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四十一章 再见恭亲王

第四十一章 再见恭亲王


  
      回到京城,就已经到了掌灯时分了,这个时候,以郭烨的身份肯定是无法进入紫禁城的。
  
      郭烨无奈的圈住马,向着恭亲王府溜达过来,僧格林沁远在天津,京城自己说得上话的达官显贵,也只有恭亲王了,奕?向咸丰举荐了自己,更是要前往拜会才好。
  
      郭烨来到门前,叩打门环,时间不长,大门打开,管事额吉尔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牵着马匹的郭烨,登时眼睛亮了,连忙走了出来,笑道:“郭将军,你可算是到了,我们家王爷已经在府中等候多时了,快随我进来!”
  
      说这话,额吉尔将郭烨迎入了王府之内,马匹也被一旁的下人牵了下去。
  
      郭烨来到了奕?的书房前,一旁的额吉尔低声道:“王爷,郭烨将军到了!”
  
      “进来吧!”
  
      屋中传来了奕?的声音。
  
      郭烨推门进来,只见奕?正坐在中间的沙发椅上,手中摆弄着一个如意。
  
      郭烨连忙打千道:“卑职郭烨参见王爷,给王爷请安!”
  
      奕?将如意轻轻的放在书案上,说道:“好了,郭烨,自家人,就不要客气了,额吉尔,郭烨远道而来,想必还没有用餐,吩咐下面给准备点酒菜,我们爷俩要小酌两杯。”
  
      额吉尔赶紧去准备,郭烨谢道:“多谢王爷赏赐。”
  
      奕?笑道:“好了,郭烨,做吧,上次,你在我面前,可是将牛皮吹出去了,现在四国公使联袂逼宫,我们压力巨大啊,能不能一展你胸中的抱负,可就看你的了!”
  
      郭烨苦笑道:“王爷,上次也不过是卑职一时冲动,方才妄言,您竟然真的在皇上面前将我给推了出来,您和僧王不是说,不愿意让我过早的崭露锋芒吗?”
  
      奕?答道:“我原本打算是让你好好的训练火器营来着,无奈啊,各国公使不给咱们这个机会,联合逼宫,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满朝的文武,竟然找不出一个能够精通洋务的来,看看桂良跟倭仁,两个人在洋人面前,根本拿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被洋人压制的不行,现在也只有看你的了!”
  
      郭烨点点头,倭仁跟桂良?他们两个哪里懂得什么洋务,哪里懂得什么外交?每每以天朝上国自诩,摆着臭架子,洋人要是能够给他们好脸色那才见鬼了!
  
      奕?问道:“郭烨,此次如果你亲自出马,到底有着几分把握?”
  
      郭烨沉思片刻,答道:“王爷,美国人好办,我可以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们退兵,不过好处还是要许给他们一些的,不然的话,美国的脸面也不好看;沙俄,也不用担心,还是那句话,沙俄鬼子其性最是贪婪,绝对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如果他们老实点还好,如果不老实,那正好那他们练练手,卑职不才,愿意统兵远征,在乌苏里江跟他们见个高下!至于,英国人与法国人,我现在也没有完全之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其中的一些妥协与让步究竟要有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卑职实在心里没有底线,不知道皇上是个什么意思?”
  
      奕?苦笑道:“现在我们已经与四国,先后签订了数个条约,该做的让步都已经做出了,现在的难点在于执行!执行!皇上不愿意让各国使节驻京,同时也不愿意洋人在国内传播洋教,同时还有领土以及通商事务,现在朝议汹汹,谁也不敢胡乱发表意见,这个时候其实实在不宜将你推出来的,但是由不得不然,郭烨,朝堂之上,你可要小心在意,不要让那些大佬们给捏住软肋!”
  
      郭烨正色道:“王爷,卑职视您如师如友,有些话不得不跟您说,咱们朝廷的一些体例,确实不宜再存在了,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如此拖延下去,未来,我们处理洋务的时候,还有的是苦头要吃呢!”
  
      奕?一愣,问道:“小子,既然僧王将你郑重推荐给我,有什么话就只管说!”
  
      郭烨看看周围,奕?皱皱眉头,喝道:“所有人全部都出去,外面派出侍卫,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十步之内!”
  
      所有的下人全部退了下去,郭烨方才说道:“第一,各国公使驻京,这个自然而然的事情,在西洋各国,英美法三国,再加上沙俄、西班牙、荷兰、葡萄牙等国家,每个国家都互相派遣公使,只是为了能够一旦两国间发生摩擦时,可以尽快沟通解决,还有本国人在他国事务的处理,也会全部交由公使处理。不但是各国需要派遣公使驻京,我们也需要向着各国同样派遣公使常驻,这是大势所趋,为什么我们偏偏固执己见?”
  
      奕?无奈道:“自古以来,大清就是天朝上国,所有的的国家不是属于内藩,就是属于外藩,朝廷是沿用的过去的宗藩体例,如果设置公使,那岂不是说她们与我们地位相等了吗?事关朝廷颜面,故此朝中重臣不得不争?”
  
      郭烨差点气乐了,答道:“王爷?诸如越南、朝鲜这样的国家,属于我们的外藩,蒙古、**属于我们的内藩,但是西洋各国与我们毫无关系,我们也没有征服人家,人家也不认为隶属与大清,本来就是平等的关系,真要是论起来,前些年的鸦片之战,还是我们败了,朝中的那些死心眼依旧死抱着这样的态度跟人家交往,人家当然不满意了?这几乎是最不值得计较的问题!”
  
      “体例、体例!这是祖宗之法!又岂能是说改就改的?”奕?苦恼道。
  
      郭烨答道:“王爷这个先放在一边,再说第二,现在西洋与大清交往越来越多,贸易日盛,我们也必须专设一个机构负责与洋人交涉,理藩院只是负责宗藩事务,对于西洋各国的事务一窍不通,让他们负责交涉,只会越来越乱,同时还应该成立一个机构专司教授各国语言,翻译各国书籍,以备未来之用!这些都是我们急需要做的。”
  
      奕?点头道:“不错,这件事情,文祥大人也跟我屡屡提起,可惜,我们在朝中颇多掣肘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