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六十六章 火器营之争

第六十六章 火器营之争


  
      文祥与载垣将所见所闻一字不差的讲述了一边,连同一干证人的证词,全部递了上去。
  
      文祥沉声道:“皇上,保定镇总兵郭烨砸毁县衙一事确凿无误,何家堡也被他给一把火烧掉了,当然没有人伤亡,只是将何家的庄子烧了了事;何家堡何宝贵仗势欺人一事也已经查问清楚,何宝贵倚仗姐丈洛庭河的势力鱼肉乡里,欺男霸女,前几日,觊觎把总陈海之妹陈娥的美色,强取豪夺,致使一家人一死三重伤,家宅付之一炬,我与端王亲眼所见,半分不差。当地人更是说何家号称,整个通县都是他们老何家的,从洛庭河赴任通县到现在,仅仅五年的时间,何家的土地从原来的一千亩暴涨到了十万亩,这还仅仅是通县的土地,在临近的三河,也有着大量的土地为何家所侵占,据估计至少有十三万亩以上的土地,整个通县也不过五十万亩土地,出去皇庄之后,也不过三十余万亩,他们已经占据了通县私人土地的三分之一还多,整个通县都是何家的绝非妄语!”
  
      五年时间,手中的土地从一千亩暴涨到十万亩,这样的速度,如果其中没有猫腻,只怕打死咸丰,咸丰都不相信,更何况皇庄也不过才是十多万亩,何家的土地竟然比皇庄还多,这还了得?
  
      咸丰看看下面的倭仁与匡源,现在两个人也有些傻眼了,十万亩土地啊,不要说何家,就是朝中的一品大员,有这么多土地的人也不多!这也太胡闹了吧!
  
      咸丰淡淡的问道:“你们说说,这件案子到底该如何处置?”
  
      现在倭仁与匡源因为之前的失误,已经不好意思在张口了,脸色通红,只能站在一边。
  
      内大臣瑞麟站出来,说道:“皇上,臣以为,何宝贵鱼肉乡里,又逼死人命,罪在不赦,需处以极刑以儆效尤。至于洛庭河,也有监管不严之失,然则,洛庭河只是失察而已,对于何宝贵狐假虎威,假传命令,并不知情,而且其父骆秉章正在湖南督战,围剿太平匪患,此时……”
  
      瑞麟与骆秉章素来交好,雅不愿这件事情过多的将骆秉章父子卷入进去,是以提醒皇上,还要顾全大局,南方的战事为重。
  
      咸丰冷哼一声,说道:“御下不严,治家不严,骆秉章现在也要老糊涂了,算了看在他为朝廷奔波劳碌的份上,这件事情就不深究了,着革去洛庭河通县县令一职,降为太仆寺主薄!罚俸一年!下旨申斥骆秉章,让他在湖南用心剿匪,勿负朕望,至于总督四川军事的事情,先放下,另选其人吧。至于何宝贵,交由刑部按例治罪,何家土地全部充公。”
  
      咸丰将洛庭河的事情处理完毕,没有给其他人开口的机会,毕竟骆秉章还是要维护一番的,那可是南方重镇的大员,湘系的重要骨干,如果下手处置的狠了,只怕会引来其他人的不满。
  
      不过,这边的处理完了,郭烨那边也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即便是咸丰想要算了,也绝对不行,首先载垣也不答应,在火器营,载垣可是把人都丢尽了。
  
      载垣高声道:“皇上,臣请旨严办保定镇总兵郭烨!打砸县衙,殴打朝廷命官,还有藐视钦差,是皇权于无物,这种人如何可以执掌火器营这样的重镇!臣请将郭烨革职查办!”
  
      倭仁也站了出来,喝道:“皇上,郭烨藐视皇权,目无王法,不严办,不足以正朝廷纲纪!”
  
      一旁的僧格林沁鼻子都快气歪了,******,一群混蛋!处置洛庭河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不严办不足以正朝廷纲纪?难道骆秉章不好欺负,你就干着老子好欺负?郭烨,那可是老子最得力的干将!没有了他,老子以后还怎么跟洋人们对垒?
  
      僧格林沁喝道:“皇上,虽然郭烨行止有所不妥,但是皆是事出有因,臣以为将其下旨申饬一番,也就是了,毕竟其初入朝堂,规矩还不大懂,如果打压过分,只怕会伤了其上进之心!”
  
      倭仁顶撞道:“僧王,郭烨仅仅是行为不妥吗?藐视皇权,乃是掉头之罪!火器营乃是朝廷最为重要的战力,竟然被他当成了死人的工具,围攻县衙,攻击钦差,围殴命官,这样的罪恶,其实不妥二字可以解脱的?皇上,臣以为应该革去郭烨所有的差事,回家自省,火器营收归步兵统领衙门,请皇上另外选派贤能统领,约束军纪!”
  
      僧格林沁登时就急了,革去所有的差事,倭仁,你的心思也太狠毒了一些吧?
  
      僧格林沁怒道:“倭仁,你休得公报私仇,郭烨可是近年来少见的良才,岂能因你一言轻废?”
  
      匡源则是不轻不重的将僧格林沁顶了回去:“僧王,您私自入京,皇上都还没有处置与你呢,还有脸面在朝堂之上咆哮?过会还是等待皇上的隆恩浩荡吧。”
  
      僧格林沁脸色憋得通红,一旁的肃顺上前道:“僧王,稍安勿躁,郭烨之事,却有过火之处,通县一案,显现出了郭烨还是缺乏历练,不足以独当一面,火器营乃是重中之重,京城的重要藩障,交于其手,也是不妥。当然,事出有因,皇上隆恩浩荡,也不会过于苛责的……”
  
      肃顺的意思很明显,叫火器营交出来吧,交在步兵衙门,给我管着,至于郭烨,我们不为己甚,也就算了,皇上那边对他喜爱的很,绝对不至于处置的太过严厉。
  
      果然,肃顺的意思以表达出来,咸丰的脸色缓和下来。
  
      咸丰咳嗽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免去郭烨火器营参领一职,免去其提督一衔,暂时移驻保定,统帅保定镇兵力,罚俸一年;僧格林沁未奉诏旨,擅入京城,罚俸一年,着其立即返回天津,部署防务!嗯,肃顺,既然火器营交给你的步兵衙门管辖了,你就为朕推荐一位良才去统辖火器营吧。”
  
      “喳!”
  
      肃顺闻言大喜,火器营,自己觊觎了这么久,终于落在自己的手里了!
  
      ...