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79章 终点站是火葬场

第79章 终点站是火葬场

    74号车?黄泉路上有这个车吗?
  
      朔月疑惑极了,转头看看站牌,发现上面只有1-10号车,还是和以前一样,1-9号车只有晚上才开,而且是开去其他黄泉路的车,只有10号车是开往凡人车站的,并没有74号这个站牌。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 .>
  
      真是奇了怪了,黄泉路上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一部74号车?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都是能坐到这个站的。
  
      朔月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于是就回去了。
  
      第二天晚上,朔月再次上了74号车,这一次,她有心情和那个鬼司机聊天了,说:“你为什么要开这个车啊?你这个车是什么时候运营的?我以前怎么都没有见过你这部车呢?”
  
      鬼司机笑笑,说:“妹子你说笑了,我这74号车在这条线上已经开了很久了,你要是常常走这条路的话,你应该是会知道这个车的啊。”
  
      “是吗?我真的不知道。你做司机有多少年了啊?”朔月好奇地问。
  
      鬼司机说:“昨天刚做的司机。”
  
      “昨天……?昨天是你搭的我啊!”朔月说。
  
      “是吗?真巧啊!”鬼司机呵呵笑,开动了车。
  
      朔月觉得奇怪,就走了。
  
      她经过那个孕妇的身边,看见她扶着腰,满脸的辛苦,而别人还是没有打算让她坐下。朔月不忍地看看她的肚子,心想肚子这么大,总不会是在这里生出来吧?于是就对那孕妇说:“阿姨,那边有空位,你要不要过去坐坐?”
  
      那孕妇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然后摇了摇头,拒绝了朔月的建议,说:“不行呀,那是别人的位置,我不能过去坐的。
  
      ”
  
      朔月皱眉,说:“什么呀!现在那里没人坐,我们任何人都能过去坐的。来,阿姨,我扶您过去坐。”说完,就把那孕妇扶到空位上去坐,孕妇坐下后,惶恐不安地和朔月说了声“谢谢”。
  
      说起来也怪,朔月总感觉这个孕妇阿姨不是很想坐下来一样,这难道不奇怪吗?别人都说做孕妇是很辛苦的,朔月还小,不懂做孕妇的辛苦,但是看到这个孕妇阿姨肚子那么大,光是看着她就觉得她很辛苦了,更别说是站着了。如果不让孕妇坐下来休息,她会良心不安的。
  
      车子上还有其他的空位,朔月看没人去坐,自己就跑去坐了。
  
      还真是奇怪,车子上还是之前那些人,空位也还是那些空位,这个车子怎么那么多人不会过去做的?
  
      朔月坐下来没过多久,就困了,打了个呵欠,睡着了。
  
      在她睡着后一分钟,前面第二排位上的女人摸摸位子上的小男孩的脸蛋,宠溺地说:“小宝别动,不许抓姐姐的头发!”
  
      车子开动了。
  
      路过黄泉一路那一站的时候,车子没有停,而朔月也没有睡醒,车子就这样、径直地、朝终点站开去了……
  
      —————【我是时间分割线】—————
  
      “喂!起床了,快起床,到终点站了!”
  
      有人轻轻拍着朔月的脸,朔月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醒过来,刚起来的时候还想着说,嗯,终于到家了。但是三秒钟过后,朔月马上就被吓醒了!
  
      “什么?终点站?我的可不是终点站啊!”朔月赶紧跳起来,不安地朝窗户外看去,只看见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地方好像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物,好像是个工厂什么的,根本就不是黄泉路!这下该怎么办?她要不要打电话回去,让三叔出来接她?可是……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电话……电话又该跟谁借去?她只是个高一学生,家里人还不给配手机呢!
  
      “喂!到站了,快下车!”司机站起来催促道。
  
      “……”真没办法,朔月只好抓起书包,跟着乘客们一起下车。
  
      下了车之后,朔月发现所有的乘客都排成一条长龙,走进那大工厂里面。
  
      他们要去做什么?
  
      朔月挠挠头,心想自己要不要跟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叔叔阿姨借一下手机,打电话回去让三叔过来接自己?
  
      她扫一眼队伍,正锁定其中一个人,准备上去借手机的时候,忽然有个人走过来,拍了拍她的手臂,说:“你做什么?快排好队,时间不等人,早死早超生呢!”
  
      “呃……”是怪她扰乱了队伍秩序,那还好说,但是为什么最后一句话让人听起来是那么的不舒服?
  
      算了。
  
      朔月站好队,心想也许进了厂子里面的时候,厂子里的人也许可能会有电话借给她呢?
  
      于是她就随波逐流,跟着其他人一起排队走了进去。
  
      厂子里没人。
  
      空气中有股臭味。
  
      朔月觉得很臭很刺鼻,于是捏住鼻子,而且他人却若无其事,面无表情地继续走着。
  
      “你们要去哪里呀?”朔月问。
  
      但是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回答她。
  
      朔月好奇心起来了,于是打算跟着他们去看看,他们打算做什么。
  
      不一会儿,队伍的行走速度慢下来了,朔月也慢了下来。她实在受不了捏着鼻子不能呼吸的感觉了,于是松开手,大口呼吸了一下空气,然后——把自己给呛到了!
  
      “咳咳!”
  
      好呛,什么东西被烤焦、烤臭的味道。
  
      这什么鬼地方啊?比厕所的味道还更让人难以忍受!
  
      朔月实在忍不住了,跑到前面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排队上车,然后还排队一起去上厕所?
  
      真是奇了怪了!
  
      她跑到前面,发现……
  
      前面的是个大火炉。
  
      大火炉有大口子,能容许一个人钻进去。
  
      火炉里有火在熊熊燃烧,焦臭味就是从火炉里传出来的。
  
      有个人正钻进去,朔月吓了一跳,赶紧去蜡烛那个人,说:“你干什么呀?你想把自己烧死吗?”
  
      “死……?我们不是已经死了吗?”那个人回过头,对朔月嘿嘿一笑,只见,那个人满脸是血,半边身子凹进去了,一大块皮肉掉下来,却还黏在身上,半掉不掉的,头炉上破了一个洞,洞里面白花花的,是脑浆……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