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六十二章 大力弹劾

第六十二章 大力弹劾


  
      僧格林沁听郭烨说完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虽然现在已经比较棘手,但是也不是没有化解的余地,毕竟现在陈海身负重伤,妹子被逼死,父母如今还在昏迷之中,这么大的事情,定然要他们给个交代,陈海可是当初大沽口之战当中,表现最好的功臣,受到如此冤屈,如果自己这个统帅不能够为其做主的话,未来军心可就要散了,如果连自己的将士都护不住,那谁还会跟随自己南征北讨的?
  
      僧格林沁恨声道:“你小子就是一个惹事精啊,本来我们占据了绝对的主动,他们抢男霸女殴打朝廷命官,这是重罪,只需要你在朝廷上奏上一本,我跟恭王自然会帮你把事情摆平,现在好了,你说到底怎么收场?别的还好说,打砸县衙,视同谋反,你长了几个脑袋够砍的?”
  
      郭烨一脸的尴尬,这件事情办得却是有些冲动了,脑门子一热,就干上了,这扫尾的事情,可是有些让两位王爷作难了。
  
      不过,郭烨也不是傻子,低声道:“王爷,您没有觉得,我的官升的太快了吗?这才多长时间?半年!才半年的啊,我就从一个小兵直接成为了带提督衔的总兵,而且还是保定镇的总兵,不但如此,还身兼着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总办章京,这太显眼了,枪打出头鸟啊,我骤升高位,可是有着好多人瞄着我呢,现在趁着这个机会犯点错,收拾我一下,由您跟恭王爷坐镇,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这样一来,我可是就躲过了未来的灾难了,时时被那些大佬们惦记着,我这个心里也不好受啊……”
  
      僧格林沁恨声道:“算你小子,还算是识相,你怎么不继续向前蹦跶了?半年以来,到处都有你啊,看你真的是闲的蛋疼了!这件事情过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收敛一点,夹着尾巴做人!再给老子惹麻烦,不用别人动手,我直接将你给剁吧了!”
  
      郭烨嘿嘿的陪笑着,不再说话。
  
      僧格林沁接着说道:“好了,你这里,我不能久留,必须立即赶奔京城,敢在早朝之前与恭王碰个头,商量下怎么办?你老老实实的待在军营里待参!只怕明日午时就会有人下来查办了,留神一点!”
  
      僧格林沁与郭烨碰过之后,就地吃了点东西,再次跨上战马,直奔京城而去。
  
      第二天早朝。
  
      咸丰帝近来休息的很好,四国的事情差不多都平息了,好不容易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啊,还真的多亏了郭烨那个小子跟老六,没有他们俩,这件事情解决的绝对没有这般顺利。
  
      升坐早朝,咸丰帝看看朝中的大臣,问道:“诸位爱卿,可有何奏本?”
  
      倭仁当先站了出来,跪奏道:“皇上,臣有本!”
  
      咸丰问道:“倭爱卿,有何本章?”
  
      倭仁如今还身兼着左都御史呢,当他听洛庭河将事情哭诉了之后,心头大为震动,先不说他与郭烨之间的龌龊,单单是兵围县衙,将县令跟差役一通痛打,就已经是不赦之罪了,这个郭烨好大的胆子,不光是拆了县衙,还有何家的庄子,也被火器营的士兵给一把火烧了!
  
      倭仁立即同意洛庭河的请求,先将洛庭河安置下来,连夜准备奏章,甚至不惜让心腹拿着自己的手本去传话,打砸县衙,火烧农家,这是强盗行径,一同反叛!
  
      早朝刚刚开始,倭仁就当即站了出来:“皇上,臣参总理事务衙门总办章京,令提督衔二品总兵郭烨,前天晚间,郭烨纵兵劫掠何家堡,将何家大户一把火烧了一个干净,进而有兵围通县县衙,殴打朝廷命官,将县衙大堂拆毁,罪无可赦,请皇上降旨严办!”
  
      咸丰登时吓了一跳,好家伙!
  
      郭烨刚刚离京前往通州不过三四天的时间,竟然就发生了如此事情!
  
      咸丰喝道:“倭仁,此言当真?”
  
      倭仁答道:“皇上,现在何家堡还是一片废墟,通县县衙更是被搞得一团糟,昨夜县令洛庭河连夜进京,但是布缕烂衫,惨不忍睹,更是被郭烨踢得连连咳血,如此恶劣行径,实乃闻所未闻!我大清什么时候出了如此肆意妄为的官员?”
  
      咸丰的脸色登时沉了下来,暗道,即便是郭烨再有功劳,朕也是已经赏过了,从一个把总,一路提拔带提督衔的总兵,仅仅半年的时间啊,从大清开国到现在,还没有哪个人的提拔速度有他快呢!怎么辜负圣恩如此之甚!
  
      一旁的匡源也站了出来,奏道:“皇上,倭仁大学士所言极是,昨日通县县令洛庭河入京,到的臣的府中,就是一身破烂衣服,嘴角还带着鲜血呢!郭烨如此行径,太过恶劣,臣请旨严办!”
  
      朝班之中,与两个人关系密切的大臣们纷纷站出来附和。
  
      奕?在一旁的汗水都滴下来了,看来郭烨是真的犯了众怒了啊,群起而攻之啊,都恨不得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
  
      奕?不敢再耽搁下去了,连忙上前答道:“皇上,臣弟有话说!”
  
      咸丰皱皱眉头,答道:“恭亲王有话就说吧。”
  
      奕?答道:“皇上,郭烨自从僧王简拔于军中之后,屡立大功,向来国难在前,殒身不顾,一片精忠,天日可见。昨日臣也接到郭烨的手书,此事确有发生,然则却是事出有因。”
  
      咸丰心头一动,连忙问道:“什么原因将郭烨惹得冲冲大怒,连县衙都给砸了?县衙乃是一县治所,皇权象征,岂容轻易毁坏?”
  
      奕?答道:“皇上,郭烨刚刚回到火器营,手下的把总陈海由于家中有事,请假探亲,不了正好遇上何家堡地主何宝贵强抢其妹为妾,父母均被气病,大怒之下,将何宝贵痛殴一顿,赶走了事。不成想,何宝贵乃是县令洛庭河的内弟,一向鱼肉百姓惯了,气愤不过,叫来通县衙役,不分青红皂白,将陈海打成重伤,将其胞妹抢走,凌辱致死,其父母也因此遭罪,至今依然昏迷不醒。郭烨不过是是激于义愤,方才做出此等行径!”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