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7章 你好做作

第77章 你好做作

    “抢劫,把钱拿出来!”
  
      什……什么?
  
      朔月盯着眼前闪闪发亮的刀子,傻了眼了,真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com她一直都觉得这个巷子特别适合犯罪啊,有木有?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发生在她的身上。
  
      碰上犯罪,那该怎么办?
  
      朔月眨眨眼,挤出一滴泪,冲远去的苏扬的背影哀求地喊:“小师哥救命!有人欺负我~~!你快来帮帮我。”
  
      这个时候,就是最应该上演“英雄救美”的剧情,对不对?
  
      在朔月的计划中——苏扬回过头,见义勇为,干掉持刀抢劫的歹徒,然后她就能窝在苏扬肩膀上,卖萌给小师哥点个赞,然后他们的感情就会飞升,这样以后在棺材铺里见面,也就不会太尴尬了。
  
      苏扬应该是可以干掉这些人的,先不说她那三位师兄从小就练武,就说三位师兄从小修炼的法术,那些神奇的法术再小也能控制人的身体,朔月就见过白三叶为了教训调皮捣蛋的谢九云,就扎一个小稻草人,绑上谢九云的头发,然后做法控制谢九云,让谢九云自己打自己屁股的。谢九云自己打自己屁股打得很狠,疼得哎哟哟直叫,但就是停不下来。
  
      如果苏扬也用出那样的法术,那解决这些小喽啰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呢!
  
      但是……
  
      但是!!
  
      苏扬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歹徒一号舔舔嘴,说:“那小子是你的什么人?跟你是一起的?”
  
      朔月赶紧拉关系,眨眨眼,弱弱地说:“对!他是我哥哥!”
  
      歹徒一号打打手指,指挥人上去把苏扬给抓住,一起敲诈这两个高中生。
  
      但是歹徒二三号跟上去,苏扬看起来是在走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歹徒二三号却没有追上他,苏扬一个转弯,就把歹徒二三号给甩开了。
  
      朔月:“……”
  
      有这样的小师哥,咱们还能好好地继续玩耍?!
  
      “看来你哥哥害怕我们,不愿意救你啊,小妹妹。”歹徒一号把朔月压在墙上,伸手搓了搓手指,用淫邪的目光注视朔月,问:“小妹妹,你要乖乖孝敬哥哥们呢?还是让哥哥们帮你搜啊?”
  
      靠!还想吃她豆腐呢?
  
      朔月内心叹气,继续可怜兮兮地大喊:“苏扬!小师哥!救命!快来救救我啊~~~”
  
      她就不信那臭小子的内心是石头做的,会让一个女孩子陷入这样的危险里!所以他应该还藏在这附近,只要她再加把劲,一定能把他喊出来的。
  
      但是,她喊啊喊,苏扬就是没有露面。
  
      这时候,朔月再次自带背景——一阵风在她背后刮过,卷起脚边几根枯黄色的落叶。
  
      好可怜……
  
      “真可爱。”歹徒一号摸摸朔月的脸,流口水说:“叫得这么可爱,哥哥都忍不住想要好好疼爱你了。小妹妹,今晚上就不要回家了,陪哥哥好不好?”
  
      咸猪手,伸进了朔月的校服裙子里。
  
      青筋暴跳!
  
      下一秒,朔月一脚把歹徒一号踹飞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啊?想当年,她可是横扫整个孤儿院的小霸王,阿花可是她罩着长大的呢!打架?哼哼,她从小就是在打人和被打中度过来的,!!
  
      朔月凶相毕露,拿着书包发疯揍人,一般歹徒出来抢劫,如果不是惯犯,一般都会比被抢劫的人更害怕。
  
      你说他们能不怕吗?
  
      他们只是想吓唬吓唬一些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小弟弟小妹妹,拿一点零花钱花花而已,刀子拿出来就是拿来吓唬人的,他们可没有想过要弄出人命,要是不小心弄伤了、弄残了、弄死了,那他们就不是抢劫,而是杀人犯了,杀人犯可是要被捉去枪毙的,是不是的?谁不怕?
  
      但是吧,朔月发起飙来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疯了!
  
      发疯的朔月抡着书包把比自己高大一倍的歹徒们打得嗷嗷叫,最后落荒而逃。
  
      “你妹的!敢抢劫到我的头上,也不看看我是谁?!”朔月搓搓鼻子。
  
      下一秒……
  
      她看见苏扬倚在前方的墙上,在看着她。
  
      咚——书包落地。
  
      这臭小子……怎么在这里?他不是已经走了吗?那个姿势是什么姿势?难道说他一直就站在那里看着她怎么发威?
  
      怎么办?她可以是一直努力地把自己弄成软妹子的样子,各种卖萌撒娇打滚,可没想过要把自己女汉子霸气的一面暴露出来啊,以后,还能黏在苏扬身边改善关系不?好歹也是同住一个屋檐下,整天不说话,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会很尴尬吔!!
  
      “那个啊……”朔月摸着脸,努力挤出一个柔弱的微笑,说,“师父教的功夫真的很有用吔……”(内心os:那吊儿郎当的师父压根没有教过自己什么!)
  
      苏扬慢哼一声,不冷不热地突出了一句话:“你好做作。
  
      ”
  
      “……”
  
      神马?
  
      啥米?
  
      她……耳朵是听错了吧?
  
      那个臭小子说她——好、做、作?!
  
      泥煤的!
  
      朔月这个暴脾气啊,再也忍不住了,冲了过去,什么软妹子、什么淑女形象统统抛掉,再也不小碎步小碎步地跑了。她冲过去,揪住苏扬的领子。苏扬眼角一挑,问:“干嘛?”
  
      “揍你!”老早就想这么做了,朔月举起拳头,开揍!
  
      ————(我们是软妹子联盟,所以暴力画面不做描写哟~~省略3000字暴力描写)————
  
      这一天,回到棺材铺之后,阿诚在钉棺材,看见两个小孩从门口走进来,不由得吓一跳,问:“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苏扬低声说。
  
      朔月捧着脸,甜笑:“阿诚哥,没什么哟~~我们在回来的路上碰到歹徒抢劫了,小师哥好厉害,帮忙打跑了那些可恶的歹徒呢!”
  
      “哦。”阿诚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苏扬不理这两人,径直回了房间。
  
      就在朔月也要回房间里的时候,阿诚悄悄地来到了她身边,凑在她耳朵上,压低了声音说:“你们呀,以后打架可别打脸,被师父发现了可是要挨鞭子的,知道吗?我去给你拿掉药。”说完就走了。
  
      “……”神马?
  
      朔月三秒钟后反应过来,难怪那小子打她的时候,都没有打脸呢,好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