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三十章 上门请罪

第三十章 上门请罪


  
      不过,说归说,僧格林沁的府上,兄弟两个还是要去的,这个吉尔格真的捅了篓子,如果僧格林沁真的揪住不放的话,只怕吉尔格小命都难保得住,毕竟为了一个小小的男爵,咸丰皇帝绝对不会跟倚为柱石科尔沁亲王闹掰的。
  
      僧格林沁正在府上与郭烨商量着天津的防务,下面的管家柴达木走了上来,说道:“王爷,郑亲王端华与肃顺大人求见!”
  
      僧格林沁微微一笑,说道:“看看,看看,郭烨,人家找上门来了!”
  
      郭烨笑道:“王爷说笑了,他们两个找上门来,只怕也不是向我兴师问罪,小小的吉尔格竟然敢辱骂亲王,郑亲王这个姐丈只怕也要担着干系的!”
  
      僧格林沁大笑道:“好你小子,竟然如此奸猾,原来早就想透了其中的关节了!”
  
      郭烨当然就想清楚了,从哪个吉尔格张口骂人之时,就已经注定了他一个男爵是绝对无法挽回颜面的了。
  
      僧格林沁说道:“柴达木,请两位王爷到客厅叙话。”
  
      时间不长,端华与肃顺走了进来。僧格林沁长身而起,笑道:“郑王爷,肃顺大人,夤夜到访,本王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郑亲王连忙笑道:“僧王客气了,僧王为了朝廷安宁多年来南征北讨,劳苦功高,这一次又将英法等长毛子给收拾了,实在是大快人心啊,王爷今日回京,我们兄弟理应上府拜会,致以问候!”
  
      一侧的肃顺也笑道:“僧王一路辛苦了,此番大沽口一战,扬我天朝之威,功盖当世,即便是皇上也是赞誉有加,称僧王为国家柱石啊,下关实在是仰慕的很。”
  
      僧格林沁连忙客气到:“两位是在谬赞了,此番大胜多是来列祖列宗保护,皇上的洪福,些许微功,算不得什么,来人,献茶!”
  
      三个人分宾主落座,肃顺方才问道:“王爷,您身旁这位年轻俊彦倒是眼生的很,不知道是……”
  
      僧格林沁笑答道:“呵呵,郑王爷,肃顺大人,忘记了跟你们介绍,这位就是我们大清新近涌现的豪杰,此次大沽口之捷实在对亏了他筹划之功,应对之策,郭烨,过来见过两位大人!”
  
      一旁的郭烨早已经准备好了,连忙走上前来,打千道:“卑职郭烨给郑王爷,给肃顺大人请安!”
  
      端华连忙用手相搀,假意笑道:“这位就是誉满京城的郭烨?果然是后起之秀,前程不可限量!”
  
      一旁的肃顺则是细细的观察着郭烨,郭烨年纪不大,看上去,绝对超不过二十岁,中等的个子,脸色沉静,一双眼睛炯炯放光,透露着坚定,额头宽阔,棱角分明,眉梢上挑,隐隐露着杀气,一眼望去,绝对是一个干练之才。
  
      肃顺霸道归霸道,本事却是不小,颇有世人只能,处事果决干练,不然的话,也不会那样得到咸丰帝得恩宠,仅仅一番打量就看出了这个家伙不是一个善茬子,未来绝非池中之物!
  
      郭烨答道:“卑职惶恐,实在是不敢当王爷与大人谬赞。”
  
      几个人客气一番,端华方才说道:“僧王,此次本王前来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那内弟,实在是令本王惭愧的很啊,吉尔格是我夫人的幼弟,夫人对其疼爱有加,视若己出,结果,碍于夫人的面子,对他疏于管教,这些年来没有少给我惹事情,这一次竟然冲撞到了王爷身上,实在是该死的很,等到我听说的时候,事情已经酿成了。适才在府中我已经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特地将他带过来负荆请罪的,僧王,还请您多多恕罪……”
  
      端华如今身在屋檐下,即便是以亲王之尊,也不得不放低了姿态,毕竟,如果僧格林沁真的计较上了,这件事情却是也棘手的很。
  
      僧格林沁脸色一正,答道:“王爷,对本王辱骂一事,就过去了,我已经命郭烨教训了他,就不会在进行追究,些许是王爷也不值当的专门跑上一趟,只是……”
  
      郑亲王闻言一愣,怎么,这个僧王还真的打算拿捏一把,自己亲自上门,还带着自己的弟弟前来,诚意已经十成十的足了,没有必要小题大做吧?
  
      僧格林沁接着说道:“只是,那个吉尔格,郑亲王还是要多加约束,京城的地面,毕竟达官显贵数不胜数,今天遇到了我不跟他计较,如果遇到了旁的王公们,可就不一定了,天子脚下,还是要谨言慎行一些好。”
  
      郑亲王连忙点头,答道:“是是,僧王提醒的有理,日后,本王自然会严加约束。”
  
      僧格林沁看看郭烨,接着说道:“王爷,肃顺大人,这个郭烨,年轻有为,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咱们朝廷现在正是用人之时,正所谓及时雨啊,正是这个小子,脾气却是不那么平和,还请两位大人,要多多提携才是,免得因为些许功劳,就将尾巴翘上天了。”
  
      僧格林沁的话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吉尔格那一篇我掀过去了,但是郭烨这里,你们也绝对不许记着不放,郭烨小小的一个参领,哪里经得住两个公爵的惦记?
  
      端华的脸色微微一沉,心道这个僧格林沁着实有些摆谱了,还真的以为咱么兄弟两个就人人拿捏吗?要知道,只要自己兄弟两个人认定的事情,即便是万岁爷都很少有推翻的时候!
  
      一旁的肃顺大笑道:“僧王客气了,正如您所言,现在朝廷内忧外患,我们只嫌良才不足,何尝有嫌弃良才多的时候,至于脾气?哪一个大才脾气是好的?想想南边的那个左宗棠,不更加的目中无人吗?做一个僚属的时候,就敢公然藐视二品的总兵,现在不照样在我的力保下,官做的越来越大?现在都已经是浙江的巡抚了!僧王只管放心,只要郭烨有本事,那就尽管施展出来,我绝对会为他扫除前面的障碍的!”
  
      端华一脸诧异的看着肃顺,今天自己这个兄弟实在是反常的很,虽然他想拉拢这个郭烨,但是也不至于这么露骨吧,刚才僧格林沁的话那么刺耳,难道就不生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