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4章 尾声

第74章 尾声

    山羊胡脸色端正起来,警惕地盯着辰旭说道:“是你!”
  
      辰旭抬高下巴,声音依然古井无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
  
      山羊胡不由得退后一步,说:“是又怎么样?”
  
      “再死一次吧。”辰旭说。
  
      下一秒,山羊胡的身体就爆裂开了!
  
      “啊!”朔月离得太近,顿时被这惨烈的一幕给吓得尖叫出声!
  
      一个完整的人就这样在她的面前被撕裂开了?辰旭连手指头都没抬一下呢,一个完整的人就这样被他给撕了?
  
      太可……
  
      “怕”字都还没有浮现在朔月的脑海里,一只脚丫子就从后踩上她的背了,辰旭趾高气昂地说:“你怎么这么没用?让你对付一个尸妖都对付不了,再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你们不烦不腻,我都腻了!”
  
      说完头一转,看向正在和阿诚搏斗中的尸妖。
  
      朔月看出了他的杀意,“师父!”不知怎么的,身体先脑子一步做出行动,她冲上去抱住辰旭的手臂,辰旭不悦地看了她一眼,问:“做什么?”
  
      “……”朔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啊!但是这个时候,她竟然发现自己不太希望那个尸妖就这样死去?!这绝对不是她该有的想法!
  
      “我……让我自己去对付那个尸妖!”等朔月反应过来,嘴巴已经先一步说出这句话了,身子也朝阿诚那边跑去。
  
      她跑过去的时候,回头一看,看见辰旭站在田坎上,风轻轻吹,吹来的是腥风,但是当辰旭衣袂飘起来的时候,却似乎被净化了。
  
      她跑到阿诚身边,喊说:“师兄,我来帮你!”
  
      说完就插入到阿诚和尸妖的中间,她的加入暂时缓和战局,双方都停了一下。
  
      “封尸诀!”朔月大喊,趁着尸妖发怔的时候,打到他的眉心,一下子,安静了。
  
      “倒!”朔月眨眨眼,说,尸妖马上僵硬地倒了下去,化作一阵青烟不见了。
  
      朔月拍手欢喜地说:“我打死了尸妖了?”
  
      阿诚懵懵的,说:“应该是吧……”但是他眉头皱着,他也说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按理来说,封尸诀并没有能把尸妖打得魂飞魄散的力量啊,难道是这丫头天赋实在太高了,把中级封尸诀的力量提升到了高级,据说当封尸诀修炼到顶级的时候,是有把尸妖打得魂飞魄散的效果的,如果是这样,那朔月的修炼天赋也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我们就完事儿了?”朔月眨眨眼,天真地问。
  
      “嗯……应该吧……”阿诚不确定地说。
  
      “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了?”朔月捧着脸,开心地说。
  
      “嗯……对……”阿诚仍然在震惊中。
  
      他们往回走,朔月经过辰旭身边的时候,心虚地低下了头,完全不敢抬起头来看辰旭一眼。
  
      辰旭唇角勾起了然的微笑,化为黑猫,落入朔月的帽兜里,闭上了双眼。
  
      ******
  
      翌日,朔月收拾东西,要跟阿诚回去了。
  
      她走的时候是悄悄走的,村里面的人都以为她和辰旭是大妖怪,所以他们走的时候,没有太声张,是躲着走的。
  
      她走之前,去阿花家看过阿花,她想把阿花带回去,因为她觉得阿花的父母不是好父母,他们为了还债可以卖掉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而当未来有一日阿花父亲再次欠下一大笔赌债,那该怎么办?到时候阿花的身边可就没有第二个她了,那到时候,没有良心的阿花父母就会卖了阿花的。
  
      朔月当着阿花家所有人的面,把她的话说出来,她拉着阿花的手,要把阿花带走,而阿花家的人都不敢上前来一步,因为在他们眼中,朔月头顶上蹲的黑猫就是个妖怪,朔月也是个妖怪,都是会杀人的!
  
      但是阿花不走。
  
      她说,这是她的父母,她找了十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就算父母有什么不对,她也想和他们在一起。
  
      阿花的弟弟阿文也站出来,拍着胸脯说他一定会保护姐姐的,绝对不会让爸妈再犯第二次错误了。
  
      朔月看阿文的样子很认真,迟疑了。
  
      阿诚拉拉朔月的衣服,对她说,这是阿花的选择,她应该要尊重阿花的选择。
  
      后来,阿诚要了阿花家里的电话,也留了棺材铺的电话给阿花,和阿花说,如果她爸爸妈妈欺负她了,让她打电话去找朔月,朔月再远也会赶来帮助她的。
  
      在走之前,阿诚对阿花的父母说,他们每个月都会打电话过来找阿花的,如果再出现抛弃孩子、转卖孩子这种缺德事,他们不会放过他的!
  
      阿花的父母再三保证,不会这样做,他们这才离开了砧板村。
  
      你以为,这就是结局吗?
  
      no!!
  
      回到棺材铺后,朔月跪了整整一小时键盘。
  
      原因是:谁让你离家出走的?
  
      朔月辩解无能,只好含着泪,默默地跪键盘。跪得双腿麻木的时候,白三叶提着皮鞭出现,问:“你知道错了吗?”
  
      朔月认真地举起手掌对天发誓,以后一定会听师父师叔师兄们的话,再也不离家出走了(谁让她是年纪最小的呢?),白三叶这才放过她……
  
      *******
  
      砧板村,山旮旯角,天空闪过一道惊雷,一个黑影慢慢地从泥土里翻身出来。
  
      他甩甩头,想起那日白天的一幕,当那丫头的封尸诀打入他眉心的时候,却没有奇效,因为,在做法过程中,她故意捏错了一个手势。
  
      他们眼对眼凝视了3秒钟。
  
      他看到她眼中满满的担忧。
  
      接着,他看见她嘴唇动了动,用没有声音的口型对他说:别再害人了!
  
      就那一刻,他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的背后站着深不可测的万年老妖,在那万年老妖手下,他是根本逃不过的,那小丫头啊,想救他就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助他逃过一劫。
  
      他扬起头,对天一笑。
  
      那丫头啊,到最后还是作妖……
  
      *******
  
      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一个黑斗篷男子睁开了眼,面朝东方,他攥紧了拳头。
  
      “找到了,他在砧板村……”
  
      ——《第二卷,冥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