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5章 开学咯!

第75章 开学咯!

    《第三卷,74号公车》预告:
  
      一个暑假过去之后,朔月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市内的第一重点高中,和小师哥苏扬同班。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但是小师哥总是对她爱搭不理,上学放学都不和她同路,嘤嘤嘤,人家柔弱女孩子一个人晚自修回家会害怕的啊!有一天,朔月晚自修下课,独自回家,她搭上了74号公车,车子载着她慢悠悠地驶去火葬场……
  
      ————————————
  
      9月7日,三叔(纸人白三叶,为了区分真假白三叶,真的白三叶被朔月称作“师叔”,而假的白三叶被称作“三叔”)一大早就把贪睡的小家伙们叫醒了。
  
      因为,从今天起,朔月和苏扬就是正式的高中生了!
  
      三叔是白三叶的纸人分身,制作出来,就是有两个功用的,一是孩子保姆,二……是家政夫,打扫,做饭、洗衣,整理,一切杂货都由他做。
  
      比起本尊,三叔性格被可以制作成了万能管家模式,和漫画界里的384有得一拼(《黑执事》里的塞巴斯蒂安,粉丝简称其名为384)。
  
      朔月从被窝里钻出个头来,眼睛还没睁开,一只大手就抓住她乱糟糟的头发揉了揉,头顶上传来温柔的笑声:“小懒虫快起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哦,你有10分钟的时间洗漱,20分钟下楼吃早点,我们就要出发去上学了哟!不要让大家等太久。”
  
      等朔月睁开沉重的眼皮的时候,透过眼缝,她看见三叔打开门一蹦一跳地跑出去,三叔简直就是个天使啊,每天都拥有无限的精力,做什么事情都好像不会累一样,而且还喜欢笑……这样天使般的三叔怎么会是恶魔师叔的分身啊!在朔月幼小的心灵里,这简直就是史上最不可思议事件之一!
  
      “师父……你好重……能从我腰上起来吗?人家要去上学了……”朔月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说。
  
      下一秒。
  
      被踢出房间。
  
      “砰”——甩门!
  
      朔月抱着枕头,躺在门外,瞬间清醒了很多。
  
      她……
  
      她又被那只可恶的黑猫一脚踹出来了!
  
      这是什么猫啊!白天睡觉,晚上也睡觉,它难道不是万年老妖吗?为什么跟只真正的懒猫一样,能从早睡到晚??
  
      是个懒猫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有起床气?!
  
      又不是她叫他起床的!明明就是三叔每天早晨定时进门叫她起床(暑假早起是为了修炼)的嘛,为什么最后被踹出门的却是她?!
  
      这种臭师傅,不要也罢!
  
      朔月好生气,哼哼!
  
      这时,一双手穿过朔月的腋下,轻轻松松地抱起来了。
  
      朔月转头一看,背后抱起她,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白牙好像还会闪光呢!这么一大早就笑得这么阳光灿烂,可是犯罪啊!
  
      “谢谢二师兄……”朔月抿着嘴,小小声地说,免得没刷牙,口气蹿出来。
  
      谢九云脸色拉了下来,用力地扯着朔月的包子脸,生气地说:“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二师兄!!”
  
      “知道了,二师兄……”
  
      这小丫头!是故意的吗?谢九云生气地多加一只手,用力地蹂躏着朔月的脸!
  
      “幼稚。
  
      ”一个冷酷的声音从旁边钻了出来,朔月和谢九云转头看去,旁边房间里走出一个人,衣服书包都弄整齐了,正是朔月的小师哥苏扬。
  
      朔月和苏扬生日只差三个月,是同龄人,但说实话,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朔月看到苏扬,一直都觉得怕怕的,相处了一个月,说话却从来没有超过两句话。你以为那两个字“幼稚”是在说朔月吗?no!是在说谢九云,对于朔月,苏扬一直把她当做是空气!
  
      这个屋子里,最爱笑的人有谢九云,三叔(纸人算吗?好吧,算吧),最恶魔的是白三叶,最好人的是阿诚哥,最冷酷的辰旭和苏扬,前者是冷酷加任性,后者是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散发着浓浓的“异类”气息。
  
      朔月听说过,这个小师哥之所以会变得这么怪,完全是因为儿时的遭遇,据说是天生异能,小时候不会控制,被人当做怪物,被父母扔到臭水沟里,被小孩欺负,后来被白三叶捡了回来,但是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了。当然,白三叶和两位师兄是例外……所以朔月就是外来人!
  
      朔月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师哥——很、讨、厌、自、己!
  
      太失败了……
  
      吃早餐的时候,白三叶盯着家里面的两个问题小孩……嗯,两个小孩吃饭为什么距离那么大?
  
      “咳咳,”白三叶清清嗓子,作为一家之主,发言说:“苏扬,朔月。”
  
      朔月立马放下饭碗,响亮地应了一声:“到!”
  
      苏扬放下饭碗,漫不经心,懒懒散散地应着:“什么事?”
  
      白三叶说:“你们以后就是高中生了,而且是同一个班级。苏扬,你要好好照顾小师妹;朔月,你要好好听师哥的话。”
  
      朔月用力点头,萌萌哒地回复:“嗯!”
  
      苏扬低声嘀咕:“看心情吧。
  
      ”
  
      “……”这个小师哥,一点都不可爱!朔月表面天使般地微笑着,内心掀起狂澜怒火!这个臭师哥,回答师叔话的时候,看都不看她一眼,很明显就是看不起她嘛!
  
      白三叶看看朔月,看看苏扬……嗯,这两个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吃过早餐,阿诚送大家一起出门。
  
      谢九云问阿诚:“老大,你不去学校真的好吗?今天你也开学了吧?”
  
      “没关系啊,开学第一天什么的,大学最无聊了,反正是开会,去不去也不打紧,只要不点名就好。”阿诚拍拍谢九云的屁股,咧嘴一笑:“加油啊,高三狗。”
  
      谢九云顿时就泪了。
  
      高三狗,没人权,呜呜呜!
  
      这时候,三叔也把车开过来了,开学第一天,他要送三个高中生一起去学校呢,说来也巧,三个高中生都是同一个学校呢!
  
      开学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