,老王婆立刻推开门,推开那些顶住门背的重物,踉踉跄跄地跑进去,当她看见院子里的一幕的时候,她吓得捂住了嘴:“老公你在做什么?!”
  
      朔月跟了进去,当她看到院子里的景象的时候,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院子里,老王叔一身是血,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地上是碎尸,王开的身体被他用菜刀砍得四分五裂,每个尸块上都贴着一张黄符,撒着一把糯米。旁边的桶里面还有半桶血,王开已经是个死人,再砍也不会有新鲜血液流出来的,而那老王叔身上的血其实是他自己准备好的黑狗血,他把黑狗血涂在自己的身上,尸妖再厉害也不能再碰他一下。
  
      老王叔擦了一下脸,一抹黑狗血擦到脸上,他对阿诚招招手:“你们来得正好,小兄弟,你教我的法子很管用,这可恶的尸妖果然不能对我做什么。我快做好了,接下来你看看该把这些尸块埋到什么地方去好?”
  
      阿诚叹了一口气,把门口带上,这才走过去,低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王叔咧嘴笑了一下,那个笑在朔月看来是有些麻木的、疯狂的,就和那个班主任吃人肉时是一样的。
  
      老王叔说:“这妖怪害死了我儿子,我要给我儿子报仇,难道我还能借别人的手来帮我报仇?”
  
      这话说的无可厚非,阿诚眉头一皱,虽然不赞成老王叔的说法,但是也不好说些什么。他蹲下来检查尸块,朔月不忍地退后一步,她第一次看见碎尸的场面,第一反应就是恶心、想吐!她一退后,就撞到一个人的怀里,转头看见是辰旭,不知道为什么,脸忽然红了。
  
      辰旭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退后一步。
  
      忽然,阿诚说:“不好!这尸体里没魂!那尸妖一早就挣脱开尸体逃跑了!”
  
      正在分尸的老王叔一怔,抬起头来,问:“你说什么?”
  
      阿诚正色说:“所以我才说让你先准备东西,这些事情需要由我来做才能确保万无一失的,外行人来做容易出错。现在可好,所有准备的材料都浪费掉不说,那个尸妖也知道我们要对付他了,现在他跑到什么地方去躲着我们完全不知道,现在变成是他躲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很容易受到他的报复的!”
  
      老王叔懵了:“那……那该怎么办?”
  
      朔月也吓了一跳,忙问道:“阿诚哥,有那么严重吗?”
  
      阿诚没好气地说:“你说呢?”
  
      “那我们赶快去找!”
  
      “嗯。”阿诚从裤兜里掏出符给老王叔和老王婆,让他们自己各带一张,然后剩下的符贴在窗口、门口上,防止尸妖进门。
  
      阿诚断定尸妖弃尸逃跑,肯定是受了重伤才会这么做的,现在趁这个时机去找尸妖,趁他重伤的时候诛灭他,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他决定带朔月一起去找尸妖,这样也好给新手朔月长长见识。
  
      辰旭变回猫,窝在朔月的衣服风帽里,打打呵欠就睡了,它表示对小小尸妖不感兴趣。
  
      阿诚拿出搜魂仪,在上面沾了一点王开的毛发,因为尸妖曾经附体在王开尸体上,所以王开的毛发可以带领着搜魂仪去寻找到尸妖。
  
      搜魂仪飞快地转了起来,很快就指出了一个方向。阿诚照着搜魂仪的转向去找,朔月忍不住好奇地问:“阿诚哥,这个东西准不准呀?”
  
      “准。”
  
      “它这么厉害,是不是所有妖怪都能找得到?”
  
      “难说。”
  
      “你不是说它准的吗?”
  
      “那是要看情况的,有些妖怪如果藏在水里,或者藏在磁场干扰信号特别强的地方,我们就很难找到他。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妖怪,他们特别会隐藏自己的行踪,所以我们也很难找得到他。”阿诚说,“不过你放心,现在那尸妖受伤很重,所以没有办法藏起自己的行踪,这附近也没有干扰搜魂仪的磁场,很快就能找到他的。”
  
      “嗯……”不知道为什么,听阿诚这么冷淡地说出这么一件事,朔月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担忧。
  
      是为那个可恶的尸妖担忧吗?
  
      不,不可能的。
  
      很快,他们就走出了村子,到田里面。
  
      就在接近一垛草堆的时候,阿诚停下来了,示意朔月也停下来,不要在盲目往前走了。
  
      朔月抬起头,看到哪一垛草堆,低声问:“阿诚哥,那尸妖躲在里面吗?”
  
      “嗯。”阿诚点点头,压低了声音对朔月说:“朔月,今天我教你的封尸诀你可得记好,以防万一。”
  
      “好的。”朔月认真地点头。
  
      “你要是害怕就躲远点儿,安全第一,知道吗?”
  
      “知道。”
  
      阿诚都交代完全了,这才放心地收好搜魂仪,拿出一柄桃木剑,朝草堆小心翼翼地走去。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草堆前,端起桃木剑朝草堆插去,连着插了五剑,在第五剑的时候,草堆崩了,尸妖撕裂草堆跳了出来。尸妖的样子变得十分丑陋,浑身散发这腐烂的恶臭味,比起朔月之前看到的样子还要丑,还要狰狞!他怒吼着朝阿诚扑去!
  
      “阿诚哥小心!”朔月大叫,而这个时候,她的背后也腾飞起一个苍老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