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六十五章 查办火器营 2

第六十五章 查办火器营 2


  
      郭烨接过了圣旨,文祥说道:“郭烨,皇上催促的紧,还请你立即随我们返京。”
  
      郭烨答道:“是,文祥大人,卑职这就将火器营安排一下,随王爷跟您进京,不过,如今陈海一家遭遇沉冤,火器营将士尽皆不平,卑职好不容易在弹压了下去,您看,是不是您两位探视一下,以安将士之心?”
  
      文祥点点头,答道:“好,这自是题中应有之意……”
  
      一旁的怡亲王载垣不悦道:“文大人,皇上的旨意,可是让我们查办案子,你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时间?一个小小的把总而已,经得起我们两个探视吗?也不怕着了他们的阳寿!”
  
      文祥一阵苦笑,答道:“怡王爷,虽然皇上没有让我们如此,但是火器营乃是重地,皇上看重的的很,我们绝对不能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引起火器营的变故,那样的话,可是朝廷的巨大损失……”
  
      载垣对火器营将自己摔下来一事依旧愤恨不已,哪里肯去?
  
      文祥只得自己随同着郭烨前往探视陈海一家,此时的陈海伤势还重,根本无法下床,父母也是一样卧床不起,在不远处还搭着一座灵棚,一些将士们来回走动着,照应着一切。
  
      文祥的眉头也紧紧皱起来,洛庭河闹得太不像话了,一家人,一死三重伤,连家都给毁了,这可是大沽口之战的有功之臣!朝廷要是不多加抚恤,只怕火器营还没有等到战力强横的一天,就要毁了,谁愿意给这样的朝廷卖命?很明显,整个火器营八百人都已经被郭烨训练出了模样,如今遭遇到了这样的不幸,哪一个不是兔死狐悲?
  
      一旁的高琪越看越是气愤,低喝道:“文大人,卑职仅仅是个把总,跟着军门大人一同厮杀出来的,没有军门大人,我们就是一群孤魂野鬼,在绿营中糊弄饭吃的,是军门大人教会了我们打仗,教会了我们要尽忠保国,这是军人的天职,所以洋人打来了,我们拼死拼活的打,当初就是我跟陈海冲在了最前面,看看现在,我们在前面流血流汗,舍命厮杀,后面,竟然连自己的家小都保护不了,任人欺凌,朝廷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吗?如果朝廷不将那群混蛋绳之以法,不出半个月,火器营就没人呆了,我们还不如回家抱孩子!”
  
      “高琪!你******混蛋!谁让你开口说话了,闭上你的臭嘴!”
  
      郭烨怒喝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胡说八道的,朝廷上的门道自己都一知半解,这群大老粗更是门外汉,一句话说错,那就是大祸临头!
  
      文祥摆摆手,答道:“郭烨,不必如此,高把总说得对,这次我来就是为了看看怎么样将你保下来,有些事情恭王爷不适合露面,只能由我顶上了,这次你可是惹了大麻烦,一众朝臣都憋着一口气要对付你呢……”
  
      郭烨淡淡答道:“文大人,卑职的这身官服,穿着也很不习惯,如果他们想要,就任由他们扒了去,火器营我会全须全羽交给朝廷,绝对不会让他半途散了架子,辜负了皇恩,只是,这个陈海的大仇,我确实要非报不可的,不将洛庭河跟何家全部扳倒,我决不罢休,哪怕是朝廷不查办,我也绝对叫他们难逃公道!我郭烨手下的弟兄,没有白受别人欺凌的时候,如果是那样,我就不当这个将军也罢!”
  
      文祥叹口气,答道:“好吧,这件事情,我记下了,所有的事情,由我跟两位王爷来商量着来,你就不要这个时候在胡闹了,刚才营门之前那两枪啊,实在是……”
  
      文祥现在也是纠结的很,堂堂的亲王在营门口被人拿枪个打了下来,哪怕是没有受伤,也是颜面扫地啊,以载垣那样睚眦必报的性格,哪里会善罢甘休?
  
      原本两位王爷就已经很棘手了,现在又卷进来一个亲王,那就更加的难以处理了。
  
      布置好火器营的一切,郭烨随着文祥与载垣回到了京城。
  
      朝堂之上,双方再次因为郭烨的事情吵翻了天。
  
      别人还没有犯难,载垣先跳了出来,向着咸丰奏道:“皇上,保定镇总兵郭烨实在是形势肆无忌惮,在营门口竟然直接向臣开枪,我堂堂一个亲王,在皇城里都被允许骑马行走的,他们的士兵竟然拿枪将我打下马来!真是岂有此理?难道火器营就不是咱们满人的部曲了吗?臣请陛下严办郭烨,严办火器营!”
  
      一旁的恭亲王与僧格林沁嘴角直抽抽,擦了,这个郭烨,等到事情平息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一国的亲王你都敢开枪!这还了得,上一篇还没有揭过去呢,现在有惹来了新的麻烦啊!
  
      连咸丰都是眉头一挑,向着钦差开枪,直接将亲王给撸下马来,这火器营还真的要反了天了!
  
      一旁的文祥忍不住答道:“皇上,怡亲王所言另有缘由,臣有话说!”
  
      咸丰答道:“文爱卿,只管讲来。”
  
      文祥整理一下思绪,答道:“皇上,火器营乃是军事重地,保卫京城的精锐,郭烨治军严谨,严禁无关人等靠近军营,军营三十步之内乃是禁区,任何都需要停下接受检查问询,方才能够进入,怡王爷不明其中道理,硬闯营门,守门将士职责所在,方才开枪示警,而且两发子弹都是向着地面打得,并没有对准怡王爷,怡王爷摔落下马,乃是因为马匹受惊跳跃,怡王爷无法坐稳,摔下来的。”
  
      一旁的僧格林沁连忙附和道:“皇上,军营门口不住他人随意靠近,乃是军中惯例,早在秦汉时期就已经开始执行了,为的是一方突然事件,即便是臣进入火器营,也需要接受问询的,验明正身,方才能够进入军营,也只有这样的森严军纪,才能够打造出一支强横的军队来,臣麾下其他部曲尽皆没有这样要求的,不是不想,而是军纪难以立起来,实在是汗颜的很……”
  
      咸丰点点头,问道:“那你们两个人查办通县一案,结果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