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六十一章 捅出大篓子

第六十一章 捅出大篓子


  
      不过,恭亲王仅仅看了几行,脸色就变了!
  
      恭亲王向着额吉尔大吼道:“送信的人呢!”
  
      额吉尔吓了一跳,连忙说道:“王爷,那个人是三德子接待的,三德子接过信,就将那个人给打发走了……”
  
      庆亲王怒喝道:“混蛋!那是火器营的人,是郭烨派来的,快,还不快去给我找,找不回人来,就将三德子给本王赶出王府,永不叙用!”
  
      奕?向来脾气很好,下面的这些奴才,很少看到王爷发脾气,今天王爷动了肝火了,那可了不得。
  
      额吉尔连忙答道:“王爷,我这就将王府的人打发出去寻找!”
  
      奕?喝道:“快去,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找回来!”
  
      额吉尔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奕?喃喃道:“郭烨,你小子可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洛庭河不算什么,但是洛庭河背后的人物可都不好惹啊!”
  
      洛庭河乃是湖南巡抚骆秉章的长子,吏部侍郎兼掌户部事务的匡源的外甥,还是大学士倭仁的得意弟子,郭烨一竿子就至少扫进去了三个大佬,骆秉章现在正在湖南湖北一带剿灭太平军,这个时候,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即便是咸丰也要给其几分面子,甚至咸丰都有了进一步的想法,想要调任骆秉章远赴四川,担任四川总督!那可就是顶级的封疆大吏了!
  
      额吉尔刚刚出去时间不久,就又跑了过来,面带喜色的叫道:“王爷,那个送信的没有走啊,一直在王府门外呢,我已经领他进来了!”
  
      奕?冷哼一声,喝道:“抽三德子一顿鞭子,让他涨涨记性,我说过,只要是跟郭烨有关的事情,必须第一时间让我知道,他竟然敢将郭烨派来的人给关在门外,实在是混账至极!”
  
      说话间,高琪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跪倒在地,叫道:“卑职火器营千总高琪,参见王爷!”
  
      奕?摆摆手,说道:“好了,起来吧,事情紧急,不要多礼,给我将事情讲述一遍!”
  
      高琪连忙站起身来,将昨夜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奕?略略有些心安,此事本身就是洛庭河行事不谨,犯错在先,虽然郭烨也有过犯,但是终究还能站得住脚,毕竟将军们,有哪个是脾气好的,你将人家手下的干将不由分说的一顿毒打,投入了监牢,也就不要怪郭烨下狠手。
  
      只不过,郭烨如果惹的事别人的话,还容易处理,但是一竿子牵涉进来的人物太厉害了,即便是他以亲王之尊,想要摆平,都没有那么容易!
  
      奕?略略沉思道:“高琪,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准备,但是你们军门这次是真的捅了大篓子了,这个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什么人都敢惹!”
  
      高琪心头一惊,疑惑的看着奕?,不就是一个县令吗?即便是京城的附廓县,那也不过是一个六品官而已,怎么王爷竟然如此为难?
  
      奕?叹口气道:“那个洛庭河不简单,咸丰元年的进士及第,乃是湖南巡抚骆秉章的儿子,同时也是大学士倭仁的得意弟子,在京城之中很有势力,各方盘根错节,如果引起他背后的人同仇敌忾,事情就不好办了!你立即返回火器营,让郭烨赶紧给僧王送信,一旦真的计划了矛盾,即便是我,也难以抵挡得住,对方的攻势!”
  
      高琪连忙答道:“王爷放心,我来之前,军门大人已经派遣人去给僧王送信了……”
  
      奕?无奈的一笑,特么的,这个郭烨倒是还有点机灵劲,怕闹大了,自己抵挡不住,先想到的就是给自己和僧王送信,真的是够可以的,这个混蛋!
  
      天津,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正在巡视大沽口,一匹快马飞奔而来。
  
      僧格林沁停下了脚步,快马很快就到了自己的面前,参领何启谋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叫道:“王爷,通县的郭烨送来急信!”
  
      僧格林沁心头一跳,什么事情,从通县到天津,也不过两三百里路程,至于这么着急吗?
  
      “把心拿来我看!”
  
      僧格林沁接过了信件,仔细观看,登时脸色就变了!
  
      **的,郭烨啊,你小子就是一个惹事的祖宗啊,刚刚将端华的事情搞定没有多久,这下子一竿子又将骆秉章、倭仁跟匡源牵扯进来了,那个洛庭河是能够随便招惹的吗?
  
      不就是一个把总被屈冤入狱吗?以你二品总兵的面子,要洛庭河将人放出来,摆桌酒席道歉,也不是什么难事啊,毕竟是洛庭河以及他的家人有错在先,这下子好了,你不但将何家一把火给烧了,连带着通县县衙都给砸了,洛庭河都被踹的吐血,这件事情,想要和平解决,可是难了!
  
      而且哪个倭仁本身就跟郭烨不对眼啊,两个人颇有龃龉,现在这么大的一个把柄地道人家的手里,倭仁哪有不借机发飙的道理?
  
      僧格林沁真的着急了,一旦出事,仅仅凭着恭亲王在皇上面前说好话,可是不够,恭亲王颇受皇上猜忌啊,作用不大,想要将郭烨保下来,必须得自己出面了!
  
      僧格林沁喝道:“立即给本王备马,本王要即刻赶奔京城!”
  
      何启谋大吃一惊,回京城?僧王可是外藩,这样回京城,可是很犯忌讳的!
  
      “王爷,您……”
  
      僧格林沁喝道:“不要说了,郭烨那里出事了,我必须立即返回京城,天津的防务就全部交给你了,把大沽口给我看好了,除了半点差错,要你的脑袋!”
  
      何启谋连忙点头答应。
  
      僧格林沁牵过马匹,纵身上马,带着一支卫队,疾驰而去!
  
      两百多里路程,僧格林沁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抵达了火器营的驻地,营门口的军兵大喝道:“来人止步,报通姓名!”
  
      一旁的亲随喝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僧王,快让郭烨出来迎接!”
  
      军兵吓得一缩脖子,僧王?那可是军门大人的顶头上司!堂堂的铁帽子王爷!
  
      军兵连忙撒脚如飞给郭烨送信。
  
      “嗯?僧王到了?可是真够快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