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44号棺材铺 > 第85章 悲问剑

第85章 悲问剑

    回到44号棺材铺,一进门,朔月就扑到白三叶膝盖上哭,委屈地说:“师叔,这一次你不帮我,你也得帮啦!”
  
      于是朔月把晚上碰上的事情和白三叶说了一遍,白三叶听完后,脸色全变了。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 .com提供
  
      “那些鬼现在应该还没有杀害过什么人,但是怨气却在不断地增强,这说明背后是有什么东西在捣鬼,要想知道背后究竟有什么东西在捣鬼,那就要再去火化场一趟,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火化炉里面一定藏有什么东西,只要把那东西找出来,问题也就能迎刃而解了。”
  
      说完,白三叶看了朔月和苏扬一眼,说:“正好,明天星期六,你们没有课吧?”
  
      朔月和苏扬点点头,说:“对,没课。”
  
      “那正好,你们明天去一趟吧,希望能把事情顺利解决。”
  
      苏扬一怔,问:“师傅,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白三叶摇头说:“不了,你们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学学怎么捉鬼了,不然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你们跟我过来。”
  
      “嗯!”
  
      白三叶转过轮椅,他的轮椅扶手上有个电子仪器,上面有方向盘,白三叶可以通过它来自由操纵怎么移动轮椅。
  
      他带着苏扬和朔月进了书房,在书房的书架上转一转一本书,下一秒,另外一面墙转开了。
  
      朔月忍不住想,她家师叔好高端,书房里面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机关,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好宝贝?朔月直觉,这个密室里面一定暗藏着什么不得了的宝贝,所以白三叶才会把他们带过来。白三叶虽然说不帮忙,但是肯定也是担心他们的安危的,所以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好宝贝,帮助他们去降妖除魔的。
  
      真好,她就知道自家师叔就是好~~一点儿都不像那个讨厌鬼师傅……
  
      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密室里倚靠着一道颀长的身影,朔月一惊,真是说谁就见谁!而且,这个密室刚刚打开啊,辰旭什么时候跑到里面去了?朔月记得,刚刚在前厅里的时候,辰旭明明就是变成猫,蜷在白三叶轮椅下打瞌睡的。
  
      这个师傅,比鬼还更像个鬼。
  
      白三叶一点都不意外辰旭进去了,他视若无睹地推着轮椅进去,经过辰旭面前,径直地往里面更深处走进去。
  
      朔月跑过去,看了一眼辰旭,只见他懒洋洋地笑,这个人本来就长得形容妖冶,现在一笑,更是美丽动人。以前看辰旭的脸,朔月从来不觉得怎么样,但是现在看见他笑一笑,莫名心动!
  
      她脸一红,赶紧低下头,从辰旭身边经过,赶紧加快脚步跟着白三叶走进去了。
  
      等她走过去后,辰旭这才离开墙,慢悠悠地跟在朔月的身后走进去。
  
      朔月感觉到辰旭跟在自己的身后,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辰旭皱皱眉,不明白这个小丫头跑那么快干嘛。
  
      当他们走到密室深处,看见白三叶停在一个案台上,墙上悬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个古装老人家,看起来像是个道士。案台上摆着一个小香炉,白三叶对着画像拜了三拜,然后把香插进了炉子里。
  
      “你们也过来拜一拜吧。”白三叶说。
  
      苏扬和朔月依言,过去拜了三拜,拜完之后,苏扬才疑惑地问:“师傅,这是谁?”
  
      朔月忍不住好奇,怎么,苏扬是在白三叶身边长大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这间密室,不知道这幅画上画的是谁?
  
      白三叶神色黯淡,说:“别问,让你们拜就拜,以后要是看到穿着和这画上的人一样衣服的人,一定要对他们放尊重一点,知道了吗?”
  
      “知道了。
  
      ”苏扬在白三叶面前是个乖宝宝,白三叶不让问,他就马上应下来。朔月还有点儿犹豫,但是见苏扬已经应了,于是也就应下,也不再去问白三叶,这幅画上的人是谁。
  
      拜完了画像之后,白三叶吃力地探出身体,苏扬见他不方便,赶紧上前去扶白三叶。白三叶有了苏扬的相助,于是变得轻松许多。他撩开画像,画像后面是一个长50厘米,宽20厘米的暗格,正好能被画像给盖住。暗格里搁置着一个的蓝色长型锦盒,白三叶把锦盒取了出来,放在案台上。
  
      “苏扬,这个借给你,用完后,记得还回来。”白三叶说。
  
      “是。”
  
      朔月发现,这锦盒很干净,就像是新的一样,看来白三叶将这个宝物躲藏在这个地方,但是还是每日都过来擦拭一下这个宝贝,所以才会显得这么干净。如果是一直放着不用,那么这个锦盒上就是沾满了灰尘。
  
      苏扬当着白三叶的面,打开了锦盒,里面放着的是一柄青铜宝剑,看起来是十分华丽。
  
      苏扬拿出剑,仔细看了一看,少年的眼神里全是拿到了宝物的惊喜与兴奋呢。他看到剑柄上刻有一行字,于是他轻轻念出来:“悲、问——这是悲问剑?”
  
      白三叶点点头,神色比往常显得十分严厉:“苏扬,这悲问剑借你一用,但你记得,带出去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这柄剑,只有在用的时候,你才能把剑拿出来,用完就马上放回盒子里,赶紧送回来,绝不能在外逗留片刻,知道了吗?嗯?”
  
      苏扬赶紧低头:“是,徒儿知道了。”
  
      然后,苏扬把悲问剑放进了盒子里,装好,抱进怀里。
  
      然后……
  
      咦……
  
      就这样结束了吗?!!
  
      朔月着急地站出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白三叶说:“师叔师叔!你都给小师哥那么厉害的宝剑了,那我的呢?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宝剑送给我?”
  
      白三叶翻了一个白眼,指着辰旭说:“你不是有他了吗?”
  
      “他没用……不,他非常可靠!”朔月刚说出来,辰旭就射来一道杀人的视线,她赶紧机智地改口,然后擦了一把汗!
  
      这种师傅,本来就是要了也没用啊!嘤嘤嘤!
  
      这时候,辰旭走过来,捏住她后脖子,把她提起来,说:“好了,快点给我去烧鱼吃,我饿了。”
  
      我去!!!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