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五十九章 兵围县衙

第五十九章 兵围县衙


  
      待到洛庭河从后面的宅子里急匆匆的跑到了县衙后,只见整个县衙灯火通明,外面已经被一队队的清军给包围了起来,附近的衙役们也都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十几年来通县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半夜有人鸣鼓的事情呢,真的是稀奇了!
  
      洛庭河气急败坏的叫道:“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击鼓?”
  
      一旁的郭烨冷哼一声,喝道:“你就是通县的县令?”
  
      洛庭河抬眼望去,看到郭烨杀气腾腾的站在那里,并不认识,但是郭烨身上的那件黄马褂,却是在火把的映照下显眼的很!
  
      黄马褂,整个大清朝可是没有多少人有这个玩意,除非是立了军工的将领,或者是朝中的重臣,才有可能被赏赐一件!面前的这个家伙看上去年纪没有多大啊,竟然身穿黄马褂!
  
      洛庭河勉强压制住心头的震惊,他好歹也是一个县令,而且出身不凡,可不是普通的县令能够比拟的。
  
      洛庭河拱拱手,问道:“这位将军,请问阁下是哪个衙门口的,来到通县县衙,有何贵干?”
  
      郭烨冷哼一声,答道:“要人!老子手下的弟兄无辜受屈,被收进了通县大牢,今天如果你不给老子一个满意的答复,老子就将这通县衙门给拆了!”
  
      洛庭河眉头一皱,喝道:“放肆!本官奉皇命牧守通县一县,抓捕罪犯,自然在情理之中,你亦不是监察御史,而不是皇命巡按,那里需要像你交代?”
  
      !
  
      郭烨恨声道:“很好,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了,高琪,带人给我将你衙门砸了,接收通县大牢!”
  
      洛庭河闻言,登时就急了,砸了县衙,接收大牢,那通县还不乱了套?
  
      洛庭河怒喝道:“县衙乃是县治所在,象征皇权,你胆敢私拆县衙,那是抄家灭门的死罪!”
  
      “砰!”
  
      郭烨对这些人可是没有那么多客气可讲,一个窝心脚,将洛庭河踹出去了老远!
  
      啊……
  
      洛庭河乃是一介文人,多年来养尊处优,哪里架得住郭烨的拳脚,身体飞出去之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两旁的衙役连忙跑过去,,将洛庭河搀扶了起来,擦,这一脚太狠了,洛庭河一口血吐了出来,连连咳嗽!
  
      “混蛋!你们都是瞎子吗?给本老爷将其全部拿下,投入大牢!”
  
      洛庭河怒喝道。
  
      两旁的衙役们闻言,挥舞着水火棍就冲了上去,企图将郭烨给收拾了!
  
      郭烨后面的火器营弟兄哪里肯干?想要动我们军门大人,那也得问问我们这些兄弟们愿不愿意!
  
      高琪向着两旁的弟兄们一使眼色,弟兄们一涌而上,向着衙役们就下了家伙!
  
      面对着扑上来的火器营弟兄,衙役们登时就乱了,他们撵个鸡,宰个狗还行,对付已经渐渐露出锋芒的火器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瞬间县衙就乱成了一团!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衙役们全部趴在了地上,郭烨用大脚踩着洛庭河,冷声道:“人呢?”
  
      洛庭河此时再也装不下去了,在硬撑,谁知道面前的这个黑面阎罗会不会一刀子宰了自己?
  
      洛庭河连忙答道:“人就在大牢里,来人立即给我将那个什么陈海提上来!不,不,请上来!”
  
      几个衙役勉强爬了起来,将天牢中的陈海一家给提了上来,只见现在的陈海回身是血,完全是被人给抬上来的,至于陈父跟陈母,虽然没有受什么罪,但是连惊再吓,在机上悲愤异常,显然已经撑不住了,尤其是陈母本来就卧病在床,这一折腾,更是气息奄奄了。
  
      郭烨看看陈海身上的伤势,浑身是血,胳膊骨折,肋骨错位,额头还出了一个大血口子,只怕没有一两个月是甭想着恢复如初的,郭烨心里如同被针扎一样!
  
      想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也就陈海跟自己关系紧密,小海拿自己当亲生兄长一般,现在遭了这么大罪,不报此仇,枉为男子汉大丈夫!
  
      “高琪!”
  
      郭烨暴喝道。
  
      “大人!”
  
      高琪连忙上前一步,答道。
  
      “带领人,将所有收拾过小海的人全部给我抓起来,往死里打!小海要是出了事,老子就让他们所有人一起陪葬!”
  
      郭烨此时怒发冲冠,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高琪带着人开始审讯起来,在清军的威吓之下,衙役们根本就用不着挨揍,就将追捕与动手的所有衙役,都给拱了出来,加上牢头,一共四十来人!
  
      “给我将他们全部吊在树上,狠狠的打!”
  
      郭烨寒声道。
  
      洛庭河此时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算是倒了血霉了啊,狗曰的何宝贵啊,你这是给老子惹来了一尊什么阎王太岁啊!可是要了自己的小命了。
  
      洛庭河颤声道:“你、你到底是谁?殴打朝廷命官,拆毁县衙,这是死罪,哪怕是你上面再有权贵护着你,也休想逃脱王法!”
  
      郭烨拍拍洛庭河的脸蛋,寒声道:“小子,老子就让你死个明白,我,皇上钦命的火器营步兵统领,保定镇总兵,总理事务衙门总办章京,郭烨!你小子有本事,就去朝中告御状,看看老子能不能弄死你!”
  
      洛庭河两眼一翻,差点休克过去,该死不死的,老子竟然惹上了皇上面前最当红的郭烨!这******搞的什么事!谁不知道他得到了恭亲王与僧王两大铁帽子王爷的力捧?刚刚在与四国的谈判之中,力退强敌,立下了不世功勋?不要说自己,就是自己的老子,轻易也惹不起这样的人物!
  
      洛庭河低声道:“郭大人,此事是下官一时糊涂,听信了谗言,您放过下官一马,咱们山不转水转,总有补报的时候……”
  
      郭烨嘿嘿冷笑道:“补报?晚了!看到没,这个躺着的可是从大沽口立下了呵呵战功的人物,老子的心腹兄弟,火器营亲卫把总,七品的武官,你竟然连审讯都没有,就直接殴打成了重伤,投入大牢,搞得他家破人亡!我要是不给他报此血海深仇,以后,还有人愿意跟着老子东征西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