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3章 另一个尸妖

第73章 另一个尸妖

    那出现在朔月背后的人扣住朔月的脖子,一下子就抓住了她!
  
      是今天被辰旭一把掐死的山羊胡道士!
  
      他没死?
  
      朔月第一个反应就是脑海里冒出这三个字来,但她很快就嗅到了山羊胡道士身上的味道——臭,恶臭,腐臭,那是尸体的臭味。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才一天的功夫,山羊胡怎么就臭成这个样子了?难道说,是因为他是个坏人,所以死后尸体才会腐化得更厉害吗?
  
      山羊胡力气极大,朔月几番挣扎都挣脱不开他的桎梏,惶恐之下,朔月只好大声喊着阿诚求救,但是阿诚一回头,马上就被尸妖抓出一道大口子,吓得朔月不敢再乱喊阿诚了:“阿诚哥你小心!不用管我,你一定要打赢那个尸妖,为王叔叔报仇!”
  
      朔月之所以会这么说,那是因为她发现山羊胡只是抓住她,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她想起来尸妖一直都想利用她的身份,所以一直都没有伤害她,现在也是一样的。
  
      “朔月,用封尸诀对付你身后的尸妖!”阿诚大声提醒,然后就转过头去对付尸妖了。
  
      朔月这才想起来今天学的封尸诀对付不止是尸妖,还可以对付山羊胡,于是赶紧使出封尸诀去对付山羊胡,但山羊胡生前就是个道士,一看到朔月捏起发觉,马上就留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立即抓住了朔月的手,阻止她使出封尸诀来对付自己。
  
      朔月一看行不通,也大惊失色,阿诚只说过这个封尸诀可以对付所有低道行的尸妖,可没说过被化解之后该怎么办!
  
      山羊胡心里也很吃惊,他认得出来这是中级的封尸诀法术,今天和朔月这小女孩见的最后一面的时候,朔月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怎么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就学会中级封尸诀了?而且,修炼法术大多数是要循循渐进的,像朔月这样子一下子就进修中级法术,那是修行的大忌,几乎没有一个新手敢这么做的啊!
  
      这就说明,这个小女孩不是一开始就藏拙,就是修炼法术天赋惊人!
  
      朔月可不知道内行那么多道道,她现在只知道封尸诀可以对付山羊胡,一次不行那就来第二次。
  
      山羊胡看到她这个虎劲,心里也犯怵,因为朔月每用一次法术,那法术力道就越强,再这样下去,他就抵抗不住了!
  
      变成尸妖后,山羊胡本来应该是多了几样本事的,但是现在碰上会用封尸诀的朔月,就是一物降一物,是他的克星,再厉害他也没有办法和朔月相抗!
  
      逼急了,山羊胡狠狠一咬牙,说:“这是你逼我的,就算老大要我留你一条性命,不得伤你半分,现在我也顾不得了,留你这条小命,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朔月也看出山羊胡害怕自己的封尸诀,不免有些得意,说:“对!你不杀我,我就杀你,臭老头,我现在就让你再也不能诈尸,去死吧!”
  
      朔月捏起新一轮的封尸诀,就要冲山羊胡打去。
  
      但这一次,山羊胡没有躲避,他站在原地,也捏起了法诀。
  
      朔月是新手,今天就学会了一套像样的封尸诀,之前学的小法术只是入门的基础,搬不上台面,看到山羊胡捏法诀,她当然是看不懂,也不会躲,反而心里面还乐得开花——那臭牛鼻子道士不闪不躲,等她封尸诀打到他眉心,那他就真的变成一具死尸了,她很想看看这个封尸诀的效果究竟有多厉害呢!
  
      但,如果是阿诚的话,他一定认得出来,这个山羊胡是在使一套害人的法术,只要朔月冲到山羊胡的面前,山羊胡的手指戳到朔月身上,那朔月就要倒大霉了!
  
      而朔月是不知道的。
  
      她冲到山羊胡面前,手指就要点上山羊胡的眉心的时候,山羊胡已经出手了。
  
      他出手快如闪电,点到朔月的肩膀上。
  
      “啊!”朔月肩膀一疼,胳膊马上就垂掉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她停住脚步,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臂,心想这是怎么了?
  
      而那山羊胡趁朔月失神的时候,伸手在朔月的另一只胳膊上一点,朔月右肩膀一疼,又失去了另外一只手的知觉。山羊胡手在朔月两只腿上一戳,朔月双腿一痛,就站着动不了了。山羊胡伸手为掌,一掌轻轻拍上朔月的肩膀上,朔月身子被推倒,一屁股就要往泥田里载去。
  
      就在她要栽倒在田地里的时候,有个人撑住了她。
  
      辰旭抱着手臂,盘腿悬浮在空中,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他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双脚踩入肮脏的泥地里呢!
  
      他用背撑住了朔月,回头斜睨了一眼倒在自己背上的朔月,说:“你怎么这么逊呢?”
  
      朔月脸一红,尴尬地说:“我只是新手嘛!”
  
      然后,朔月嘟着嘴说:“师父,那臭牛鼻子道士不知道对我做了什么,在我身上点了几下,我的手脚就动不了了,难道这个是点穴?”
  
      “不是。”
  
      “那是什么?”
  
      “他是在做法废掉你的手脚。”
  
      “啊!”朔月大惊失色,忙问道:“师父,那我是不是要变成废人了?我……我的手脚以后还能用吗?”
  
      辰旭面无表情地说:“不能。”
  
      朔月急了,眼泪立即涌了出来:“不行,我不能变成残废,师父,你法力那么高,一定有办法救我的。
  
      ”
  
      “没有。”
  
      “师父!”朔月哭了。
  
      辰旭肩膀一顶,把朔月顶了回去。
  
      朔月晃晃悠悠,但她很快就站稳了脚。
  
      站稳……了……脚?
  
      她的脚有知觉了?朔月试着抬抬手,发现手也抬起来了,之前的痛觉和麻木全没了,她马上开心起来了,当她眼角余光瞥见浮坐在空中的辰旭的时候,不由得撇嘴,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啊?嘴里面说一套,却做一套,明明就是可以帮她恢复过来嘛,却还要骗她说不行,真是坏极了!
  
      辰旭缓缓降到朔月的身边,双脚踏在田坎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山羊胡,问:“是你欺负我徒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