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8章 74号灵车

第78章 74号灵车

    开学,一个月,朔月再次被苏扬甩掉了。(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那个臭小子啊……”朔月一个人站在14号公车站牌下等车,现在再想起苏扬那个混蛋,朔月再也不生气了,只是把牙齿咬得格格响。
  
      上学之前,在白三叶面前说的好好的,但实际上呢?每天晚上都努力把她甩掉,自己回家!难道他不知道让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走黑巷子,女孩子会感到很害怕的吗?男人难道不应该绅士一点,跟她一起走,并且呵护她吗?
  
      真是太过分了!
  
      哼!
  
      自从跟苏扬打了一架之后,朔月就不在苏扬面前装了,然后,打架的时候,她绝对不打脸!
  
      不过,真的好累呢。朔月打了一个呵欠,自从做了班长,她以为做班长能让苏扬刮目相看,回到家里,白三叶能夸夸她呢,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做了班长之后,她反而累得要命,每天要帮老师收作业发作业,还要管纪律,每次放学还得最后一个人走,因为她要锁门,早上也必须得是第一个到,因为她要开门……
  
      真累啊!
  
      就这样劳碌过了一个月,朔月的身体有点受不住了。
  
      她打了一个呵欠,看了看时间,心想还有十几分钟10号车就要到了,那她就先打个盹儿吧,车子来了,司机一定会叫她的,因为她已经和10号车的鬼司机混得很熟了。
  
      ……
  
      5分钟后,“哔哔——”朔月被一个车鸣声吵醒了,她面前停了一部公车,朔月赶紧跑了上去,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合上眼睛继续睡觉。
  
      坐车有位置的时候却不睡觉,那就枉费了这个好位置,不是么?
  
      朔月呼呼大睡,等她再醒来,就快到黄泉一路了,于是她也就不再睡了。
  
      车子停在黄泉一路的站牌下,朔月从后门下车了,然后回棺材铺去了。
  
      着急着回家的她,完全没有发现,在她的身后,再次缓缓启动的那部公车牌子上写的不是“10”,而是“74”……
  
      翌日夜晚,朔月再次被苏扬抛下,她自己一人去到站牌下等车,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她今天感觉到特别累,就好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一样,一整日都提不起精神来,有些困乏。
  
      她看了一下手表,离10号车到来还有几分钟,不妨就先打会儿盹,车来了再上车。
  
      于是朔月靠在公车站牌下,闭上了眼。
  
      这一次,她睡得比昨夜还沉。
  
      5分钟后,车子来了,司机拍着喇叭把她给弄醒了。
  
      朔月揉揉眼,但眼皮子几乎张不开,她上车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鬼司机,她发现那是一张生面孔,她和10路公车司机都很熟,基本上都认识的。
  
      但是这个司机却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
  
      “你是新来的司机?”朔月问。
  
      那司机笑呵呵地点头,说:“是呀,昨天刚上班的,你怎么知道?”
  
      朔月说:“我每天都搭你们这车,你们有几班司机在开车,我基本都认识。”
  
      “这样啊……”司机拉开手刹,启动了车子。
  
      朔月看了一眼车厢,发现车厢里人还是蛮多的,都没有了空位。
  
      10路公车,明明是白天给人搭车的,所以一般车子上很空,几乎没有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却有不少的人,连过道里都站着人。
  
      没位置,难道要她站着睡吗?
  
      唉!
  
      无奈,朔月只好拍拍鬼司机的肩膀,说:“你记得,到站了你叫我。”
  
      “好诶!”
  
      朔月十分放心,打了个呵欠,就扶着铁柱子,闭上了眼睛,昏昏欲睡。
  
      等她下一次醒来的时候,车子正好要启动,而这个站正是黄泉一路的公车站牌,朔月赶紧叫起来:“停……停车!”
  
      司机停了下来。
  
      朔月赶紧跑下车,在下车之前,她瞪了一眼那个司机,埋怨道:“不是说好了到站了叫我的吗?哼!”
  
      她跑下车,匆匆回棺材铺去,完全没有看到,在她下车之后,那鬼司机呢喃道:“没到站的啊……”
  
      第三天,第四天……接下来好几天,朔月都会搭上同一部车子,她每次上车看到是同一个司机,都会忍不住翻白眼,因为现在她只要看见这个司机,就会想起那天晚上的非常不好的回忆!
  
      这个司机太不靠谱了!
  
      司机似乎也忘记她了,这部车每天晚上搭载的乘客真多,客人多的话,司机记不住她也是正常的。以前那些10路公车司机都记得住朔月的脸,那完全是因为搭车的人不多,整条黄泉一路的人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容易急得很。但是这部10路公车的乘客出乎意外的多,所以司机根本记不住朔月的脸。
  
      今天,车子上终于有空位了。
  
      朔月坐上了的那位置,心情好了许多。
  
      她在那个位置上打起了盹。
  
      不过她时间观念十分准,即使打盹了,她也能在快到站或者是到站的时候,清醒过来,然后下车。
  
      第六天,又多出了一个空位。
  
      第七天,空了三个位置。
  
      十天过去后,朔月终于发现——
  
      空掉的位置就是空掉了,除了她,根本没有一个“人”会去坐那些空位!
  
      这真是奇怪,难道他们站着,不会觉得累吗?
  
      朔月觉得很奇怪,这一天晚上上车的时候,朔月发现了一个怪事。那就是这些人……好像还是那些人!
  
      第一排位上的坐的是一个白胡须老爷爷,就一直是白胡须老爷爷。
  
      第二排位上有个胖嘟嘟的小孩,不肯把位置让给别人坐,于是他的母亲只能无奈地站着,宠溺地看着他,说:“小宝别动,不许抓姐姐的头发!”
  
      然后,有一个大肚子的女人站着,眼神可怜兮兮的,她似乎是一个孕妇,希望周边的乘客能起来给她让座,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把座位让给她。
  
      好像……没有变化一样。
  
      当朔月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她内心变得不安起来了。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当车子停在站牌下的时候,朔月用最快的速度从车上跑下来了,她下车之后,回头看,车子已经启动,而上面写的牌号赫然是……74!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